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薩 爾 達 米 法

薩 爾 達 米 法


男人遇到 真愛后會 有啥 變化?男人遇到真愛后會有啥變化? 表面再冷酷的男人也會為愛情變暖。


  那么,男人在遇到真愛時,通常會發生哪些變化呢?1、常常鬧點小毛病人們常說男人是 女人堅強的后盾。


  男人總是很健康的樣子,即使生病也是能抗則抗,實在不行了才往看醫生。


  但是,在遇到真愛之后,男人 變得嬌貴了,總是動不動就說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即使是一丁點的感冒流鼻涕也要念叨很久。


  其實,男人并不是真的變得虛弱嬌貴了,而是由于他喜歡看見你為他擔心的樣子和焦慮的神態,男人覺得這是一種幸福。


  男人內心總像一個沒長大的孩子, 希望從愛人那里得到 關懷和關注。


  2、喜歡和你一起用餐在沒遇到真愛之前,男人吃飯不需要人陪,自己在家里隨便做點就解決問題,或者直接在外面吃快餐了事,飯菜的質量并不重要,只要能填飽肚子就行。


  在遇到真愛之后,男人開始看重生活質量。


  他不再隨便弄些食物來糊弄自己的腸胃,一日三餐都希望和你坐在一張桌子上吃完。


  即使對方不餓,他也希望看到你坐在對面,而他會像小孩一樣狼吞虎咽,等著你的夸贊或驚嘆。


  3、越來越 害怕孤獨在沒有遇到真愛的時候,男人通常喜歡獨來獨往,除了應酬之外,他們并不特別需要有人圍繞在自己身邊,營造熱鬧的氛圍。


  但是在遇到真愛之后,他開始害怕孤獨,不喜歡一個人的日子。


  假如偶然有一次下班后沒有見到你, 就會感到自己很寂寞,無所事事。


  4、房間變得有點亂在遇到那個對的人之前,男人要靠自己打理生活,無論勤快還是散漫,他們都少不了洗衣服,收拾房間,甚至做飯。


  不少男人干起家務來比女人還拿手。


  可是一旦他遇到了真愛,卻變成了“懶蟲”:把東西搞得亂七八糟,常常丟三落四。


  這時候你就會一邊替他收拾東西一邊嘮叨,而他會在房間的一角聽著,看著,笑著。


  因為男人覺得這是一種幸福,看著女性為他付出,對他照顧,讓他感覺到你濃濃的愛意。


  5、變得脆弱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堅強、勇敢,是社會對男人的要求。


  在沒有遇到真愛時,男人往往能夠默默承受外界的壓力。


  直到遇到自己真正愛的那個人,他才會把內心的脆弱毫無保留地呈現出來,他需要你的庇護和關懷,希望得到更多來自愛人的呵護。


  眾所周知, 早睡 早起是可以幫助 減肥瘦身的,相反熬夜和賴床這些不好的習慣可能會導致長胖。


  早睡早起可以緩解 身體的浮腫、促進新陳代謝以及調節內分泌,容易發胖的時間是什么時候呢,今天就來講講。


   減肥瘦身 一.早睡早起可以減肥嗎 經常熬夜 很容易會導致內環境紊亂,存在內分泌失調的人群占比很大,而這種情況很容易會導致體重失控,因此想要減肥一定要注意早睡早起。


   長期早睡早起,身體的新陳代謝會比較好,身體的垃圾可以正常的排出,皮膚也會變得更好,黑眼圈也會變淡。


  同樣每天睡7個小時,皮膚會變的特別的水嫩。


  對于減肥也是很好的輔助效果。


   1、早起要循序漸進,每天提前幾分鐘 起床比突然提前一個小時起床更容易做到。


   2、首先,比平時起床的時間提前15至30分鐘起床,堅持一個星期,適應后再早起15至30分鐘,直到調整到佳的起床時間。


   3、可以把鬧鐘放遠點,這樣為了去關掉它,就必須強迫自己起身。


   4、早上起來后好穿上衣服,或者穿些寬松的衣服 離開臥室,千萬不要選擇賴床。


  離開臥室十個好的選擇。


   5、前一天晚上做好早起準備,想好起床后都要做些什么,也能迅速培養早起的習慣。


  例如將提前將衣服疊好放在床頭,方便直接穿上,讓所有的事情都計劃好,起床就能一氣呵成。


   二.容易發胖的時間段 1.晚上睡覺 因為晚上睡覺的時候如果沒有好好的休息好,身體就會得不到最好的排毒效果,而且晚上的時候沒有控制好飲食的量就會讓身體因為消化不良造成脂肪堆積在體內,這樣的情況怎么可能會不胖呢。


   2.運動過后 在經過 運動后也是很關鍵的,很多人在運動后會基于的想要吃東西,運動后立馬吃東西是很容易讓身體的發胖的,因為在運動后身體在慢慢的燃燒脂肪, 這個時候進食食物如果不挑選是很容易造成高熱量食物攝入,攝入高熱量就很容易造成肥胖哦。


   3.下班后半小時 在下班后的半小時是很容易肥胖的,因為這個時候的你是最開心最 放松的時候了,所以就會想要進行很多的犒勞,比如說吃點好吃的啊,所以這個時候吃東西只會增加身體的熱量,讓身體代謝變得更低哦,要堅持減肥瘦身才行。


   4.吃飯前半小時 因為在飯前的半小時中很多人都會放松自己的心情,會利用零食來打發自己的腸胃,零食的熱量一般來說都是很高的,所以后果大家都是知道啦。


   以上就是本文,減肥瘦身:早睡早起可以減肥嗎,容易發胖的時間段有哪些的所有內容,有什么疑問,咨詢電話:400-642-6420。


   我是一名保安隊長,今年二十六歲,體格和長相都不錯,因為工作能力出色,才當了兩年保安,就得到經理的賞識,提升為公司的保安隊長。


  可好景不長,當上保安隊長沒幾個月就出了車禍,導致神經出現問題,被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療,還好精神病院的女護工和女醫生很多,而且特別漂亮。


  不知道她們是不是因為我這個年紀被撞出神經問題,覺得太可惜,還是其他緣故,很多時候都對我特別照顧,讓我在這里過得滋滋有味。


  可有一件事情,我不敢告訴這里的醫生,那就是我已經恢復了,不敢說是因為我擔心我去找醫生,坦白我恢復的事情,會讓醫生覺得我的病情更加嚴重,這樣的事情,并不是沒有先例。


  我知道想出去沒那么容易,所以并沒有表現出來,依舊 裝作一個精神病,暫時呆在這家醫院里面,打算找機會逃出去。


  不過這幾天晚上,我睡覺時一直 聽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做夢還是幻覺,所以我今晚上特意沒有睡著, 躺在床上等待著那喊我的聲音。


  時間一點點過去,這個點其他的病人應該都沉睡在夢里,我反而是越來越精神,期待著那熟悉的聲音。


  “ 張千……”來了!忽然聽到這幾天晚上都能聽到的聲音,一下子機靈了起來,發現聲音是從醫院走廊外的 更衣室傳來的。


  我立馬起身光著腳下床,因為我的病房在走廊盡頭,病房房門正對著更衣室的,所以打開房門之后,我一眼就能看到更衣室的情況,里面燈光昏暗,房門半掩,隱隱約約能見到里面有個女人。


  長發披肩,身材苗條。


  那……是 楊姐!而且從我這個角度,能夠隱約看到楊姐正半躺在更衣室的凳子上。


  她……她在干什么?!而且還喊著自己的名字?想到這兒,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起來。


  楊姐,原名叫 楊蕓,是這家精神病醫院的護士。


  楊姐平時的工作就是負責照顧我,因為長得漂亮,醫院里有不少男醫生都在追求她,可是,我萬萬也想不到,她居然會半夜在更衣室喊我的名字!雖然看不到楊姐的臉,但是我的腦中卻已經浮現出了她的臉蛋,她那雙秋水眸。


  我心下像是被貓抓了似的,終究忍不住,輕手輕腳地朝著更衣室走了過去。


  夜晚醫院的走廊很安靜,我盡量不發出一丁點聲音,走的越近,楊姐的的聲音就越清晰!走到更衣室的門邊,我探過頭去,透過那條更衣室的門縫朝著里面看了去。


  只見,寬敞的更衣室里,楊姐上身穿著粉色的護士服,修長的腿,纖細的腰,真是個美女。


  以往她總是穿著這樣的衣服,微笑著照顧自己穿衣吃飯睡覺,那時候的她,就像個天使一樣。


  可是現在,她卻頭發凌亂,瞇著眼睛,臉頰泛紅,嘴里還喊著我的名字!這一幕,讓我心跳加劇!想到這里,我的眼睛忽然瞪大,腦子里也一下子竄出了一個以前從未有過的想法。


  對啊!我是精神病,那么不管我做什么,別人都不會覺得奇怪,楊姐也是!以前我發病隨地大小便的時候,楊姐都沒有責怪過我,反而還微笑著幫我穿褲子。


  那么……就算我現在 推開門進去,楊姐也不會說什么的!這個念頭使得我血液加速,心臟“砰砰砰!”直跳,腦子里仿佛有個聲音一直在說:“推開門!推開門!”終于,我伸出手,一把將更衣室的房門給推開!“砰!”房門撞到后方的墻壁,發出一聲輕響,但就是這聲輕響,使得楊姐一下子坐了起來!她面色漲紅,慌張而又迅速的收拾好自己,這才抬頭朝著我看來。


  當她見到來人是我之后,明顯地松了一口氣,隨即才像以往那樣溫柔而又略帶無奈 地說:“張千,你怎么不睡覺又到處亂跑,你……”或許是看到我健碩的身材,楊姐那一雙美目很明顯地瞪大。


  以往的楊姐,雖然每次都會替我穿衣服褲子,但那時候我還在犯病,從來沒有往深處想,可今天已經完全不同,因為我已經恢復正常了!她明顯心慌了,連忙別過頭去,挪開視線,輕聲說:“張千,聽話,快把衣服穿上!”看到這一幕,我的心下一陣暗喜,果然,楊姐只當我是個神經病,根本往深處想。


  她肯定還以為我是發病了,所以才會闖到這里來。


  我腦子里已經有了主意,所以故意朝著楊姐走過去,走到楊姐身旁之后,我故意嘴里還含糊不清地說:“我要上廁所……”楊姐嚇了一跳,還以為我真要撒尿呢,連忙起身躲開,她臉龐通紅,卻又怕吵醒了其他人,只能輕聲說:“張千!別鬧,跟我走,我帶你去廁所。


  ”一邊說著,她還一邊伸手來提我的褲子,想要幫我把褲子穿上。


  可我哪里會如她的意,裝作往常發病的模樣,咬牙切齒說:“我要在這里!你剛剛就在這里上廁所,我也要在這里!”說到這里,我轉身就往那凳子上一躺,和楊姐剛才如出一轍。


  與此同時,我也一直在觀察楊姐的表情,我發現,她的臉比之前更紅了。


  那美麗的眸子里更是閃爍著一陣難為情的光芒,可她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我……她肯定已經知道我發現剛才的事情,所以才會這樣,她眼神閃過一抹復雜的色彩。


  因為我是個神經病,她不但不敢跟我發火,反而還害怕我會把這事給說漏嘴,讓其他的醫生護士知道。


  所以,她站在原地,沉默了下來,明顯在想應該怎么辦。


  半晌,她咬了咬牙,轉身去將更衣室的門關上了,隨即,才走了回來,蹲到 了我的身旁。


  她臉蛋紅紅,輕聲輕氣地說:“張千,你……你要答應我,只有我們倆的時候,你才能在這里上廁所,不然,我就帶你去醫生那兒打針!”去醫生那里打針,就是打安定,強行讓病人安靜下來,這是醫院里所有病人都害怕的一件事。


  我知道楊姐是想要嚇唬我,才這么說,所以我裝作被嚇到了的模樣,連忙坐起來說:“不打針……我要上廁所……”“張千,你別動……”楊姐下意識的推開我,“好好好,你別亂動,我幫你。


  ”楊姐的手很漂亮,十分白皙,五指纖細修長,指甲上還涂了淡紅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十分養眼。


  只是,我根本就不想上廁所,過了半晌,她發現我沒動靜,便輕聲說:“張千,你沒尿,快去睡覺。


  ”我本來就不想,本來就是故意的。


  于是,我又裝作發病,嘴里含糊不清地說:“我想上廁所……楊姐,我是不是得病了才尿不出來,我要找醫生!”一邊說著,我一邊起身假意要出去找醫院里的值班醫生,可楊姐聽到我這話,卻被嚇得臉色蒼白,連忙一把拉住我說:“張千,你沒病,這是……是正常的,不用找醫生。


  ”我皺著眉毛搖頭:“不,要找醫生。


  ”楊姐急的滿頭大汗,拉住我的手根本不敢松開,生怕我會跑了出去把大家伙給吵醒,她猶豫片刻輕聲說:“不用找醫生,我能幫你。


  ”說到這里,她把我扶到凳子上重新坐下!楊姐還有些害羞,別過臉不敢看我,美麗眸子里泛起了一層迷蒙的霧氣。


  我心下激動,難道楊姐喜歡我?果不其然,再隔了一會兒,楊姐突然偷偷抬頭看了我一眼,我一直在注意著她,見她一抬頭,就立馬裝作原來犯了病的呆愣模樣。


  她稍稍放心幾分,開始幫我按摩。


  “恩”這么近的距離,看著楊姐那美麗的臉龐,我感覺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我一時激動,不小心動了下,她突然一下睜開眼睛,美麗的眸子一動不動地盯住了我。


  被楊姐這么盯著,我心頭發毛,壞了,難道楊姐發現我在裝病?!可下一刻,楊姐臉上卻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說:“張千,現在好點了嗎?。


  ”我一愣,因為我還在裝病,不能直接回答,只是含糊不清地說:“難受……。


  ”(愛女狂歡)楊姐吃吃一笑,搖頭自語說:“就知道和你這個神經病說不清楚。


  ”她嘴里雖這么說,卻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嚇的我以為楊姐發現我裝病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起來,生怕會引起楊姐的懷疑。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是我想多了,楊姐壓根就沒發現自己是裝出來的,這讓我松了一口氣,這也讓我開始欣賞起面前這個美麗的女人來。


  沒想到,楊姐竟有這么美麗的一面,看著她努力幫我按摩的樣子,我不禁心里一陣感動!“哼……臭小子,你可真難伺候!”楊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但是那句話落入我的耳朵里,卻仿佛是在向我撒嬌一樣,我看向她的眼神,也越來越柔和。


  看著楊姐這般模樣,我只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實在太賢惠了,比我之前談的女朋友還要好,過了好久,她停了下來,目光注視著我。


  我注意到楊姐眼神里的復雜,想到到這里這么久,也沒見過楊姐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應該是單身。


  不過楊姐這個年紀的女人,肯定有著自己的需要,而我在她眼里就是個精神病人,也不知道現在是做什么,她看到我壯碩的身材,一定會有別的想法。


  難道她這是在猶豫么?我不能給楊姐反應過來的時間,急忙開口道,“楊姐……還沒好!”“楊姐給你想辦法,你先別吵。


  ”“痛……”楊蕓抬頭看了看我,她的眼神忽然一變,然后抬頭看著我說,“張千,等下 蕓姐給你玩個游戲,你不許告訴其他人,這個游戲只能你跟蕓姐一起玩,知道嗎?”聽到這話,我心跳都慢了半拍。


  “蕓姐,我想上廁所……”“臭小子,難怪可以當上保安隊長,身體真健碩”楊蕓紅著臉似乎有些猶豫,這時,她忽然站起身,讓我躺下去。


  我傻乎乎的點頭,按照楊蕓的意思躺著,我內心雖然有些失望,可當接下來我不禁瞪大了雙眼。


  楊蕓弄了一下披在肩上的秀發,拿起旁邊的礦泉水喝了一大口,一雙美眸看著我。


  “張千,我跟你玩個游戲,要聽話,不然我以后可不跟你玩游戲了。


  ”“行,我聽蕓姐的!”楊蕓貝齒咬了咬紅唇,忽然把身體轉了過去。


  臥槽!我心頭一震!正準備一親芳澤,這時忽然看到楊蕓回頭看著我,“張千,記住不許反悔。


  ”話畢,她沒等我回答,直接扭過頭,我心頭狂跳起來,這是在暗示我嗎……此時此刻我覺得我簡直就是個幸運兒,正在心里感慨的時候,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陣吵鬧聲。


  楊蕓和我都被這吵鬧聲給嚇傻了,她立馬收拾好自己,一臉的驚慌,倒是我,沒有她那么大的反應,因為我本身就是個病人,就算是被人看到,也用不著慌張。


  可是對楊楊蕓來說,這是個很嚴重的事情,要是讓人看到并且說出去,那她就沒臉在這里待下去了。


  我看著楊蕓一臉的緊張,暗道糟了,怎么這個時候會有病人出來啊,破壞了自己的好事兒。


  我聽到外面那些病人的動靜,竟然大喊大叫地跑到走廊里來了! “可是我剛到 廠里上班,真的沒有錢請你吃飯。


  ” 林子惠一臉為難,從村里帶回來的錢已經花的差不多,還要給小寶存一點錢,他們兩個人現在吃飯都成問題,怎么會有閑錢請別人吃飯。


  “沒事。


  ” 李斌直接打開錢包,從里面抽出兩張鈔票塞到林子惠的手里,“我就想吃家常菜。


  ”“今晚在你的出租屋,就當是請我吃飯了,好吧。


  ”“可是……”林子惠還想拒絕,看到李斌不耐煩的眼,話到嘴邊咽了下去,認命的跟在李斌的后面,上了車。


  其實她自己心里清楚李斌想做什么,可是又不敢明目張膽的拒絕。


  況且家里還有 陳正這個男人在,應該不會出 什么事情的吧。


  林子惠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著自己。


  等到了出租屋,林子惠去附近不遠處的菜市場買菜,陳正則是坐在家里,一過去 嫂子的屋里,看到李斌四仰八叉,嘴里叼著煙,一臉愜意的躺在嫂子的床上,陳正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不滿的一把推開門,劇烈的響動吵醒了李斌,睜開眼看到陳正,眼底的嫌棄更是明顯:“干什么?”他就見不慣這個 傻子能陪在林子惠的身邊,好歹那個林子惠在廠里也算數一數二的美女,成天跟在這個傻子的后面,真是晦氣。


  “喝水。


  ”陳正氣呼呼的將桌上的杯子拿起,喝了水準備離開。


  看到嫂子提著一堆東西進屋,看到他這個樣子,笑了笑,“怎么了?”“嫂子,我幫你洗菜。


  ”陳正傻笑著將菜拿到外面去,坐在板凳上洗菜。


  林子惠則是疑惑的看了眼李斌,見他不以為意的擺擺手,也就沒有多想。


  不得不說林子惠的手藝真的很不錯,做了幾道家常小菜李斌吃的愜意無比,吃完早早的躺在林子惠的身上,半點兒沒有離開的意思。


  林子惠心里急得要命,卻又不敢明目張膽的趕人,委婉的指了指桌上的鐘表:“李總您看現在也晚了,要不您就回去?”“回去?”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李斌直接起身,將剔牙的牙簽隨手扔到地上,一把將站在邊上的林子惠拉到床上,燈光下,李斌的臉扭曲的害怕,“林子惠,你真以為老子是為了吃飯?”“你到廠里這么長時間,可拿了我不少的衣服,你那個傻子小叔子還是我安排進廠里的,一頓飯就想把我打發了,你想得美。


  ”說著不顧林子惠的掙扎,直接將林子惠壓倒在床上,不過片刻的功夫,林子惠身上的衣服被盡數撕下,露出雪白的肉。


  “李總,你這是干什么?”林子惠拼命的掙扎,卻那里是李斌的對手。


  不過幾下的功夫,整個人壓在林子惠的身上,眼看著那雙咸豬手伸進了內褲,陳正再也忍不住,拿起地上的板凳砸了下去。


  他從來沒有見過嫂子這么狼狽的樣子,以前,嫂子在他眼里都是溫柔的不可侵犯的,就因為上次的事情,他的心里一直有愧疚感,沒想到今天被這個該死的臭男人觸碰,陳正很想忍住,卻發現怎么也忍不住。


  等自己反應過來,板凳已經結結實實砸在李斌的腦袋上,鮮血順著他的頭發緩緩流到地面上,林子惠嚇得臉色慘白,直接將破碎的衣服披在身上,縮在墻角不敢動。


  李斌則是咒罵著起身,冷眼看看后面的傻子,眼底的殺意無法隱藏:“好,你小子有種。


  ”說著一把推開門,罵罵咧咧的離開。


  沒想到他聰明一世,到頭來竟然會被這個傻子給打了一頓,還真是晦氣。


  陳正看他離開,才急忙跑到嫂子的跟前,眼底的擔心無法隱藏:“嫂子,你沒事吧?”“阿正。


  ”嫂子再也忍不住撲進陳正的懷里低聲抽泣著,如果今天晚上沒有陳正,她真的不敢想象會發生什么事情。


  如果她真的被李斌強暴了,她還有什么臉面面對自己的丈夫。


  陳正想要安撫嫂子,卻發現無論說什么都沒用,只是任由嫂子將自己抱著。


  過去很久,林子惠的情緒緩和了不少,才放開陳正,他的胸前已經濕了一大片,林子惠眼睛紅腫,勉強扯出一個笑:“今天嚇壞了吧?”“沒事,嫂子。


  ”陳正心里暖暖的,就算到了這個時候,嫂子的心里該死惦記著自己,也不枉他剛才拼命保護。


  “那你今天晚上睡在這兒吧。


  ”林子惠將外面的位置騰給陳正,床單上還有李斌的血跡,陳正也沒有在意,聽話的躺在林子惠的旁邊。


  空氣中淡淡的血跡混合著殘留的(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飯香味,味道不是特別的好聞。


  陳正看了一會兒頭頂的PVC,然后開口道:“嫂子,我們回去吧?”陳正清楚李斌的為人,不僅沒有得到嫂子,反而被自己打了,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所以與其他對付自己,不如早早離開。


  也不用嫂子受太多的委屈。


  林子惠聽罷,眼睛有些復雜的看了眼陳正,隨后笑了笑,那是一種很絕望的沒有辦法的笑:“那我們去哪兒?”林子惠心里清楚,李斌是出了名的愛記仇,他今天晚上在她這兒受了委屈,雖然什么都沒做就離開了,可是她知道,她不可能放過他們。


  眼下他們剛到城里舉目無親,如果真的出了事,只能自己扛著。


  只是,阿正畢竟只是個傻子,萬一出了什么事情,她也會護著他的。


  半天沒有等到陳正的答復,林子惠轉過頭 就看見陳正熟睡的側顏,不自覺無奈的搖了搖頭,在這個時候,也只有傻子才能睡得安穩。


  一夜無眠,城里的潮濕的空氣吹進屋子里的時候,林子惠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抬眸,就看見陳正傻乎乎的望著自己。


  林子惠勉強給自己打氣,隨后摸了摸陳正的腦袋,起身道:“怎么了?”“嫂子,我們今天還去上班嗎?”原本坐在床上穿衣服的動作停了停,轉過頭斜眼看著陳正,咧開嘴笑了:“當初我們來到城里不就是為了掙錢?”“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怎么可能放棄。


  ”“嗯。


  ”陳正點點頭,起身趴在林子惠的背上撒嬌道,“我聽你的。


  ”等兩個人到了廠里,才發現陳正不知何時已經被辭退,林子惠沒有辦法,準備送他回去,陳正連連擺手:“嫂子,我沒事的。


  ”本來昨晚的事情就是李斌的錯,沒想到那個家伙居然倒打一耙。


  林子惠想了想,為難的看著陳正:“你自己能回去嗎?”雖然說這條路走了很多次,可畢竟是個傻子,如果萬一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對得起陳偉。


  “沒事。


  ”還是那種傻乎乎的笑,陳正轉身離開的時候,眼眸閃過一絲冷冽的光,從今往后,他再也不要拖累嫂子。


  等陳正離開,林子惠便往縫紉部走去,原本熱鬧的部門今日格外冷情,除了機器的聲音再也聽不到多余的聲音。


  林子惠本想問問旁邊的同事,可誰曾想到平時溫柔客氣的同事,一看到她,直接翻了個白眼,一把推開林子惠往外面走去。


  林子惠也沒有多想,只是一連好幾個都是這個態度,李斌包扎著傷口,痞子一般的從廠外面進來,手直接指在林子惠的身上:“你他媽是不是眼睛有問題,這么多人都忙著干活,你杵在那兒干什么。


  ”繞是好脾氣,在這么多人面前說出這種話,林子惠臉火辣辣的燒的厲害,低頭咬著嘴唇,委屈的往縫紉機邊走去。


  平常李斌沒少照顧她,沒想到今天在眾人面前罵了她,加上李斌的傷來的不清楚,短短一上午的時間出現了各種版本的消息。


  林子惠氣急敗壞,想去質問,卻不知道該問誰,坐在槐樹下生悶氣的時候,聽見后面有腳步聲,轉過頭就看見李斌站在不遠處,可能是纏著紗布的原因,看起來有些滑稽。


  不過一雙眼冷的嚇人,走到林子惠的面前,朝地上吐了一口痰:“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如果沒有老子罩著你,你能在廠里混的這么好?”“李總,昨天晚上真的是……”林子惠急忙解釋,她剛出社會也沒什么經驗,以往李斌送衣服的時候,她從最初的拒絕到后來的接受,心里其實是有那么點虛榮心的。


  從小到大穿慣了便宜貨的她,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能過得好一點。


  可是如果沒有發生昨天晚上的事情,她還有機會,現在惹惱了李斌這頭獅子,她怎么可能還有好果子吃。


  “別給我提昨天晚上。


  ”李斌氣急敗壞,恨不能一巴掌拍死面前的女人,如果不是這個賤人,他也不會被傻子打。


  最重要的是他有苦難言,沒辦法將那個傻子懲罰一頓,真是晦氣。


  “你他媽的給我給臉不要臉。


  ”李斌指著林子惠的鼻子道,“不過我倒要看看,以后你怎么上班。


  ”赤裸裸的威脅清晰可見,林子惠看李斌甩手氣呼呼的離開,有些頹廢的坐在地上,連手里的飯突然也沒了胃口。


  林子惠心里清楚,如果她真的想要在廠里安穩的上班,就不能得罪李斌,可是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就這么心事重重的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期間被上級罵了三次,在別人異樣的眼光中無數次的更改沒有做錯的事情,林子惠只覺得心里委屈。


  第一次感覺到城里或許也沒有劉玉芳說的那么好,至少,現在不是。


  整整一下午的時間,陳正都坐在水塘邊釣魚,附近有不少人插秧,期間有不少人過來跟他搭訕,陳正也沒有開口,只是眼睛無神的望著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東西。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感覺肩膀被誰拍了一下,抬頭,對上一張陌生的面孔,隨后將他的魚鉤拉起來,一條大概兩斤左右的草魚,中年老漢指了指前面:“那里的魚更不錯。


  ”“嗯。


  ”陳正點點頭,屁股卻沒有動,老者看他這個樣子,無奈的搖搖頭離開。


  陳正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覺得心里亂亂的,他今天離開廠里,嫂子會不會被那個猥瑣男欺負?嫂子平常甚至都不會對人發脾氣,如果真的受了委屈,該怎么做?心里就這么胡思亂想著,不由得更加擔心,顧不得將旁邊的水桶拿起,火急火燎的往服裝廠那邊跑,只是剛出了巷子口,老遠看見嫂子提著蔬菜進來,看到他有些疑惑:“阿正,你怎么了?”“沒事。


  ”陳正裝作天真的模樣,上前挽住嫂子的胳膊,順帶摟住嫂子的腰占了便宜,“嫂子,你今天沒什么事吧?”雖然嫂子盡量隱藏,可是陳正看得出來,嫂子紅通通的眼眸,很明顯哭過。


  “沒事。


  ”林子惠搖了搖頭,看向陳正的時候又是那種溫柔的笑,“今天嫂子給你做好吃的。


  ”“嗯。


  ”陳正乖巧的點點頭,跟在嫂子的后面,等到了出租屋門口,水桶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人送回來,桶里是兩條鮮活的魚。


  林子惠看了眼陳正,從包包里取出鑰匙道:“這是你釣來的?”“嗯嗯。


  ”陳正傻傻的點點頭,乖巧的把木桶提起來,往里面走去。


  轉身看到嫂子還留在原地,對著她招了招手,假裝很歡快的說:“嫂子,快點進來啊,我餓了。


  ”說著,眉角下攏,表達自己不開心的情緒。


  林子惠連忙走上前,喜笑顏開的拍著陳正的肩膀,贊許的點了點頭,“不錯,你都知道幫嫂子分擔家務了,嫂子很開心。


  ”這一次,林子惠沒有懷疑陳正恢復正常。


  以前的時候,他就和別人一起去河里摸魚,不過,村里的河水一點也不深,不像城里的。


  “以后這種事情,讓嫂子做就行,你不能做,知道嗎?”林子惠厲聲的說道。


  在廠子里,一天沒有看到別人的好臉色,滿腹怨氣,也不能把這種怨氣撒在他的身上。


  吃完晚飯,陳正拽著嫂子去門口看星星。


  起初,林子惠并不想出去,熬不過陳正的軟磨硬泡,拿著馬扎往門口走去。


  好在,她們在郊外,空氣還算是清新,有點感慨的看著滿天的星星。


  而陳正貪戀的看著嫂子姣好的身材。


  心中有一種按耐不住的沖動,硬生生地被他忍了下來。


  “嫂子,我想洗澡。


  ”陳正冷不丁的說。


  林子惠本來心情不好,聽到小叔子這么說的時候,情緒變得更加的糟糕,對著他說:“你自己去洗。


  ”說完,也不管陳正去不去洗澡,便往里屋走去。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3256592.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1333862.html
https://twqwedscfgr.weebly.com/4545594.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1957660.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7735324.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61532.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2034997.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8548254.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7623732.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2805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