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defloration

defloration


1、他比平時明顯地更加 關心和關注你,尤其是那些他以前沒有投入過任何注意力的方面。


  比如突然提出和你 逛街(他最討厭逛街),邀請你的某個閨密一起吃飯(他最討厭你這個朋友)等等。


  分析:這是他內疚的表現,通常發生在“變心”的最早階段,是一種 潛意識的補償心理,主要是讓他自己覺得好受點兒。


  2、莫名其妙地開始給你買禮物,可他本身并不是一個浪漫或者愛這樣討好你(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的人。


  3、他突然變得喜怒無常,經常沒事找事,無論你做什么他總是能從雞蛋里挑出骨頭來,整天用“挑釁”的態度來對待你。


  分析:這是人在心虛狀態下的反應,他潛意識里知道自己是“錯”的,所以如果能不斷地證明 你也“錯”了,那在心理上他 就會產生一種“扯平了”的感覺。


  4、他的一些行為會讓你 心生疑慮,可能你也說不清到底是哪里有點不對勁,但就是覺得“怪怪的”,這個時候,不妨相信女人的直覺吧!5、只要你一“反擊”有時候甚至只是撒嬌裝裝樣子,他卻馬上說“ 那就分手吧;那就結束吧”,根本沒有心思和你溝通,或者提出任何解決問題的方法。


  6、只要你要離開他一段時間,比如出差、“回娘家”或者和朋友出去旅游,他就會顯得莫名興奮,當然不是那種“歡送”般的感覺,而是變得比較情緒化,比如不停地幫你準備行李,對旅程過分關心,或者表現出夸張的沮喪。


  7、冷漠,不愛說話,也不愛交流了。


  可你仔細回想一下,也并沒有發生什么特別惹著他的事情啊!8、品位突然發生變化。


  他開始欣賞不同的音樂、電影、書籍,參加不同的健身俱樂部,甚至會關心以前全然不想理會的 東西,比如娛樂明星和貓貓狗狗等等。


  9、突然開始自信。


  分析:如果你并沒有發現有其他事情激發了他的自信心(比如升職),那他很可能從“男人的魅力”這個方面得到了心理滿足。


  10、開始 挑剔你,并大聲宣布“我最討厭這樣的”,但他可能是“忘了”,這個挑剔點正好是他原來最欣賞你的地方。


   “有,隊長,你跟我來。


  ”趙豐年跟駱冰走回客廳,她放下背包,向暗室走去。


  很快,駱冰從里面拿出三支獵槍了來,一支 單管,兩支雙管。


  單管是蘇靜初的,雙管是駱冰和喬小麥的。


  趙豐年把三支獵槍都拿到手里掂了一下,感覺到單管的明顯要重些,他相信質量重的槍力道會更足一些。


  “我要這支。


  ”趙豐年臉上露出微笑,對手里的那支單管獵槍非常滿意。


  “好吧,你拿走!”蘇靜初走過來大方地說,那支單管獵槍是她的最愛。


  “謝謝!”趙豐年說完拿槍下樓,駱冰追上去問:“隊長,你準備去哪里打獵?”“我們村的后山。


  ”“哪個村?”“稻花縣飲水村。


  ”這時,蘇靜初追下樓,她把一個長形的帆布袋遞到趙豐年面前。


  “隊長,這是槍袋,里面有持槍證和產品說明書。


  ”“嗯!”趙豐年應了一聲,把獵槍放進帆布袋里,走出別墅,在晾桿上把曬得半干的衣服和褲子穿在身上。


  離開別墅,趙豐年在路邊攔一輛貨車進城。


  來到沈墨燃的家,趙豐年推開院門。


  沈墨燃正在院子里澆花,看到趙豐年走進來,對他笑了笑。


  他用賣蘭花得的那六百塊錢給趙豐年買了一部 手機,聯想最新款,一千八,他倒貼了一千二。


  “這是我替你買的手機,拿著!”趙豐年一愣,接下手機,愛不釋手。


  “謝謝 伯父!”“不用謝,沈 瑞雪在飲水村,需要你多多照顧。


  ”“伯父你放心,沈支書住在我們家,有我 阿媽24小時貼身保護著。


  ”“哦,是嗎?對了,你追到在蘭花街搶背包的人了嗎?”“追到了。


  ”“哈哈,你小子身手不錯,一身正義感,我女兒在你們家,我放心了!”趙豐年咧嘴傻笑,說:“伯父您過獎了!”“走,進屋,我買了條魚,今晚陪我喝兩杯。


  ”“不,伯父,我得回去了。


  ”趙豐年看天色不早了,與沈墨燃道別,回飲水村。


  他請一輛摩的開到515岔道,太陽落山了,天邊只留有一抹晚霞。


  步入山下叢林小道,已經看不清路面。


  趙豐年健步如飛,一腳把竄到面前的一只 野兔給踩死了。


  他這是走狗屎運!半個小時后。


  趙豐年拎著野兔走到家,廚房里亮盞昏暗的燈,火灶上煮一鍋的蘿卜菜,卻看不到阿媽和沈瑞雪的身影。


  “阿媽!”“沈,支書!”趙豐年喊了幾聲,沒人回應,把獵槍放進房間,野兔放到砧板上,阿媽和沈瑞雪跑到哪里去了呢?這時,有急促的腳步聲跑上樓來。


  趙豐年迎上去,與從外面急匆匆進來的沈瑞雪撞在一起。


  香玉滿懷!趙豐年怕對方跌倒,摟上了她的腰。


  “你干什么?”沈瑞雪把趙豐年推開,走進廚房,卻把手伸進了趙豐年的褲袋里。


  “你干什么?”趙豐年學著沈瑞雪的語氣,掙扎著跑開了。


  “把我的手機還給我。


  ”手機借給趙豐年,沈瑞雪這一天都魂不守舍,神經兮兮的,總擔心他翻她手機里的相冊和視頻。


  趙豐年愣了一下,從口袋里拿出兩個一模一樣的手機來遞給沈瑞雪。


  “給你!”“咦,怎么有兩個手機?”“另一個是我的,我老丈人給我買的。


  ”“你老丈人,誰呀?”“你爸呀!”趙豐年調皮的說,隨時做好躲避沈瑞雪拳頭的(兩根一起插進去)準備。


  但,沈瑞雪一動不動的,她在想,這家伙這么囂張,肯定是看了她手機里的相冊和視頻了,這可怎么辦?難堪死了。


  沈瑞雪的臉一由得紅了起來。


  “我阿媽呢?”趙豐年問道,把話題轉開,緩解沈瑞雪自己營造出來的尷尬。


  “卜嬸她留在鎮上的外婆家,說明天才能回來。


  ”“哦!”趙豐年對外婆沒什么印象,所以也不太關心,看到 鍋里滾動的蘿卜,問道:“你還沒吃飯吧?”“沒有,等你回來。


  ”沈瑞雪急切盼望趙豐年 回家,主要是想早點把自己的手機要回來。


  “你等等,我做道下酒菜。


  ”趙豐年說著,拿一把菜刀處理砧板上的野兔。


  “哪來的野兔?”“山下的林子踩來的。


  ”沈瑞雪一愣,問道:“又不是山菇,能采到嗎?”“不是用手采,是用腳踩的。


  ”呃?用腳踩到野兔,這家伙又開始不老實了。


  “你沒翻看我的手機吧?”沈瑞雪說出了心里的擔憂。


  “沒有,我就打了一個電話。


  ”趙豐年說著,手上忙起來,他動作干凈利索,三下五除二就給野兔去了皮,揮刀把兔肉切成塊。


  “真沒翻?”沈瑞雪站到一旁不放心地問道。


  趙豐年忙著做菜,沒再搭理沈瑞雪。


  沈瑞雪跺了跺腳,又問道:“那盆蘭花賣到多少錢?”“六百塊,你爸收的錢,給我買了一部跟你一模一樣的手機。


  ”“六百?”“是呀。


  ”“六百元你能買到這么好的聯想智能手機?”趙豐年一愣,他心里早有所懷疑,還想找人問一下呢。


  沈瑞雪找出自己的手機撥打老爸的電話。


  嘟嘟幾下,對方很快就接聽了。


  “喂,爸!”沈瑞雪喊道。


  “是小雪呀,趙豐年回到村里了?”“嗯,回來了。


  ”“那小子不錯,下次帶他一起回家吃頓飯,我親自給你們下廚。


  ”“爸,是你幫他買的手機?”“是呀,我還倒貼了一千二。


  ”“什么?”沈瑞雪看了趙豐年一眼,走出廚房去接聽。


  “沒事,就當我送給我未來女婿的見面禮吧!”“爸,你瞎說什么呢。


  ”“哈哈,爸沒瞎說,如果你對他沒點意思是不會借手機給他的。


  ”沈瑞雪愣了一下,老爸這是什么邏輯?她早上借手機給趙豐年根本沒這么多,借個手機就代表自己喜歡他了?荒謬!“爸,下次你不能再做這樣的傻事了,就算他是你的未來女婿也應該是他買禮物孝敬您的呀,你這樣倒貼是怕你的女兒嫁不出去嗎?”呃?對方一時語塞。


  “爸,我不跟你說了,過幾天我就回家來看你。


  ”“好,記得把那小子一起帶回家!”沈瑞雪急忙掛斷手機,不知道趙豐年給老爸灌了什么迷魂湯,就半天時間就掏錢給他買手機,還要她下次帶他回家,真的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當沈瑞雪回到廚房,看到趙豐年已經兔肉放進鍋里炒起來,他動作嫻熟,往鍋里倒了一勺酒,頓時火焰在鍋里升騰起來。


  趙豐年用鍋鏟翻動鍋里的肉丁,然后往鍋里放些生姜、大蒜、辣椒、八角等配料。


  幾分鐘后,濃郁的肉香飄散出來,坐在一邊的沈瑞雪直咽口水。


  好了沒?饞死我了!沈瑞雪餓得受不了了,食欲已經完全被菜的香氣調動起來。


  這時,趙豐年不緊不慢往鍋里倒了少許的水,再撒些切好的大蒜葉,然后兔肉火鍋搞定了。


  “這么好的菜,得喝上二兩。


  ”趙豐年說著,端來一小壇子米酒倒上兩小碗。


  干嘛,趁卜嬸不在,這家伙想把我灌醉,然后趁機下手嗎?想都別想!沈瑞雪白了趙豐年一眼,為自己盛了一碗飯吃起來。


  “好,你吃飯,我喝酒。


  ”這時,沈瑞雪把筷子伸到鍋里夾了一塊金燦燦的兔肉放到嘴邊吹了幾下,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放進嘴里嚼一下。


  哇塞!濃郁的肉香在口腔里炸開,油而不膩,好吃到味蕾直打顫。


  哎呀,自己剛才煮的那一鍋蘿卜簡直就是豬食,明天喂豬得了。


  沈瑞雪幾筷子就把一碗飯給吃光了,露出一副狼吞虎咽的樣子來。


  “味道怎么樣?”趙豐年一邊品酒,一邊欣賞美女支書的饞相,覺得這一刻的小日子過得特別舒坦,特別愜意!“能吃。


  ”沈瑞雪淡淡地說,又給自己盛了一小碗飯,她平時每餐只吃一碗飯的,今晚卻破例多吃了一碗,這野兔肉火鍋不僅僅是能吃,簡直就是人間美味呀!沈瑞雪把飯吃飽了,但還想吃肉,于是把趙豐年給她倒上的米酒端過來喝了一小口。


  “趙豐年,你真沒偷看我的手機相冊吧?”一口酒下肚,沈瑞雪膽子變大了,開門見山地問道。


  “手機相冊?沒有呀!”趙豐年認真地說,把酒碗端起來,說:“來,沈支書,我敬你一口,我干你隨意。


  ”沈瑞雪狐疑地盯著趙豐年看,端起酒碗來問:“真沒有?”“當然沒有。


  ”說罷,趙豐年把碗里的酒一飲而盡。


  雖然趙豐年說沒有,但是沈瑞雪還是不放心,那私照和視頻如果被這家伙看到了,今晚她就危險了,別看他現在裝模作樣的,說不定心里早就盤算著怎樣弄她了,所以喝酒才喝得這么痛快、豪爽。


  沈瑞雪越想越害怕,也一口把自己碗里的酒喝干了。


  酒能壯膽,如果趙豐年要霸王硬上弓,她拼命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這時,趙豐年又給兩人的碗倒滿酒。


  “趙豐年,你想當這個村長嗎?”沈瑞雪有些醉意,媚眼半閉,小臉紅潤起來。


  “想呀!”“五萬塊錢籌到了?”“沒有。


  ”“今天我在鎮上遇到代 榮光了,他去農商銀行用小商店抵押貸款,估計明天就能借到錢。


  ”“五萬塊錢姓代的還用去銀行借,看來他也只是一只紙老虎。


  ”“代榮光在家里開了個賭場,估計錢都放高利貸借給村民了。


  ”“這些村民愚昧呀,我當上村長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禁賭。


  ”“我聽卜嬸說,上屆的老村長就是因為禁賭被人下黑手打了一頓,才辭職不干的。


  ”“是代榮光干的吧?”“大家都這么猜的,但誰都沒有證據。


  ”“這土惡霸還想跟我爭村長之位,真是太不要臉了。


  ”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6146940.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9625638.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205978.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4426499.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5566947.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441328.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115104.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1677401.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2646890.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3494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