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pretty peaches 2 1987

pretty peaches 2 1987


男人時間太短苦不堪言,為了能提升房事質量,不少人也吃了不少的藥了, 用了很多偏方但是 效果甚微,要想提升男人的房事時間可以用 延時 噴劑,這款 安太醫噴劑就很不錯,這是一款純中草藥制成的產品,上市后一直受到許多男性的青睞,但是有些人跟我們反饋說,它的 成分川椒,這個成分加進去用了豈不是會很熱辣?來看看到底是怎樣的。


  安太醫延時噴劑成分是紫霄花、丁香、肉蓯蓉、瑪珈、川椒、醋酸氯己定0.1%等成分,川椒這個成分,用了是會有人 感覺熱辣的,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個感覺。


  有些人天生皮膚更敏感,所以這個感覺會明顯,有的人不敏感也可能用了沒有熱辣感。


  但這個感覺并不是存在了就一定會讓男性排斥,恰巧有些人還喜歡這種感覺,喜歡藥物發揮作用的感覺。


  所以這個是不一定的,因人而異。


  如果實在不喜歡的,可以選擇其它成分的延時噴劑,也可以盡量減少 用量,以減輕這些不適感。


  安太醫噴劑的安全性還是很高的,而且它是經過萬人測試,并且是有生產許可證的,不是那些市場上沒有品牌保障的產品,在延時噴劑中,這一品牌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還是不錯的。


  安太醫延時噴劑時間保持最短 的是經典版噴劑,一般1~6小時左右有效。


  效果最好的是噴上去1~3小時數的時候。


  現在同一品牌的安太醫三方十五味版,官方宣傳有效時間72小時,最起碼的十幾個小時還是能保障的。


  安太醫延時噴劑為什么我之前用了有效,現在沒效了?如果每次用法用量都是一樣的話,建議用過幾次后可以適當的增加一下用量,因為每個人的體質在一段時間內體質也會相應改變,如果您之前使用有效果說明安太醫對您是有作用的,安太醫的液體永遠都是這個配方,它不會動,也不會改變。


  是人的體質,心情,對象,在發生改變所以會碰到有時效果很好,有時效果不佳的狀況,建議下次使用可以將安太醫瓶子搖晃均勻后再噴,然后根據自身的情況來調節用量。


  安太醫有依賴性?是藥物嗎?安太醫并不屬于藥物,沒有治療任何疾病的作用,但是安太醫的成分里面有中藥的成分,只要不頻繁的使用不會產生依賴感,不論是哪個品牌的延時噴劑,頻繁使用都會產生依賴性,所以只能適當的使用。


  大家可到我們商城選購正規安太醫噴劑,并按正確方法使用,是非常好的。


   “ 謝哥,你怎么了?你不是要看傷口么?快來呀!”看到 老謝一副愣愣的樣子,何 秀蘭心里一陣得意。


   王小薇能拿下的男人,難道我何秀蘭還拿不下?“哦哦哦,對,看傷口!”老謝實在有些摸不著頭腦,這個何秀蘭到底來這兒是干嘛來了。


  說是勾引他吧?也像那么回事兒,但提到王小薇干嘛?難道是她在試探?老謝有些拿不準這個女人了,但是不管怎樣,一個女人送上門來給自己占便宜,自己還畏畏縮縮的,那怎么行呢?管她是來干嘛的,自己爽自己的不就行了嗎?至于王小薇的 事情,就算何秀蘭出去亂說,老謝也完全可以說她就是到這兒來治病的,反正這事兒誰也沒證據,還不睡憑空胡掐?“來來來,把你內衣脫下來,我看看你到底傷到哪兒了?”想通了事情的關鍵,老謝也逐漸變得主動了起來,伸出手就去扯何秀蘭那里的衣服。


  當何秀蘭那柔軟出現在老謝面前的時候,老謝不由得深呼吸了好幾口,平靜自己的心情,如果非要用形容的話,那只能說,歲月似乎根本就沒在何秀蘭的身材上留下任何痕跡。


  依舊像是十七八歲的少女一般,皮膚水嫩嫩的。


  看到老謝愣愣的盯著自己的驕傲看,何秀蘭的嘴角微微的翹了起來,雖然每次去趕集的時候,是經常有二三十歲的小伙子偷偷盯著她看,但是老謝不同啊!他可是山南村十里八鄉唯一的醫生,不知道看過多少女人的胸。


  能讓老謝變成這幅樣子,難道還不值得驕傲么?“怎么樣謝哥?看出什么來了沒有?是不是還得聽一下心跳啊?”不由分說的,何秀蘭直接拉過老謝的頭,按 到了自己胸口上。


  “嘶~”感受到胸前的滿足感,和老謝那沒有刮干凈的胡渣在在她的皮膚上劃過,何秀蘭忍不住輕輕哼叫了一聲。


  老謝此時卻有些懵逼了,這個何秀蘭,也太特么主動 了吧?難道是寂寞過頭了?不得不說,老謝的猜測還是蠻準的,何秀蘭的老公是修橋的,為了掙錢,平時幾乎都在外地,就算是逢年過節也回不來一趟。


  正所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何秀蘭如今正是三十歲左右如狼似虎的年紀,怎么可能不想男人呢?平常還好,村子里都是些上了年紀的老頭子,要么就是幾歲的小娃娃,可今天早上老謝來勸架的時候,全村都看到了老謝那傲人的本錢,而何秀蘭呢,早就春心蕩漾了!“謝哥,怎么樣?你有聽到傷口在哪里么?”何秀蘭的一雙手在老謝頭發林里摸過,又輕輕摸了摸老謝那張堅毅的臉龐。


  “額,找到傷口了, 我去拿藥,你先別動啊,我給你上點藥,要不了多久就好了!”盡管老謝根本找不出何秀蘭身上到底哪里有傷口,但是人何秀蘭不是說了嗎?傷在了胸口上,難道老謝還要主動去戳穿不成?“嗯,好啊,那麻煩謝哥了!”何秀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知道為什么只要看到老謝對她 身體癡迷的樣子,何秀蘭就感覺心里一陣驕傲。


  老謝拿出藥罐子,在手上抹了一點,就想伸手往何秀蘭的胸上涂。


  “誒,謝哥,這男女授受不親,抹藥這事兒,還是我自己來吧!”可正當關鍵的時候,何秀蘭卻一下子躲開了老謝的魔爪,飛快的披上了衣服。


  “臥槽!這個騷娘們什么意思?”老謝心里一陣郁悶,看到何秀蘭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


  “那什么,謝哥您忙,這個藥啊,我就拿點自己回家慢慢抹了啊,下次再來找你噢~”何秀蘭奪過老謝手里的藥罐子,當著老謝的面穿好內衣,又穿好外套,大屁股一扭一扭的離開了老謝的家里。


  臨出門前,還給老謝甩了一個極為曖昧的眼神。


  “媽的!何秀蘭你這個死婆娘,最好不要落到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好好收拾你!”在 這一瞬間,老謝在心里發誓,以后有機會,非要上了這女人不可!回過頭看了看自己一波三折的“小老謝”,不由得深深的嘆了口氣。


  最近的桃花運是怎么了?這么旺盛,但偏偏就是沒來個正經的!草草的做了點飯菜吃了以后,老謝取了兩塊臘肉提著,往王小薇家里走了去。


  不管怎么說,現在的老謝和王小薇除了最后一步沒做以外,其余都算是做了,自家小情人沒菜吃,自己總不可能坐視不管吧?等到到了王小薇家門前的時候,老謝正想敲門,突然卻聽到里面傳來了一陣爭吵聲。


  老謝敲門的手一頓,下意識的趴在了門邊,透過門縫想要看看王小薇跟誰在吵架。


  仔細一看,原來是王小薇在接電話呢。


  “我爸媽就不是你爸媽了是吧?蔣 宏博你個沒良心的,當初你創業的時候是我把我家拆遷款給你的,你現在就是這么對我的嗎?”屋子里的王小薇似乎很激動,拿著手機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我跟你說過我現在沒錢了!我現在連買菜的錢都沒有了你知道嗎?我當初跟著你(夾逼自慰),跟我爸媽鬧翻了,搞得我現在有家都回不了,你說讓我相信你,可你看看你現在都干了什么?有了點小成績你就去賭博!現在傾家蕩產了,你滿意了嗎?”“蔣宏博我告訴你,我嫁到你們家這兩年,我連班都沒上,幫你打理工地,幫你照顧你爸媽,我整天跟個保姆一樣,我有過過一天的好日子嗎?你現在竟然這么對我,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說完這話以后,王小薇恨恨的掛了電話,一屁股做到了板凳上。


  聽到這些談話,老謝恍然大悟,這蔣宏博竟然迷上了賭博?屋子里的王小薇并不知道老謝在外面偷看,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狠狠的哭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老謝心里一陣心疼,連忙敲了敲門。


  “小微,開開門,我是你 謝叔,我給你送東西來了!”一聽說是老謝,王小薇一下子蹦了起來,連忙打開了屋門。


  看到老謝那一瞬間,王小薇一把撲進了老謝懷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謝叔,蔣宏博這個混蛋,賭博輸了,竟然想讓我去陪別人睡覺來還債!”“什么?蔣宏博是這么說的?”聽到王小薇的話,老謝心里宛如響起了一聲驚雷。


  “嗯呢!他說他現在欠了別人好幾十萬,實在是還不起,債主那邊說了,要我去陪人家睡一個月,要不然就得還錢!”王小薇靠在老謝懷里,一邊哭著,一邊哽咽著解釋道。


  “媽的,這個蔣宏博也太沒良心了吧!”那一瞬間,老謝只感覺一陣無名火起,但隨即又緊緊抱住了王小薇。


   這個時候,最難受的恐怕還是她了吧?“小微,你聽謝叔一句話,跟他離婚吧!別跟著他過了,你要實在怕嫁不出去,你謝叔我娶你!”老謝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 嗚嗚嗚,謝叔,我也想離婚啊!可是,我問過律師那邊了,蔣宏博的債是我們結婚以后才欠下的,就算是我們離婚,我也會背負一半的債務,我當初為了嫁給蔣宏博,跟家里人鬧翻了,我一個人哪兒去弄幾十萬來還債啊!”王小微抱著老謝的手一直沒有松開過,哭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似乎要把結婚這幾年受的委屈全部哭出來一樣。


  幸好王小薇住的地方離村子比較遠,要是被別人聽到了這哭聲,還以為老謝把人家怎么樣了呢。


  “好了別哭了,乖,錢的問題慢慢想辦法啊,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你得先跟他離婚啊,要不然,他肯定會越欠越多的,到時候你就更沒辦法擺脫他了!”老謝一邊拍著王小薇的肩膀,一邊輕聲安慰道。


  “嗚嗚嗚!謝叔,我嫁給他的時候,他就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他說他要創業,我背著家里,把我們家幾十萬的拆遷款偷偷拿出來給他,他現在就是這么對我的!嗚嗚嗚,他還想讓我去陪別人睡覺,他真的有把我當成是他 老婆么?嗚嗚嗚…”“好了,乖,小微乖啊,不哭不哭,謝叔在呢!”這一瞬間,老謝心里多了很多想法。


  他好想告訴王小薇,沒事,別怕,還有他呢!可是,老謝也知道,他只是個農村人,也沒什么文化,初中畢業就沒再上過學了,除了會這一手醫術以外別無所長,雖然這幾十年來給人看病是攢了一些錢,但是也僅僅只有幾萬塊,根本就不夠幫王小薇還債的啊!這一瞬間,老謝想了很多,他原本以為自己就是跟王小薇玩玩而已,圖她年輕的身體,一時興起,但是這一刻,老謝發現,自己是真的喜歡這個女孩兒,想給她一個依靠。


  “謝叔,你說我是不是好傻。


  ”良久,王小薇輕輕抬起頭,看向了老謝。


  這一瞬間,陽光從老謝的背后直射而來,形成了一個背景,老謝那張堅毅的臉龐,還有那唏噓的胡渣,和那溫暖的胸膛,在這一刻,深深的印入了王小薇的腦子里。


   沒辦法,跟一個喝醉酒的人, 秦曉曼根本就沒辦法去生氣,最后只好扯過浴巾裹在了腰間,然后將水關掉,拉著周天浩走了出去。


   姐夫,不早了,趕緊睡覺吧! 秦 曉曼拉著周天浩到了臥室讓其躺在床上,轉身準備將浴室里的衛生收拾一下。


   老婆,不要丟下我,我們一起睡覺。


   秦曉曼的俏臉再次紅了一下,對于周天浩的固執,秦曉曼已經放棄解釋了。


   你先在這里等著我,我去換件衣服就來! 周天浩沒辦法只好放開了手,讓秦曉曼離開。


   秦曉曼回到屋子里,看著自己滾燙發紅的臉頰,只要一想到剛才的場景,就緊張的不行。


   找來了衣服換上之后,猶豫一番還是朝著周天浩的房間走了過去。


   房間里,周天浩已經睡過去了,因為沒有蓋被子,也沒有穿衣服,身體就露在外面,那個地方特別明顯。


   姐夫,姐夫? 秦曉曼剛進門周天浩就知道了,他是假裝睡過去的,也是故意沒有蓋被子的。


   此刻聽到秦曉曼喊自己,周天浩也沒有理會,繼續睡覺。


   這么快就睡著了? 秦曉曼看到周天浩睡著了,懸著的心莫名的就放下了,不過,也有一種淡淡的遺憾。


   睡著之后的周天浩,看起來更加有味道,而最吸引秦曉曼目光的還是周天浩的那里。


   之前周天浩醒著的時候,秦曉曼有些不好意思,現在睡著了,秦曉曼就仔細的看了起來,她用手指在周天浩的那里點了點,確定周天浩沒有反應之后,便直接用手握住了。


   感受著那舒服的感覺,秦曉曼的腦海中再次出現了那種想要嘗一嘗什么味道的想法。


   吞了一口唾沫,秦曉曼顯得有些糾結。


   此刻的周天浩在秦曉曼的刺激下,也緊張的連呼吸都變了,秦曉曼糾結的樣子他能夠感覺到,他覺得,接下來還有更精彩的事情發生。


   就一下下! 終于,秦曉曼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吞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緩緩的彎下了腰,張開小巧的 嘴巴,用舌頭舔了舔,發現沒有什么味道之后,直接將周天浩的那里含在了嘴巴里。


   炙熱的呼吸一點點的襲擊著周天浩,周天浩吃驚之下睜開了嘴巴,然后便看到秦曉曼將自己的那里含在了嘴巴里。


   這驚喜的發現讓周天浩連心跳都停止了。


   那被溫熱包裹的感覺,讓周天浩大呼過癮,也顧不得偽裝了,直接睜開眼睛,驚喜的看著秦曉曼。


   秦曉曼因為緊張,將周天浩的那里含在嘴里之后,便有些擔心的睜開眼睛朝著周天浩看了過去,然后,四目相對,秦曉曼大驚,迅速的將嘴巴挪開,有些緊張的喊道:姐……姐夫…… 周天浩唇角微微上揚,笑了笑道:什么味道? 這問題問的,秦曉曼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過很快,秦曉曼就反應過來了,驚訝的看著周浩天,然后說道:姐夫,您酒醒了? 雖然這么問,但秦曉曼已經可以肯定自己猜對了,一想到自己剛才做的事情,秦曉曼便再也不能淡定了,迅速的轉身想要離開。


   周浩天怎么可能讓秦曉曼離開呢,送上門的肉要是不吃的話周天浩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就在秦曉曼轉身的同時,周天浩從床上起來,直接從后面將秦曉曼摟在了懷里。


   炙熱的吻便落在了秦曉曼白嫩的脖頸上,急促的呼吸讓秦曉曼變得緊張起來,想要拒絕的時候,周天浩的手已經伸進了她的衣服里,直接在她的身上開始揉捏。


   不要,姐夫,我是曉曼。


   到了此刻,秦曉曼還有些僥幸的想,周天浩會不會認錯人了,將自己當成了 姐姐


   我知道你是曉曼,曉曼,姐夫很厲害的,你不是也喜歡姐夫嗎?姐夫也喜歡你,你就答應了姐夫好不好,姐夫一定會讓你很舒服的。


   周天浩嘴里呢喃著,那靈活的手指在秦曉曼的身體上游走,每經過一個地方,就會引起秦曉曼的一陣顫栗,像是被電到了一般,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


   不要,姐夫,不要這樣! 雖然被周天浩刺激的很想,可秦曉曼還是沒有忘記自己跟周天浩的關系,情急之下提醒著。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你姐姐的,只要我不說,你不說,你姐姐就不會知道。


   周天浩現在箭在弦上,為了刺激秦曉曼,其實他也早就堅持不住了,現在好不容易到了收果實的時候了,周天浩又怎么會放過呢。


   不,不要,姐夫,你不能這么做! 秦曉曼氣喘吁吁,拒絕的話說的太過無力了,再說了,她自己也有些同意剛才周天浩說的話。


   周天浩根本就不理會秦曉曼的拒絕,直接將秦曉曼摟在懷里,壓在了床上。


   看到秦曉曼還要掙扎,周天浩的嘴巴直接堵在了秦曉曼的嘴巴上,那炙熱的吻就那么密密麻麻的落在了秦曉曼的身上。


   秦曉曼被周天浩這么一吻,頓時變得氣喘吁吁連呼吸都困難了。


   最后一絲理智消失,秦曉曼終于開始回應周天浩了。


   周天浩感覺到了秦曉曼的變化,心里大喜,那炙熱而寬大的手直接伸進了秦曉曼的衣服里,在秦曉曼那柔嫩的嬌軀上一點點的游走。


   小曼,我想你,想得你吃不香睡不著,想得我只要一閉上眼睛夢里都是你。


   隨著周天浩的呢喃,秦曉曼也變得激動起來,任由周天浩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所過之處,那僅有的衣服便離開了她的身體。


   被周天浩壓在身下之后,秦曉曼很快就感覺到了那明顯頂著自己的東西,下意識的扭動了一下嬌軀,這無意識的動作,更是刺激到了周天浩。


   因為是第一次,周天浩吸取了昨天的教訓,每一步都做的很小心,生怕一個不小心讓秦曉曼因為疼痛再次失去了理智。


   他沒有急著進入,而是利用自己的手指刺激著秦曉曼,讓秦曉曼變得難受一起,內心深處的渴望變得越來越明顯。


   啊,姐夫,我難受! 秦曉曼感覺自己就好像砧板上的肉,此刻只能任由周天浩來回的折騰,那糾結而又難受的感覺,以前從來都沒有感受到。


   寶貝,堅持一下,很快就好了。


   周天浩并沒有放棄刺激秦曉曼,手指更是加大了動作,很快,一股暖流蓬勃而出,秦曉曼整個人都癱軟到了周天浩的懷里。


   那舒服的感覺蔓延了她的全身,秦曉曼的大腦也在這個時候變得空白一片,就好像飄蕩在空中的靈魂一般,根本沒有自己的思想。


   周天浩知道,自己要的機會已經來了。


   經過剛才的努力,秦曉曼的身體已經被打開,此刻,他迫不及待的將那昂揚挺拔拿出來,看準方向直接刺了下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哐哐哐的腳步聲…… 什么人? 周天浩迅速回神,整個人變得緊張起來。


   秦曉曼也在這個時候回過神來了,那腳步聲太明顯了,讓她根本就沒辦法忽略。


   噓,不要說話! 周天浩讓秦曉曼拿著衣服抹黑回自己房間,而周天浩則是連衣服都顧不得穿,直接在腰間纏了一條浴巾走了出去。


   當他看到換好拖鞋從門口走進來的老婆時,周天浩便知道,自己今天的計劃又要落空了。


   早知道就不那么磨嘰了,哎! 周天浩嘆了一口氣,為了給秦曉曼爭取時間,迅速上前從后面抱住了自己的老婆。


   啊!誰?! 秦曉蘭剛走到門口,突然被人從后面攔腰抱住,這突然出現的狀況嚇了她一大跳,下意識的就叫了起來。


   老婆,是我! 周天浩急忙出聲,秦曉蘭聽到之后,才停止了尖叫,有些生氣的說:你要死呀,嚇死我了,對了,你怎么還沒有睡? 秦曉蘭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十二點多了,周天浩平時睡得挺早,怎么今晚睡得這么晚。


   周天浩暗道一聲不好,知道老婆這么問肯定是懷疑自己了,急忙穩住心神,嘿嘿笑著說:想你想得睡不著呀,老婆你今晚不是說不回來嗎?早知道你回來我就去接你了,你一個單身女人回家多危險呀 周天浩的關心讓秦曉蘭的疑惑消逝,有些感激的說:我有些資料放到家里了,所以就連夜回來了,明天要用那份資料,我上班的時候順便拿著。


   原來這樣呀,老婆你辛苦了。


   周天浩懸著的心才放進了肚子里,他之前還擔心是不是老婆發現了什么,所以才連夜趕回來查崗呢,現在看來不是這樣了。


   這不都是為了我們的家嗎,走吧,我累死了,趕緊回去睡覺。


   這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周天浩這才體貼的拉著秦曉蘭朝著房間里走了進去。


   咦,什么味道? 秦曉蘭剛到門口,就聞到了房間里彌漫著一股奇怪的味道,聳了聳鼻子,下意識的就問了起來。


   周天浩的眼皮跳了一下,一種不好的預感出現,急忙上前笑著說:怎么會呢,我一個人在屋子里,難道還會有什么事情發生? 真的? 秦曉蘭有些不相信周天浩的解釋,笑瞇瞇的朝著周天浩看去。


   周天浩心跳加速,可依然一副很淡定的樣子說:自然是真的,我騙誰也不會騙你呀,親愛的。


   那可不一定,我可要好好檢查檢查! 在秦曉蘭進門的時候,房間燈已經被打開了,此刻秦曉曼沒有理會周天浩的緊張,直接信步走了進去,開始在房間里來回的巡查,尋找自己認為的可疑點。


   周天浩看得眼皮只跳,生怕有什么地方被自己疏忽了,然后被秦曉蘭發現。


   正在周天浩擔驚受怕的時候,秦曉蘭突然將目光放在了床頭下面的垃圾桶里。


   咦,這是什么? 周天浩的心臟猛地跳了一下,急忙上前順著秦曉蘭所指的地方看去,垃圾桶里,那用過的紙巾異常明顯,上面還有一些乳白色的粘液。


   這……我…… 周天浩更加緊張了,這些紙巾是之前秦曉曼用過的,當時他也沒有多想,便直接扔進垃圾桶里了,現在看來,自己做的太馬虎了。


   噗嗤…… 就在周天浩猶豫著要怎么解釋的時候,秦曉蘭捂著嘴巴笑了起來。


   老公,你還真沒出息呀,我一晚上不在家你就自己解決,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還以為我不愿意給你呢! 看著秦曉蘭捂著嘴巴偷笑的樣子,周天浩懸著的心終于落到了肚子里,那緊張的心情呀慢慢的壓了下來。


   這么說,老婆你愿意滿足我了? 周天浩在高興的同時,也是一陣僥幸,幸虧老婆想歪了。


   隔壁房間里,秦曉曼現在后悔的捶胸頓足,這要是姐姐回來再晚一點的話,那種不可控制的事情就發生了,到時候自己可怎么辦? 而這個時候,姐姐的房間里突然傳來了那種讓人耳紅心跳的聲音,秦曉曼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在那種聲音的刺激下,剛才被她好容易壓下去的那種想法又再次浮現出來了,聽得她難受的不行。


   好容易等到那個聲音結束,秦曉曼這才強迫自己趕緊睡,睡著之后更是各種亂七八糟的夢,導致第二天起來,秦曉曼頂了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咦,姐姐,你昨晚回來了? 秦曉曼假裝吃驚的問道,其實心里還是有些心虛的。


   哦,你姐姐文件丟在家里了,昨晚回來順便今早帶到單位去,你今天第一次上班,要不姐夫去送你吧! 還沒有等到秦曉蘭說話呢,周天浩就搶先回答了,走進來的時候,臉上沒有一點不自然,就好像昨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似的。


   哦,不用了,我自己去。


   周天浩能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可秦曉曼卻是不能的,她現在最不愿意見到的就是周天浩,因為只要一想到周天浩,她就覺得渾身都不自在,就會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


   那怎么行呢,曉曼,就讓你姐夫送你去醫院吧,記住,到了單位之后要跟同事處好關系,現在外面人心復雜,交朋友什么的要小心謹慎一點,要是拿不定主意的話可以回來問問姐姐或者姐夫,下班也早點回家,別到處亂逛…… 聽到秦曉蘭的絮叨,秦曉曼心里暖暖的,這表示姐姐對她關心。


   當然,要是沒有桌子對面,周天浩總是時不時的看向秦曉曼一眼,讓她很不自在的話就更好了。


   就是曉曼,反正我去公司也順路,你一會兒就坐我車吧,我把你送到醫院再去單位。


   當著姐姐的面秦曉曼也不好拒絕,隨便吃了兩句,便跟著周天浩出門了。


   周天浩打開副駕駛的車門讓秦曉曼坐進去。


   不用了,我坐后面! 秦曉曼沒有理會周天浩的引擎,直接將車子的后門拉開,然后坐了進去。


   周天浩的臉色稍微變了一下,臉上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到了車上之后,周天浩企圖跟秦曉曼說話,可每一次周天浩提出話題,秦曉曼都不愿意接,到了最后,周天浩只能放棄了這個想法。


   曉曼,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好,實在是我太喜歡你了,所以才忍不住…… 你不用說了,昨晚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吧,以后還請你不要再做這么幼稚的事情了,你是我的姐夫,在做這些事情之前,請你先想清楚自己的身份。


   秦曉曼的話說的毫不(左手握右手)客氣,語氣也顯得很冷淡。


   其實一開始秦曉曼的確沒有想到周天浩是假裝酒醉的,可當姐姐回來的那一刻,周天浩能夠迅速的反應過來,并且做出回應之后,秦曉曼便意識到了不對,回去之后,稍微一想,便是各種破綻。


   我知道了曉曼,昨晚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周天浩現在后悔的要死,原本都要成了,卻沒有想到會突然發生了意外,現在看秦曉曼對自己防備的態度,估計以后就沒有機會了。


   到了醫院之后,秦曉曼拒絕了周天浩送他進去的提議,自己直接朝著醫院走了進去。


   因為是第一天上班,秦曉曼先去了人事科,知道自己被分配到急診科之后,便去了急診科報道。


   剛走到護士站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那種聲音細細密密的,像是從嗓子里發出來的,秦曉曼第一時間想到了姐姐跟姐夫做那事兒的時候發出來的那種聲音,頓時便紅了臉頰,下意識的想要轉身離開…… 而這一轉身,便撞到了一個人身上。


   咦,曉曼,你來了?怎么不進去呀!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6552290.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6306498.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2171436.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8270562.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6087083.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850491.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7878830.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6108914.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8784857.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3137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