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中 出 高潮

中 出 高潮


回到房間后,我才知道剛才的決定是多么的錯誤,依稀可聞的低.吟聲,再次時斷時續的傳了過來,伴隨著這種聲音,剛才門縫里看到的畫面立即浮現 在我的腦海,即使到了下半夜,上面已經結束了,那種聲音仿佛仍然繚繞在我的耳畔。


  折磨人啊!這一晚上,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早上精神有些萎靡的我頂著兩個黑眼圈出了房間。


  客廳里, 吳敏早就起來了,可能是昨晚上玩的很愉快的緣故,她的氣色很好,我沒看到 柳青瑤,可能是早已經離開了。


  “昨晚上沒睡好嗎?”吳敏慵懶的坐在沙發上問。


  居然關心起我來了,她的話讓我心頭一暖,“謝謝。


  ”“你別多想,我的關心……你懂的。


  ”吳敏冷冷的望了我一眼,神情十分不屑。


  顯然我是有些自作多情了,她不是關心我,而是關心 我這具要 借種身體,也許在她眼里,從我簽訂協議那一刻起,我只是被她是她買來借種的工具罷了。


  這讓我原本昨晚上偷.窺她好事的歉疚心一下就煙消云散了,隨即 我也冷冷的回道,“剛換地方睡不好。


  ”吳敏聽到我的話后柳眉一皺,臉色也更加冰冷,仿佛掛了三層寒霜,“哼,我告訴你,這段時間你最好將身體調理好,不然到時候你不但拿到的錢要退回來,還得賠償我們三百萬!”我瞥了一眼吳敏,心里冷哼,錢早被我寄回家給老爸看病了,至于賠償這話我全當聽屁話了,賣了我都不值那么多。


  再說就是不為了錢,為了能跟你干借種那件事,我也會不遺余力的。


  想到這里,昨晚上門縫里看到的那一幕再次出現我的腦海,隱約有些期待夜晚和柳青瑤的到來,而且再看吳敏的時候,仿佛兩只眼已經有了透視功能,隔著寬松的睡袍,看到了那對無雙的玲瓏塔……我只是看了吳敏一眼,怕露餡,沒敢多看,這娘們的眼睛毒著呢。


  正好這時候霍 小燕的早飯也準備好了,一晚上沒睡,我也餓的不輕,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些之后我就回房間補覺了。


  一方面確實有些困,另一方面也為晚上可能會出現的那種好事做準備,這叫有備無患。


  這一覺,我直接睡到天黑,午飯也沒出來吃。


  直到晚飯的時候出來時,正好看到霍小燕嘟著嘴,一臉不忿的看著我。


  我知道這是因為中午的時候,她砸了半天門我理都沒理,心生怨恨了。


  對于吳敏的這個眼線,我很不待見,反正不是一路人,我也沒必要熱臉貼她的冷屁股。


  晚飯還是只有我和霍小燕吃的,吳敏也不知道有工作還是出去玩,總之兩天了都是白天出去。


  吃飯的時候,霍小燕幾次想找我搭茬,我都沒理她。


  我估摸著這一天,給她悶的也不輕。


  至于她,一個人對著這么大房子,冷冷清清的說不悶那是鬼話。


  誰叫她昨天對我還愛理不理的,就得想辦法治治她。


  晚飯過后,我在客廳看了一會電視,吳敏和柳青瑤就回來了,兩個人臉色發紅,甚至柳青瑤的眼睛也是紅紅的,走路還打著拐,看起來應該是去喝酒了,而且喝的還不少。


  吳敏只是輕描淡寫的看了我一眼,就扶著柳青瑤上樓了。


  而我也直接關了電視回了房間。


  期待的好戲并沒有上演,估計兩個人都喝的不少,玩不起來了,隨后我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還是老樣子,我出來的時候,柳青瑤已經離開了,而吳敏還是坐在客廳里拿著一個迷你的補妝鏡照來照去,不過我敏銳的發現,今天吳敏的氣色是不如昨天的,看起來女人就是應該多多滋潤。


  老公不行,只能做拉拉,在這方面吳敏應該算是可憐的,可為啥明明那方面是饑.渴的,卻又連續兩天沒讓我去侍寢?早飯過后,吳敏又要出門,我叫住她,嘴里 說道,“一天到晚都在別墅里憋(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著,我想出去走走。


  ”吳敏眉頭一皺,冷聲說道,“協議上寫的明白,在結束之前你不能離開別墅。


  ”我的眉頭也擰了起來,在來之前我已經做好了被軟禁的準備,可吳敏的態度讓我心里很不舒服,她越是這么說,我越是要出去!“一直悶在這里,我心情不好,精神狀態也不會好!”我 目光盯著吳敏,有些倔強的說道。


  這個借口我早就想好了,我估摸著這應該是吳敏的軟肋,雖然她已經付了錢,可沒借種成功以前,還是有求于我的。


  吳敏盯著眼睛,而我也寸步不讓的看著她,尤其是那倔強的神色,終于令吳敏動搖了,“出去可以,不過得讓小燕跟著你!”我心里暗罵,這個霍小燕果然是吳敏找來的眼線,不過即使知道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了,旋即我 點了 點頭表示同意。


  吳敏隨后跟霍小燕吩咐一聲,然后就直接離開了別墅。


  吳敏前腳剛走,我就聽到霍小燕興奮的叫聲,我這扭頭一看,這小浪蹄子竟然興奮的一蹦老高。


  “別鬼叫了,趕緊走吧!”我臉色有些難看,本來打算自己出去放松一下,順便讓霍小燕在別墅里獨守空房,空虛寂寞冷來著,沒想到反而成全了她,這算不算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霍小燕白了我一眼,出奇的竟然給我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你先等等我,我換件衣服。


  ”說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扭頭就沖回了自己的臥室。


  媽的,女人就是事多!沒讓我等太久,霍小燕就出來了,我這一看,竟然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霍小燕換了一身白色的連衣裙,短袖、裙擺過膝,束腰束胸,雖然個子不高,可竟然給人一種亭亭玉立的感覺,尤其是束胸以后,那里竟然高高的兩.團十分明顯,我砸吧砸吧嘴,沒想到這小浪蹄子還頗有規模啊,先前竟然給忽視了。


  “走吧!”霍小燕蹦蹦跳跳的來到我面前。


  我嘴角抽了抽,沒想到這小奸細還有這么可愛的一面,想想也是,畢竟霍小燕也才二十多歲,正好出于那種活潑好動的年紀,在別墅里憋了一天多,真是憋壞了。


  “行,不過先說好,出去以后聽我的,我說去哪就去哪!”這可不是陪女朋友逛街,先搞定主次才是最重要的。


  霍小燕想也沒想就答應了,在她看來能出去一趟就不錯了,她哪還敢挑肥揀瘦?惹急了我,再去睡一天,讓她孤獨到死!這片別墅區是依泰河而建,幾百米外就是泰河大堤,大堤的兩.岸則已經被開發成了濕地公園。


  在濱海這座缺少旅游景點的地方,這里也算是別致了!“我們去哪?”霍小燕像小尾巴一樣跟在我身后,歡快的像只小鳥,不時的惹來旁邊行人的目光,連帶著我也受到了幾份目光的注視。


  他們不會是以為小奸細是我女朋友吧?我扭頭看了一眼霍小燕,摸了摸鼻子,還真頗有種郎才女貌的感覺。


  我是剛畢業的窮屌絲,她是一個小保姆,整個一門當戶對!想到這里我不由得摸了摸額頭,這都哪跟哪啊!“我要去游泳,你會嗎?”我甩甩腦袋,將腦子里那些滑稽的念頭拋開,嘴里不咸不淡的說道。


  這霍小燕畢竟跟我不是一路人,我也沒必要遷就她。


  “不會!”霍小燕臉色尷尬,一只小手攥著裙角說道。


  “不會的話,你就在旁邊看著!”“那人家也想游泳怎么辦?”霍小燕低眉順眼的看著我,目光和說話的語氣中,滿滿的楚楚可憐。


  乖乖,這小奸細竟然還會跟我撒嬌,早干嘛去了!“到了地方再說吧!”在她可憐兮兮的目光中,我很快敗下陣來。


  不得不說女人裝可憐的目光殺傷力是巨大的,無怪乎多少英雄不愛江山愛美人,那是禁不住誘.惑啊!濕地公園那片是有一個水上樂園的,雖說有收門票,不過也不貴也就十幾塊的樣子,在讀大學的時候,每逢夏天我們有空就會去那里玩玩。


  在那里玩,一來可以避暑,二來也能飽一下眼福,畢竟那里也有很多美女去玩的。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5日電之前營造的輕松愉快的氛圍,隨著那一抹粉色春光消失殆盡,空氣中彌漫著尷尬的情愫。


   過了一會, 趙立晨實在是有點忍受不了這尷尬了,于是就首先說道:來的時候,劉夫人說你身體不太好,我想問一下你哪里不好了? 聽到這話,高媛臉上的尷尬意味就更濃了,雖然在此之前她已經做好的充足的心里準備,但是此時此刻她卻怎么也無法面對一個陌生男人說出自己的難言之隱。


   見高媛不說話,趙立晨也就沒有拐彎摸,直奔主題道:我是性心理醫生,主要治療的就是這方面的問題。


  你不用感到尷尬,也不用有什么后顧之憂,為患者保密是我們的首要職責。


  對于我們醫生來說,性疾病醫生和一般的臨床門診一聲沒有什么區別。


   說是這么說,但是真要讓她徹底的放下心里負擔,她還真就做不到,嘴長了幾次都沒有把話說出口。


   看高媛有了想說的沖動,趙立晨就繼續說道:醫生對于病患做到兩個字足以, 那就是負責。


  而病患對于醫生,也只需要做到兩個字那就是信任。


  你不愿意告訴我你的困惱,那就是不信任我,對于一個醫生沒有信任那就等于侮辱。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只是……只是我……我真的不好意思開口。


   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稍稍停頓了一下說道:&ldqu(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o;嗯,那好吧。


  采取我來問,你來答的方式。


   高媛沒有說話,既沒有點頭否定,也沒有搖頭拒絕。


  一般這種情況,趙立晨都是認為默認接受,所以他就沒有再問什么,直接就切入了主題。


   你是不是對性愛房事沒有任何的想法和欲望? 高媛猛的抬頭看了一眼趙立晨,似乎對于他的猜測感到很驚訝,但是隨即頭又低了下去,過了好一會才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哦,既然是這樣,那就簡單了。


  我只需要給你做一下身體 檢查,就可以確定病癥在什么地方。


   身體檢查?高華一聽猛的一下子抬起頭,看著趙立晨道,要脫衣服嗎? 趙立晨微微點了點頭,用一種很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高媛說道:當然,一般這種情況下首先是要看看是不是身體有沒有問題,如果身體沒有問題那就進行相應的心理治療。


  這是必要的過程。


   一聽說是必要的過程,高媛頓時就尷尬了起來,檢查就意味著要全部脫光,除了已故的丈夫以外,她從來沒有在第二個男人面前裸露過身體。


   趙立晨一看高媛臉上的表情,他就能猜到高媛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他就繼續說道:你可能覺得難為情,那是因為你把我當成了一個男人,并沒有把我當成一個合格的醫生,對我沒有做到必要的信任。


  你知道這對一個醫生來說意味著什么嗎?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不不,趙醫生你誤會了,我不是不信任你。


  我……我只是不好意思…… 趙立晨接過話道: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只要從心里當我是個醫生,就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跟普通的門診大夫沒有什么兩樣,只是負責的病患人群不一樣而已。


  你說我都來了,你不愿意,這讓我怎么給劉夫人交代啊。


   可是……可是話是這樣說,但是我……高媛在做著相當強烈的思想斗爭,但是不管她在心里怎么勸說自己,都 沒有辦法做到一絲不掛的讓趙立晨檢查。


   這時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道:既然如此,那么好吧。


  你不肯讓我檢查,我也沒有辦法繼續給你治療。


  那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說句實話,今天我感覺很不好,早知道你這樣,就算我欠劉夫人再大的人情我也不會來的。


   說著趙立晨就提起來建議的出診箱就要抬腿走人,沒轉身的時候是一臉的嚴峻,但是轉身之后他卻在默默的倒數。


  從病患心理學的來看,他斷定高媛一定會出言挽留。


   事實證明,趙立晨在大學時候的努力沒有辦法,就在他數到5的時候,高媛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趙醫生,我檢查我檢查。


   趙立晨竊笑了一下,不過再轉過身的時候,臉上卻變成了無比的嚴肅,他看著高媛說道:你確定可以讓我檢查? 高媛遲疑了一下,然后重重的點了點頭道:嗯,我確定。


   趙立晨深深的出了口氣,然后點了點頭道:好,那就開始吧。


  是在這里,還是在其他地方? 本來高媛想說在這里吧,但是一想在這里的話她就得當著趙立晨的面脫衣服,那就跟脫衣舞娘沒有什么兩樣了,于是她就說在臥室。


   趙立晨點了點頭道:好,那就在臥室。


  你去準備一下吧,準備好了叫我。


  你進行過婦科檢查吧,知道以什么樣的姿勢檢查吧? 一說到這,高媛這腦海里面頓時就浮現出了她去婦科體檢時的情形,這臉頓時就紅到了脖子根。


  她丟了下了句知道,然后就逃似的沖進了主臥。


   高媛進了主臥之后,好半天都沒有什么動靜,對于趙立晨并沒有任何的表示,就只靜靜的等著。


  這時候千萬不能著急,這越是著急越容易弄巧成拙,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才行。


   終于十分鐘之后,高媛才低低的喊了一聲準備好了,可以進去了。


   于是趙立晨就戴上口罩,拿著出診箱走進了高媛的臥室。


   臥室的布置很溫馨,粉色的基調給人一種曖昧的溫暖。


  因為拉著窗簾沒有開燈,臥室里面有些昏暗,所以更讓人有種止不住的魅惑。


   不過趙立晨并沒有心里關心這些,此時此刻他的注意力完完全全的集中到了此時赤裸的高媛。


  于是他就無聲的加快了腳步,穿過我是的小走廊。


   然而看到躺在床上的高媛,趙立晨禁不住笑了起來,因為她居然用枕巾蓋著了自己臉。


   雖然看不到高媛的臉,但是這對趙立晨來說卻是是件好事。


  因為這樣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去看她那白皙的身體。


   我開燈了。


  趙立晨看著昏暗中下面一絲不掛的高媛說道。


   別……別……高媛一聽斷然拒絕道,別開燈好? 趙立晨禁不住淡淡笑了笑道:這不開燈怎么能行呢,光線太暗了,我沒法檢查啊,再說了你蒙著臉開不開等也都無所謂的啊。


   高媛沉思了一會,然后語氣中略帶無奈的說道:好吧,那你開燈吧。


  但是一會檢查完了,你先把燈關上再走。


   趙立晨點了點頭道:嗯,好。


   說著他就把燈給打開了,高媛那白皙身體頓時就完全暴漏在趙立晨的面前,在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高媛并沒有按照趙立晨所說的按照女性體檢的姿勢躺著,而是夾緊雙腿平躺在床上,她的那一對白如水玉般的雙腿繃得很緊,掩蓋了她身為女性的所有私密。


   趙立晨伸出手,放在高媛的膝蓋上,輕輕的拍了拍道:放輕松,把腿打開我才能給你體檢。


   高媛沒有說話,沉默好一會,緊繃的腿才慢慢的放松了下來,然后顫巍巍的打開了。


   終于完完全全的顯露在了趙立晨眼前,和他料想的一樣,完全是嫩白色,即便是應該變黑的地方也只是有點泛紅而已。


   趙立晨把高媛的腿慢慢的打開到合適的角度,她那如同玫瑰一樣的瞬間就在趙立晨的眼前打開了。


   因為床有點低矮,所以趙立晨就走到床頭拿了一個枕頭過來,想要墊在高媛屁股下面以方便檢查,然后他的手剛碰到高媛的腿時候,她身體猛的一抖,很是緊張的說道:你……你要干什么? 趙立晨淡淡一笑道:你這床太低了,我想墊高一點方便檢查。


  你這么緊張干啥?我想你叫劉夫人叫劉姐,你們的關系應該匪淺吧? 聽趙立晨這么一解釋,高媛的緊繃的身體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她頭微微點了點道:嗯,我跟劉姐認識了很多年了。


   既然你們交情不淺,她應該不會害你吧。


   高媛這語氣頓時就有點變了,你這話說的,我和劉姐那是親姐妹,她怎么可能會害我。


   趙立晨揚了揚眉毛,淡淡笑了笑道:那劉姐會把一個沒有任何職業操守的醫生介紹給你嗎? 這……高媛頓時語塞,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趙立晨沒有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語氣清淡的說道:把臀部抬起來,我把枕頭放下去。


  你如果想快點結束這一切,只有放輕松配合我,才能夠盡快的結束檢查。


   高媛這次沒有什么抗拒,直接順從了趙立晨,很聽話的把屁股給翹了起來。


   雖然很順從,但是這并不代表就做的夠好,她抬起來的高度根本就沒有辦法把枕頭塞進去。


   這次趙立晨就沒有再客氣,直接一把抓起高媛的臀部往上一舉,在他的手碰觸到臀部的瞬間一種難以名狀的溫柔從指間頓時就傳遍全身。


   這富貴人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樣,這皮膚都細致的讓人不敢相信,用吹彈可破絕對不是夸張。


   啊……高媛禁不住低低的叫了一聲,但是她還沒有來得及說什么,趙立晨就已經把枕頭塞了進去,同時手也跟著抽了出來。


   經過剛才的小插曲,高媛的又把腿給閉合了。


  于是趙立晨就伸出手扶著她的雙膝,然后直接打開,這次他也很果斷,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那神秘的部位再一次的在趙立晨面前綻放,雖然已經第二次綻放,但是對他造成的視覺沖擊,依舊是相當的震撼,心頭變得一陣火熱…… 不過從看到高媛下身開始,趙立晨就沒有看到她的 敏感點在哪里,找不到敏感點那是肯定沒法治好高媛的性冷淡了。


   趙立晨有點著急了,因為但凡是個人,她只要是個正常機體那就有敏感點。


  所以先檢查再說,敏感點一會再找! 就在趙立晨的雙手放開高媛的雙腿,準備要仔細尋找的時候,高媛的雙腿突然下意識的閉合了。


   你這樣不配合我,我根本沒有辦法體檢。


  說著趙立晨就重新把高媛的雙腿分開到合適的角度道,保持這種姿勢不要動,你只有配合我,我才能盡快幫你完成體檢。


   高媛什么話都沒有所說,很聽話的照做了,在趙立晨的雙手離開她的腿的之后,非常嚴格的保持著角度不變。


   見高媛的腿沒有再動,于是趙立晨就手放在了她的大腿根部,聲音沒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說道了一句有可能會有你不想有的感覺,稍稍忍耐一下。


   趙醫生,我身體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問題啊?你檢查了這么長時間? 趙立晨噢了一聲道:沒……沒有。


  我只是檢查仔細了一點。


   高媛胸脯很明顯的沉了下去,過來一兩秒鐘,她繼續說道:那我身體有沒有什么問題? 趙立晨覺得不能再玩火了,他怕自己真的失去理智,控制不住自己。


  畢竟高媛現在是把自己蒙著的,他要是想做什么,高媛根本就沒有機會阻攔。


  這樣一旦沒了理智,那就會鑄就難以彌補的大錯。


   對于滿足欲望和失去性命,就算是命不久矣的人,也不會選擇用剩下的時光換取一時的暢快。


   于是趙立晨說道:下面沒有什么問題,很正常。


  下面我還要做進一步的檢查,請把你上身的衣服脫掉。


   脫掉上身?高媛有些無法理解,因為檢查的是性冷淡問題,性冷淡應該是下身和上身有什么關系? 不過雖然心里有些納悶,但是她并沒有提出異議,畢竟下面都看的清清楚楚了,而且還用手掰開了,那看看這上身又有什么。


   于是高媛就慢慢的揭開她特意換的長袖,長袖被掀開之后,高媛沒有拖泥帶水猶猶豫豫,直接把帶子揭開,然后把內衣直接拉了上去。


   高媛雖然喪夫,但是她的年齡并不大,所以這身體依舊年輕,歲月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因此那雙峰盡管高聳,盡管沒有了內衣的舒服,但是也就翹楚沒有外擴下垂的意思。


   和她的下身一樣,她那高高凸起的關鍵也是粉紅色的,緊緊是外圍有些淡淡地暗紅,其他的全都是鮮嫩的粉色。


   在那兩抹粉色剛顯露在趙立晨眼前的時候,高媛的手就停止了。


   從始至終,趙立晨都沒有在高媛身上找到敏感紅點,這就讓他有些不解了,這女性的身體敏感點分布的部位都已經看了,怎么會沒有敏感點呢? 脖子以上的部位之前都是暴露著的,根本沒有發現紅點。


   難道說她的敏感點在脖子和胸脯之間的位置? 想到這,趙立晨就沒有再猶豫,直接就把手按了上去…… 在趙立晨的手碰到高媛時,整個人也都跟著酥麻了起來。


  從他上高中第一次談戀愛開始,他一共摸碰過三個女人的胸,每一個讓他有這種如觸電般酥麻的感覺。


   那么重酥麻感覺的誘惑,對于趙立晨來說絕對是致命的誘惑,所以在指尖碰觸到高媛的瞬間,手就禁不住揉了一下…… 高媛冰冷的聲音瞬間擊碎了趙立晨的邪念,語氣很森冷地說道:你這是在檢查身體? 這嚴厲的聲音瞬間就把趙立晨從欲望的漩渦之中給拉了回來,他猛地震了一下回過神來,但是他手上的動作并沒有停,因為他知道這一旦要是驚慌失措的停下來,那就等于不打自招了,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這劉夫人一個電話能讓平日里牛逼沖天的科室主任點頭哈腰,更能一個電話然那個他趙立晨從此再無翻身之日。


   所以他非但不能停,反而要摸的更大膽一些,有時候將錯誤進行到底才是走向正確的唯一方式。


   于是趙立晨就更加變本加厲地揉搓了兩下,那節奏和力度明顯的就是一個男人在調戲一個女人,高媛僵硬的身體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和他之前斷定的一樣,高媛的敏感點果然在脖子和胸部之間的部位。


  怪不得她會是性冷淡,正常男人那里會對這個地方有性趣呢?這才放開她的胸,那后把內衣使勁往上一拉……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1986662.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243519.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7527669.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6199776.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6092571.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9458299.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1746450.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7680538.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6509013.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39528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