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grch 267

grch 267


  我和宏是一家 公司的同事,他比我先到公司兩年,是我的師哥了。


  我來公司后,他對我很熱情,可謂是手把手教我熟悉公司的業務,我很感激他。


  他人長得不是帥哥的那類,但也不是丑的那一種,身上有著女人喜歡的那種男人氣質。


    我到公司一年后,我們的關系發生了變化,我倆開始談情說愛,成了戀人。


  他不僅從業務上關心我,而且在生活上照顧我。


  說心里話,我挺喜歡他的,也很感激他。


  他的存在, 讓我總是心花怒放,情意綿綿。


  一直以來,我以為他是個感情專一的人,自從我們有了戀愛關系后,他對別的女孩子似乎不感興趣,心中只有我一個。


  我慶幸今生讓我遇上了他。


    一天,公司派我倆去外地出差,我們住在一家三星級賓館,我倆的房間是挨著的。


  我們感謝公司老板給我們提供了那么好的機會。


  我們白天去客戶的公司處理業務上 的事,晚上一般沒有什么安排,我倆經(上門女婿的三姐妹)常去 歌廳聽歌,有時候客戶請客,吃飯 喝酒、唱歌跳舞。


  我們在外地呆了半個月,明天就要回去了,當晚客戶公司為我們餞行,男 男女女加起來,一共有十幾個人。


   男友屋的女聲驚醒我的 春夢(2/2)  晚飯中,我們喝了不少酒,酒足飯飽之后,我們又去歌廳跳舞喝酒,不勝酒量的我很快就醉了。


  我覺得頭要炸開似的痛,宏看我痛苦的樣子,叫了客戶公司的一個女孩,把我送回住的賓館。


  我幾乎是給他們抬進房間的,我有點迷糊,隱隱約約,那個女孩子和我們一起進了房間。


  但我也似乎聽到那個女孩子說:你們好好休息,我回去了,而宏叫女孩在他的房間坐會兒,等他一起回歌廳去。


    我和宏借著酒風壯膽,緊緊抱著親吻,雙方都很沖動,就在我們要的那一剎那,我收回了那份沖動,無論男朋友怎么撫弄我,我就是死死捂著那敏感之處,不讓他碰。


  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理解我的舉動,可我們那個年代就是那樣,不到結婚的那一晚,始終是個處女。


    我睡著了,宏什么時候走的,我不知道,但我堅信他沒有讓我失去處女身,這點在后來的新婚之夜得到了證明。


  一直以來, 我對宏很有信心,曾經想過非他不嫁。


  可這一晚,徹底改變了我對他的看法,我們的戀愛關系也就此結束。


  就在這一晚,他做了對不起我的事。


  我醉酒睡著后,很快做起了夢,也可能是剛才和宏擁抱親吻的緣故,夢里竟然是和宏在床上之事,一會兒甜言蜜語,一會兒春心蕩漾……男友屋的女聲驚醒我的春夢(2/2)  我迷糊的神志聽到宏的房間里傳來了女人的嗲聲嗲氣,隨后聽到了他們激情的響聲。


  我還在夢里,下意識地和宏做著男女間的那種事。


  我跌跌撞撞地起來上洗手間,由于墻體隔音不是很好,我用耳朵貼著墻聽。


  我聽到了男女魚水之歡的聲音,我聽的真真切切。


    天啊,這是宏嗎?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再細細聽,確實是宏的聲音,女聲就是剛才送我回來的那個女的。


  我的春夢驚醒了,我真想過去把他們捉奸在床,好好地教訓一下他們。


  后來一想,我是他的戀人,還不是他的丈夫,我沒有權利干涉他。


  這時已經是下半夜3點多。


  他們一直折騰到天亮,我也在痛苦和激情的煎熬中熬到了黎明。


    我這人很有自知之明,出差半個月,宏的事我很少過問,一般的情況下,我吃過晚飯就早早回賓館休息。


  他們男人繼續他們的活動。


  我一個女人也懶得操那么多心。


  對宏我是絕對相信的,我相信我的美貌和婦道能贏得他的心。


  可今晚的事讓我改變了對宏的看法,也讓我少了些自信。


  男友屋的女聲驚醒我的春夢(2/2)  天亮了,那個女孩子走了,宏叫開了我的房門,我好想把他拒之門外,但我還是開了門,想再責問他,看他怎么說!開了門,見了面,我什么也說不出,只有兩行淚水嘩嘩地往下流。


  宏似乎知道了一切,忙跟我解釋。


  我不聽解釋,我只是相信我的耳朵。


  此后我們的關系終于冷淡下來,我對他沒有信心,他做了虧心事,也沒有顏面再纏住我。


    不過,最終我們都有好的婚姻,他和那個女孩子結婚,生活得很幸福。


  我也找到了疼我的如意丈夫。


  可我事后回想,如果當晚我們沒有喝酒,我相信宏不會做那種事;如果我當晚給了他,又或者宏能抑制著欲望,我們也許能成為夫妻。


  都怪酒后亂性,也怪男人啊,你怎么就那么難管住自己的第三條腿。


   “ 女性是非暴力的象征。


  而且,女性更溫和,更折中,更易與人交往與對話。


  ”——泰國離任 總理 英拉· 西那瓦泰國 憲法法院9名大法官用“不合法、不合憲、不道德”這三個“不”給看守政府總理英拉·西那瓦調離一名官員職務的案件作出終審判決,由此終結了這位泰國歷史上首位女總理的任期。


  且不論庭審公正與否,至少,過去兩年多,英拉將泰國女性政治推上一個高潮。


  血脈使命在延續英拉的高祖父丘志勤是居住在廣東潮州府豐順縣(豐順縣今屬梅州管轄)的客家人。


  其 長子丘春盛娶了泰國女子為妻。


  丘春盛的長子丘阿昌歸化為泰國人,改為泰國姓“西那瓦”。


  丘阿昌娶清邁王達瑪朗伽的玄孫女詹提娜為妻,育有12個子女。


  其中,四子叻·西那瓦擁有果園、劇院、汽車行、油氣站、公交公司等綜合性企業。


  48歲時,叻·西那瓦成了清邁府府議員,1969年擔任國會議員,至1976年退休。


  叻·西那瓦育是 他信·西那瓦和英拉的父親。


  英拉的入局與出局 西那瓦家族從第二代開始,就是清邁顯赫的商人家族。


  自第三代開始,步入政界。


  英拉的大姐瑤瓦叻曾是清邁市長,也是清邁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市長。


  在老二他信擔任總理后,瑤瓦叻擔任泰國國家婦女事務管理機構“國家婦女院”主席,成了泰國女性事務的管理者。


  老三瑤瓦蕾(女)早年打理西那瓦家族的絲綢生意,后步入政界,現在是英拉領導的為泰黨在泰國南部的活動負責人。


  老六瑤瓦帕(女)曾是他信領導的泰愛泰黨核心人物,在他信遭政變推翻后,她的丈夫 頌猜·翁沙旺出任總理。


  老七帕亞是泰國金牌投資人,現為為泰黨北方活動(邊插邊做吃奶)負責人。


  老九英拉2011年出任總理后,叻·西那瓦成為打造出3位泰國總理的“第一父親”,他的兒子他信、女婿頌猜和女兒英拉分別成為泰國歷史上第23位、第26位和第28位總理。


  只不過,這三位總理,無一例外地被政治對手以非常規方式趕下臺:2006年,他信被軍事政變推翻;2008年,頌猜被憲法法院一紙判決5年不得參政;2014年,英拉被憲法法院裁定違憲,立即終止總理職務。


  英拉的入局與出局從西那瓦家族近年來的起起落落中不難發現,他信是這一清邁名門沉浮的掌舵者,也是泰國政治八年飄搖中的核心人物。


  英拉也好,頌猜也罷,若非他信撐腰,難在一夜間脫穎而出,所以,反對派把英拉和頌猜稱做是“他信的傀儡”,就連他信本人也對此直言不諱,呼吁民眾支持英拉,稱“妹妹是我的克隆人”。


  不過,對于這些說法,英拉不以為然。


  她曾在多個場合表示,“我無法改變是他信妹妹的現實,我會試圖用他的理念幫助泰國,請給我一個機會,我會證明給你們看。


  ”但是,這個機會只對她開放了不到3年時間。


  本文來源:網易女人論壇
https://twoutlink.weebly.com/9057749.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9317207.html
https://twrfdgtyhuji.weebly.com/2862664.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5324721.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942130.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9909850.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2419112.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9168069.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9096438.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8065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