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gemma christina arterton nude

gemma christina arterton nude


林凡才發覺自己的錯誤,媽的,都被網上的段子帶歪了。


  清了清嗓子,“抗拒從嚴,坦白從寬。


  ” 張強可笑不出來,繼續裝傻,“林凡,你說什么,我聽不懂。


  ”“聽不懂? 打人的時候,你可堅決的很不是?”“誰打人了?你別血口噴人!有證據嗎?沒有證據,你憑什么說我打人?”張強矢口否認,沒有證據,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林凡算一個證據,可是只能算人證,沒有物證,一樣抓不了他,反正現場也沒有監控。


  他以為眾人會慌張,會憤怒,可是卻出奇地安靜,所有人都 看著他,像看一個小丑一樣,看著他表演。


  他敏銳地察覺到情況不對,可是他也沒有辦法。


  只能靜觀其變。


   李香蘭冷笑一聲,“你想要證據是吧?”隨后朝著鮑偉點點頭,鮑偉大手一揮,“帶上來!”人群后三個人被押了上來。


  二狗,陳六,還有呂牛。


  看到這三人,張強臉一陣青一陣白,沒有主動說話。


  “張強,很驚訝吧?”林凡把張強的表情盡收眼底,也不叫村長了,該攤牌了。


  張強轉了轉眼珠子,驚訝地 說道,“林凡!是他們打了你是不是?”這拙劣的表演,讓呂牛三人都看不下去了。


  “村長,我們已經供了…”張強心中大駭,但還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供什么?你供了關我什么事?!”“張強,都這時候了,還要狡辯嗎?”李香蘭看著張強近乎癲狂的樣子搖頭。


  “那只是他們的一面之詞!他們想陷害我,對!二狗,你是不是怨我沒有給你發補助金!肯定是你!”張強沖過去抓住二狗的衣領,眼睛變得血紅。


  黃二狗可憐地搖搖頭,他是已經招了,甚至沒讓李香蘭他們費多少勁,他早就不想給張強干活了,要不是他手里捏著那點補貼,他早就打爆他的頭了。


  猛地甩開張強,不再說話。


  林凡看著發狂的張強搖搖頭,“張強,多行不義必自斃啊。


  ”“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么!”“好,要證據是吧,拿上來!”林凡大吼一聲,差點沒把張強嚇到在地。


  后面有人呈上來一根木棒子,上頭還有著血跡。


  丟在張強的身前,“認得它嗎?”張強當然記得,這是當時他氣不過,從呂牛手中拿過的棒子就是這根!其實,呂牛已經藏的非常深了,挖了個坑給它埋著,再精心偽裝,沒想到(玉米地做爰全過程)被林凡一眼就看出來了。


  他要是知道林凡能夠透視,估計說什么也不會聽張強的了!臉色變得煞白,雙腿發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瑟瑟發抖。


  “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嗎,張強。


  ”林凡憤怒地說道。


  他憋了很久了,雖然以前和張強有矛盾,但是那些事情并不大,這次的事,林凡想過張強會報復他,卻沒想到他居然下手這么狠,要不是李香蘭及時給他送到城里的醫院,他已經去見閻王爺了!張強看都不敢看林凡。


  林凡一惱,一腳蹦在他的頭上!李香蘭連忙拉住他,張強已經認罪了,蹲號子是少不了他的了。


  再找人“照顧”他一下,讓他這輩子都翻不了身!給鮑偉使了個眼神,鮑偉心神領會,叫人把張強還有幾個同伙押走。


  林凡重重地呼了一口氣,事情總算是完結了,雖然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是索性身體沒有留下后遺癥,就還可以接受。


  想到以后將沒人再阻攔村里的修路的工程,林凡心情也不禁好了一些。


  張強在村子里的名聲著實不好,張強倒了,大部分村民還是非常開心的,他們已經忍受他的剝削好一段時間了。


  有人歡喜有人愁,部分村民還是不開心的。


  他們都是和張強有著利益上的溝通,張強倒了,意味著他們的利益也隨之沒了。


  按理說,張強被抓,李香蘭應該開心才對,可是,林凡注意到,自那之后,李香蘭的情緒就一直非常低迷,這低迷已經不是因為自己做的荒唐事了。


  經常獨自一人坐在山頭上看著日落,林凡也不多問,也沒有辦法多問,既然決定不再和李香蘭有糾葛,有些事還是不要過問的好。


  然而,盡管林凡不想知道,偶然的機會,還是讓他知道了。


  藏在最心底的對李香蘭的那份心疼,又慢慢萌芽了。


  事情算是解決了,終于拔掉了張強這顆毒瘤。


  可是李香蘭怎么也開心不起來。


  這次呼叫 李陽付出了她非常大的代價,但是,她沒有絲毫猶豫,先不說與林凡的各種糾葛,光一條人命,也值得她這么做。


  在醫院的時候,李香蘭就已經和父親達成了新的協議。


  “喂,爸…”“蘭蘭,你可想清楚了,我不會無條件幫你的,別說爸爸不愛你。


  為了你,我才真的是焦頭爛額。


  ”李陽沉聲說道。


  “嗯,我知道了。


  ”那時的李香蘭才不會想這么多,一心一意想救林凡的命,還有想把張強繩之以法的心。


  李陽沉默了一下,“蘭蘭,能告訴我是誰讓你這么上心?”“一個普通的村民而已。


  ”李香蘭淡淡地說道。


  “普通的?”李陽明顯不相信,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女兒,如此大動干戈,肯定是對她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嗯,淳樸的農村小伙,為了幫我才受了重傷的。


  ”這倒是事實。


  “好吧,那先這樣吧。


  再聯系。


  ”李香蘭嘆了口氣,心里五味雜陳,不過并不后悔。


  所以一連幾天,她才無精打采的,她一直在想父親會提出什么條件,她最害怕的就是時間,她在村子里的期限。


  然而,怕什么來什么。


  晚飯過后,李香蘭終于還是接到了父親噩夢一般的電話。


  “喂。


  ”“蘭蘭,我就不繞彎子了,我想你在 靈水村的時間縮短到半年。


  ”李陽在電話那頭說道。


  “半年!?”李香蘭驚呼出聲,半年時間,這代價也太大了。


  本來就非常難完成任務,結果這直接縮短了半年,剩下的時間連游山玩水都不夠,還共同富裕,共同喝西北風吧。


  隨后壓低音量,“爸,你這也太過分了吧。


  ”“不過分吧,這一次也花了我不少的精力呢。


  ”李陽淡淡地道,“另外,老江那邊最近再催了,你也抓緊抓緊時間。


  ”聞言,李香蘭黑了臉,老江,就是江帆家,政治聯姻的對象,沒想到他們這么早就開始施壓了。


  “爸,你真的愿意犧牲我的終身幸福嗎?”李香蘭顫聲說道。


  “什么叫犧牲?江帆那孩子我看著長大的,長得帥,人品好,家里條件又好,怎么就犧牲了,你和他在一起肯定會幸福的!”這話李香蘭已經聽了幾百遍了,帶著憤怒的語氣開口,“你看我姐她快樂嗎?”“胡鬧!那是她自己的問題!”“是!什么問題都是她的!你和我媽從來沒有問題!”李香蘭近乎吼了出來。


  也不等李陽說話,直接掛了電話。


  雙眼無神地看著天上的月亮。


  李香蘭沒有注意到,在轉角處,林凡正披著毛巾,拿著牙刷,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


  夜晚,林凡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李香蘭的說的話一字不落地落進的耳朵,在耳邊回響。


  “犧牲幸福”嗎…林凡眨了眨眼睛,看來李香蘭這次為了自己出頭付出了他難以想象的代價了。


  可是她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她到底經歷了些什么,為什么要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林凡決定找她談一談!不能讓她把一切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她天真爛漫的笑容和樂觀向上的精神,林凡又感到一陣的心痛。


  并且,這種事,只能快不能慢,慢了,就晚了“我們需要談談。


  ”眼看李香蘭就要出門,林凡攔在了她。


  李香蘭身體頓了一下,“談什么?”林凡抿嘴,“談,該談的事情。


  ”李香蘭輕輕地嘆了口氣,點點了頭。


  “所以,那么,你家里到底什么情況。


  ”林凡開口了。


  李香蘭看著林凡的眼睛,藏不住的震驚,“你,都聽到了?”林凡點頭,“ 對不起,不小心的。


  ”“沒事,怪丟人的而已。


  ”林凡不說話,等著李香蘭繼續說。


  “家里逼我和市長的兒子結婚,我只是一個政治婚姻的犧牲品罷了。


  ”李香蘭自嘲地說著,“我不想成為我姐姐那樣,成為一具行尸走肉,毫無幸福可言。


  ”林凡凜然,看來李香蘭這么抗拒的原因和她姐姐有很大的關系。


  “所以,我和我父母定了賭約,我主動來到靈水村,一年之內,把靈水村的經濟帶起來,人均GDP達到一萬一年就夠了。


  ”聽到這里,林凡搖搖頭,李香蘭的父母聰明的很,以靈水村的情況來說,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不可能的事!答應她,只是為了讓李香蘭心甘情愿地做一個犧牲品罷了。


  “然后呢?因為我的事,讓你父親縮短了時間是嗎?半年。


  ”后面的事林凡大概已經可以猜得到了。


  李香蘭點點頭,沒有再說話,這幾天下來,她被這些事情搞得頭皮發麻,吃不好睡不好,臉色都蒼白了不少。


  沉默了一陣子,兩人忽然同時說話。


  “對不起。


  ”“謝謝你。


  ”“對不起”是林凡說的,“謝謝你”是李香蘭說的。


  “呃…”兩人同時一愣。


  “你先說”“你先說”“…”愣了半天,還是林凡先說了。


  “對不起啊…”李香蘭看著林凡有些害羞的樣子,內心仿佛有什么東西正在蘇醒一般。


  “你對不起我,什么啊?”“當然是讓你的計劃,你的時間,都縮短了。


  ”林凡不好意思地說道。


  “嗯,你是應該對不起我。


  ”李香蘭一臉嚴肅地說道。


  “呃…那你謝我什么?”“啊,我謝謝你為了修路,做這么多事…”李香蘭的聲音越說越小。


  林凡 笑了,假裝嚴肅,“嗯,那你是該謝謝我了。


  ”兩人同時對視了一下,都笑了。


  “好了,那我們算扯平咯。


  ”林凡高興地說道。


  “才沒這么容易呢,我是女生,你要多補償我。


  ”林凡不懂,“那你想怎么補償。


  ”李香蘭突然用認真和微微祈求的目光看向林凡,“你得幫我修完路才行!”“當然!你不說,我也會做的!”“你說的!不反悔。


  ”“不反悔!”李香蘭的內心又開始活躍起來了,她找到了一開始和林凡相處的感覺。


  可是,下一刻,她又想到了和林凡決裂的事情。


  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口,“你,和張玲…”對于感情問題,林凡已經看開了,躲躲藏藏不如大方承認,“是,張姨是我的女人。


  還有王欣,也和我有了關系,我會負責到底的。


  ”李香蘭咬著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更是激動的抓住了老李的手,說:“我想!求求你了大叔,帶我走吧!”“帶你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老李笑了。


  看著老李這不懷好意的笑臉, 劉婷婷自然知道他想要什么。


  見劉婷婷猶豫了,老李裝出一副無奈的樣子,擺擺手說道:“不想就算了,權當我什么都沒說。


  ”說完,老李便要進屋。


  “別!”劉婷婷匆忙又抓住了老李,扭扭捏捏著:“我,我答應你就是了……老李看了一眼劉婷婷,小臉紅的簡直像個熟透了的蘋果。


  按耐住狂跳不止的心,老李將劉婷婷帶進了對門空著的房間里。


  正當老李準備撲上去的時候,劉婷婷紅著臉推開了老李,說:“你先去洗個澡,好不好…”老李欣然答應了。


  他也不怕劉婷婷跑了,就算跑出了這間屋子,劉婷婷也跑不出這棟樓,張媽和其他小姐可都在下面看著呢。


  不過十分鐘后,老李便穿著大 褲衩子出來了。


  看到老李上半身赤果果的,劉婷婷更是閉緊了眼,不敢看他。


  老李帶著急促的呼吸聲,開始一件件褪下劉婷婷的衣物。


  因為很久沒有整這么年輕這么嫩的小女孩了,老李激動的不行,脫衣服的手都在顫抖。


  很快,劉婷婷便給老李扒光了。


  望著劉婷婷那年輕活力的嬌軀,白里透紅,玲瓏有致的身材,老李由衷的贊嘆道:“你真漂亮。


  ”老李可以打包票,劉婷婷絕對是個美人胚子,哪怕和蕭雅相比,也能各領風騷。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劉婷婷的尺寸了,老李一只手便能完全覆蓋上去。


  不過,這也側面反映了劉婷婷還有待開發。


  老李一句話羞的劉婷婷滿臉通紅,剛想轉過身去,卻被老李直接拽了過來!老李當著她的面脫掉了大褲衩子,劉婷婷偷看了一眼,隨即便將她嚇了一跳!準確來說,劉婷婷是被老李夸張的尺寸給嚇到了。


  她高二談了一個男朋友, 倆人之間也有過數次魚水之歡。


  但是,老李的下面可比她那 小男友的尺寸要大上不止一星半點!似乎是發覺了劉婷婷吃驚的表情,老李得意的爬上了床,躺在了劉婷婷的身邊。


  之后,老李更是不知羞恥的拉著劉婷婷白皙細膩的小手,輕輕放在了自己下面……“來,給我摸摸。


  ”老李怪笑著。


  劉婷婷的臉紅的幾乎可以滴出來血了,她故意將頭瞥向一邊,因為劉婷婷現在有點不敢直視老李,她可能在此之前都沒有想過,一個馬上五十歲的老頭子,氣勢還能這么驚人。


  現在,劉婷婷反而有一些慌了,她心想:老李的下面 這么大,自己能承受的住嗎?劉婷婷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是在高二放暑假的那年,她和自己的小男友偷嘗了禁果。


  雖然雙方都是第一次,劉婷婷的小男友也沒什么經驗,甚至倆人的時間也都并不長,而且,前前后后也就不過兩次。


  可即便如此,劉婷婷第二天也下不來床,走路的姿勢都怪怪的……劉婷婷已經記不得第一次有什么愉悅的感覺了,能聯想到的,只有痛。


  然而,現在老李的那家伙,要比她那小男友大得多得多……她都害怕自己會不會在中途被老李折騰的昏過去……“把那只手也放上來,握住,上下來回弄一弄。


  ”正當劉婷婷心里想著羞羞事時,老李一句話將她喊醒。


  雖然沒有去看老李,但是劉婷婷還是聽話的照做了。


  接下來,就是老李享受的時間了。


  享受著劉婷婷這個既年輕又漂亮的校花服務,老李靠在床頭,半瞇著眼睛, 嘴巴里不時的哼出一兩句愉快的悶響。


  后來,老李將劉婷婷拉倒了自己懷里,強行和她嘴對嘴的親在了一起,同時,還用著自己較為粗糙的大手,撫摸著劉婷婷的兩團雪白。


  “唔……嗯……”盡管劉婷婷不停的在抵抗著,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躲開老李,(我的尤物女友們)老李的嘴巴和她的小嘴緊緊地貼在了一起,老李的舌頭更是肆無忌憚的在劉婷婷的口中亂闖。


  雖然老李中午才吃完飯,還沒有漱口,嘴巴里帶著淡淡的臭味,但也不知道為什么,劉婷婷經過了這一番掙扎后,反而自己有了些感覺。


  因為她發現,老李不僅摸得自己 很舒服,就連吻技也很高,不像她和小男友,親吻的時候十分木訥……激吻了差不多有十分鐘后,劉婷婷感覺自己都快呼吸不過來了,老李這才肯罷休。


  看著懷中的俏佳人那如夢似幻又羞澀的神情,老李又笑了,還特別壞的問她:“怎么樣,舒不舒服?”劉婷婷的臉早就紅的不能再紅了,雖然老李剛才確實“欺負”的她很舒服,但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啊。


  劉婷婷只能換了個話題,問道老李:“李大叔,你下面怎么這么大啊!”老李得意的吸了吸鼻子:“大?一會兒你就知道,它不光是大那么簡單了!”緊接著,在劉婷婷的一聲嬌呼后,老李將她的兩條美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直接沖進去了……剛開始的時候,劉婷婷還一個勁的喊疼,喊著自己要死了,受不了了,甚至哭著求老李快出來。


  別說她了,就連老李的腦門上也流出了絲絲汗珠。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9197283.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5591382.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6657679.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725292.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4852987.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185203.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8868751.html
https://twgyhujiko.weebly.com/7359820.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487363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5720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