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download black man dick

download black man dick


不過在林可嫣看來,確認為他這是做壞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 文老師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說出去。


  但如果再敢誣陷 大奎,那就別怪我直接跟校長打電話了!”林嫣然的 聲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沒看到什么實質性的 東西,她考慮到都是同事,所以決定不公開這事,畢竟傳出去對她的影響也不好。


    這下周一蒙算是徹底絕望了,他恨恨地瞪了 張大奎一眼,轉身跑開了。


    此刻張大奎依舊是滿臉委屈的樣子,轉頭再看林嫣然時卻帶了幾分歉意:“林老師,真對不起……我……我沒攔住他。


  ”  “沒事的大奎。


  ”林嫣然聲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這檔子事,林嫣然也沒法繼續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師宿舍。


    看著林嫣然遠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剛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張大奎覺得慶幸之余又特別興奮,跑到附近的水龍頭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涼水才降下火來。


    危機解除,張大奎卻沒想到周一蒙的報復也很快就到來了。


    當天下午周一蒙主動跑到門衛室,點名讓張大奎跟著他去干活。


  平日里學校的雜活都歸張大奎,所以周一蒙這么做也沒錯。


    但是當看到眼前這一堆東西時,張大奎卻是憤怒了,周一蒙竟然讓他把學校東墻邊上的閑置磚頭搬到最西邊去!  “張大傻,校長說了,這些磚頭在這里放著礙事,你都搬到西邊去吧!”周一蒙看著張大奎一臉冷笑。


    這些磚頭放在哪都沒關系,反正學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這就是純粹公報私仇了!  不過張大奎并沒有表現出來,還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滿頭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沒有。


    整整一下午,張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還是傻子一樣把這些磚頭都般到西邊去,而周一蒙則是見證了整個過程。


    現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難道自己上午看錯了,張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個傻子,怎么會偷看林嫣然洗澡,后來甚至還誣陷自己。


    想到這里,周一蒙還是隱隱有些懷疑,但是表面上卻看不出來有什么問題,他只好放棄,打算另找機會再試探張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磚,張大奎也是累得夠嗆。


  幸好他傻的時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鍛煉出一副好身板,這才勉強堅持下來。


    當晚拿著門衛大爺的保健錘敲背時,張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罵了個遍。


  等罵到 文若嫻時,他突然想到一個堪稱是瘋狂的報復計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別怪你大奎爺爺做十五了!”張大奎冷笑,“一頂綠帽子還嫌不夠,你大奎爺爺就再多送你一頂!”  當天晚上張大奎跑去調查了周一蒙的課程表,并且把這個大膽的計劃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氣有點悶熱,文若嫻百無聊賴坐在辦公室里。


    她第一節沒課,但是第二節卻有課。


  因為擔心睡過頭,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塊來辦公室。


    周一蒙第一節就有課,現在已經去上課了,現在辦公室里就她和另外兩名教師。


    無聊的瞥了這倆老師一眼,其中一個是四十多歲的女老師,另外一個雖然是 男人,但已經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謝頂。


    文若嫻暗自搖搖頭,怎么自己周圍的男人全都是這種弱雞?  老公周一蒙是廢物也就罷了,就連其他同事也都是廢柴,李德柱雖然還湊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這時文若嫻突然想到了張大奎,要是他的話,應該肯定能滿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張大奎那雄厚的本錢,還有昨天在校長辦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嫻就覺得某個地方難受的厲害,甚至還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還沒盡興中途就被叫去開會了,欲火沒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纏著老公狠狠的要了兩次。


    只可惜兩次加起來時間還不到五分鐘,這反而讓文若嫻更難受了,最后甚至還罵了周一蒙一頓。


    周一蒙也不敢辯駁,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滿足不了老婆,當然說起話來也就沒什么底氣。


    別說文若嫻只是罵他了,就算是打他,他連屁也不敢放一個。


    萬一惹怒了文若嫻,直接和他離婚怎么辦?  文若嫻開始幻想張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張大奎都沒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張大奎也盡情的幫自己。


    可是一想到這種場景,文若嫻反而覺得自己更難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樣子。


  就在這時,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現了,張大奎竟然跑到辦公室門口,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


    “哎,大奎你來干什么,還累成這樣子。


  ”辦公室里的禿頂男人問道。


    “校……校長有事找……找文老師過去一趟。


  ”張大奎一邊喘粗氣一邊說。


    聞言文若嫻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上午時候李德柱跟她說自己要去縣城,估計晚上才回來,怎么現在就要找她?  不過她還是點點頭:“好,既然校長找我,那我就過去。


  ”  說完文若嫻還下意識地瞥了張大奎某個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東西,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再有機會體驗這寶貝。


    等文若嫻和張大奎走出辦公室,張大奎卻低聲道:“文老師,校長沒找你,是我想找你幫忙 治病


  ”  “什么?”文若嫻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張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著自己又可以體驗那寶貝了!  “好啊,那文老師就再幫你治病一次。


  不錯,今天你還換了寬松的短褲。


  ”文若嫻說著忍不住心跳加速起來。


    穿著短褲的話,那 待會豈不就可以……  她實在是太激動了,一時間竟沒發現張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氣。


    “文老師,咱們去東頭教室吧!”張大奎說。


    “好啊!”文若嫻欣然應允。


    東頭教室是學校的雜物室,位置非常隱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沒人去那里。


    兩人從后面繞過去,見四周沒人才走進雜物室。


    這時隔壁教室正在上課,里面傳來周一蒙的聲音。


  聽到他的聲音文若嫻才想起來,老公就在這個教室里上課。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課,而自己卻要幫張傻子“治病”,文若嫻的心砰砰直跳,既緊張又刺激!  張大奎也聽到周一蒙的聲音了,他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哼!周一蒙,待會 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嫻給干了!  進了雜物室,因為里面堆積了不少東西,所以光線顯得有些昏暗,但卻給這里增添了幾分幽靜。


    隔壁上課的聲音這里聽得清清楚楚的,張大奎嘴角掛著冷笑,一步步走到觀察環境的文若嫻身后。


    與此同時,文若嫻瞬間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給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嫻忍不住叫出聲來,渾身上下都在顫抖。


    她當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夢寐以求的寶貝!  “文老師,我那里又難受了,你快幫我治病吧!”張大奎的聲音雖然帶著傻氣,但傻氣中卻透著一絲快意。


    周一蒙,你逼著老子搬磚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老子會在你上課的隔壁撥撩你老婆!  文若嫻顫抖著轉過身子,目光落在張大奎那,她的聲音帶著顫抖:“大奎,文老師這就給治病!”  聽到文若嫻顫抖的聲音,張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雖然此前他早就設想過這種情景了,但是真當這一幕發生時他還是覺得非常刺激,而且還非常興奮。


    文若嫻可是全校第一美人,雖然氣質不如林嫣然,但容貌(上課時我和女同桌作愛)卻是一等一的。


    可現在這全校第一美女卻要幫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簡直冒火!  不過張大奎可不敢表露出這種情緒,畢竟自己現在的身份就是一個傻子,所以他只能裝作傻呵呵的樣子:“文老師,那你快幫我治療吧,我……我這里好難受。


  ”  但他內心卻是想直接撲上去把文若嫻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動上去進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療方法。


    文若嫻緩緩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東西拿了出來。


    張大奎忍不住嘶了一聲:“文老師,你……好舒服!”  文若嫻嫵媚的瞥了他一眼:“這就喊著舒服了?待會你會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課堂上講課,可是不知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總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發堵,但又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覺得這么難受。


  不過他也有自己的解憂妙招,那就是隨便叫一個學生回答難題。


    如果回答不出來,那就讓學生頂著書罰站。


  看著學生罰站的滑稽樣子,周一蒙心里就會覺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綱不振,還要整天被文若嫻罵是個廢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讓一個老實的男生頂著書罰站了。


  這種方法只能對這些老實學生用,調皮搗蛋的可不能懲戒,他們會報復的。


    看著下面站著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覺得舒服多了,臉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過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愛的老婆正發出“唔……唔”的聲音,這是給張大奎治病發出來的。


    看著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嫻,張大奎舒服的也差點輕語出聲:“文老師,你說的真沒錯,現在比剛才更舒服了!”  文若嫻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這還不是最舒服的,待會……還有更舒服的。


  ”  “還有更舒服的?”張大奎瞪圓了眼睛,看起來癡癡傻傻的樣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講課的聲音再次大了起來,聲音里還很高興的樣子。


    聽到他高興的聲音,張大奎心中大樂,還高興,你丫腦袋上都頂著青青草原了,竟然還能這么高興的講課,周一蒙啊周一蒙,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場!  如果沒有昨天發生的事情,張大奎絕對不會做出這么大膽的舉動,畢竟他現在還不能失去這份工作,低調行事才是他應該做的。


    讓文若嫻給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風險的,萬一自己某些地方沒有偽裝好被她看出來怎么辦?  “不對啊文老師,你剛才說要幫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覺現在比之前更難受了?”為了繼續偽裝傻子,張大奎故意在臉上裝出一副誠惶誠恐的神態。


    聽他這么說,文若嫻覺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說清楚,否則萬一這傻子待會跑了該怎么辦?  自己還沒把自己治療好呢,要是讓他跑了哭都沒地方哭。


    所以她認真的看著張大奎:“大奎,文老師這樣幫你,是為了把你體內的毒素給吸出來。


  只有毒素出來了才能治病啊!這么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嗎?”  張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師是在幫我吸出毒素啊!”  “對呀,就是這樣,文老師這就是給你治病,你可千萬別再像上次那樣跑了,那樣可就前功盡棄了,沒準以后你會更嚴重的!”文若嫻還恐嚇了張大奎一下。


    聞言張大奎滿臉惶恐:“文老師你快繼續,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來啊!”  “嗯,這才乖嘛,乖乖站在這里,文老師待會就給你吸出來。


  ”文若嫻滿意道,“對了,你有沒有覺得身體和剛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說感覺腫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似的?”  張大奎茫然搖搖頭,他當然知道文若嫻問的是什么。


  不過他現在還真沒有要釋放的念頭,畢竟身板在那擱著,想要輕易釋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嫻眼里現出幾分驚訝,她從剛才進來已經幫張大奎治療了足足十幾分鐘了,可張大奎依舊沒有任何要出來的感覺,他難道這么強?  一想到這里,文若嫻也覺得更加興奮了,自己真是撿到寶了,張大奎一個人簡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圍所有男人,看來今天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她繼續忙活了一陣,見張大奎還是沒有要出來的意思,這下她干脆橫下心來,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來!  “大奎,你過來,老師剛剛給你進行了初步的治療,現在該進行最后的治療了;你按老師的吩咐來,過來坐下。


  ”文若嫻說著走到一把椅子旁邊,示意張大奎坐在椅子上。


    張大奎走過去,傻頭傻腦道:“文老師,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聽你的。


  ”  等張大奎坐下,文若嫻走過來,分開腿,略彎著腰,咬著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著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張大奎傻傻的問到:“文老師,我…我要做什么嗎?”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師自己來……” 本文為 網易女人 獨家授權,請勿轉載。


  如有 情感問題,可在“ 我愛問 連岳”博客留言,網易女人將 定期 刊發連岳特約情感 問答


  加入 女人幫 大本營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8620992.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9323594.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3100180.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6679777.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5039051.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9582836.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6866364.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3332956.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4272846.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5162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