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artis india

artis india


炎熱夏季。


  某師范大學學生會 辦公室


  一個漂亮的女生穿著白色襯衫坐在那里看著檔案。


  她胸口的襯衣微微張開,開著兩個扣子,那溝深得可以淹死一個 男人.那半圓形的大弧度淋漓盡致的展露,而里面幾乎是真空的,什么都沒穿,就憑把襯衣撐起來的輪廓。


  她的下,半身穿著制服短裙,一條修長又白皙的雙腿穿過桌子下面,沒有穿絲襪,那肌膚鮮嫩鮮嫩的。


  這個 女人張琪,教育局領導的女兒,同時也是該大學學生會的成員之一。


  張琪是人間尤物,這是眾人皆知的,多少男人晚上幻想對象,用屌絲的話說,在腦海里,張琪已經被他們歪歪了一次又一次。


  可偏偏有個男人對她不感冒,就是 楊羽


  一名普通的學生,但人長得很帥,身高超過一米八,還是校籃球隊的。


  楊羽現在就在張琪面前。


  楊羽把接到的通知書砸在了桌子上,氣憤道:“張琪,這是怎么回事?我的 工作分配第一志愿填 的是市里的初中,怎么變成了縣里的深山溝里?”他知道,肯定是張祺讓其在教育局的父親改了他的工作分配。


  “楊羽,只要你不要跟那個狐貍精一起,做我男朋友,我就改回來,只要我在我爸面前說幾句話,別說市里的名校了,他一年就能讓你評上高級教師職稱。


  ”張琪傲慢的 說道,她覺得自己開出的條件足夠誘惑了。


  “張琪,我說過很多次了。


  ”楊羽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說道:“第一,張 芳芳她不是狐貍精,她是我女朋友;第二,我不會喜歡你的,追求你的男人那么多,你干嘛非要我呢?”楊羽和張芳芳在一起已經兩年了,大學最美好的時光都是和她過的,滿滿的記憶,一年前,張琪突然插足他們,展開了瘋狂的對楊羽的追求。


  但楊羽的心里就只有張芳芳這個女朋友。


  見楊羽如此堅定,張琪氣死了,喊道:“你到底答應不答應?要么去那種深山溝里支教永遠別想調到市里來,要么就答應做我男朋友,二選一。


  ”“我最恨別人威脅我,還拿我的女人和前程來威脅。


  ”楊羽本來不討厭張琪,這個女人身材極好,那地方比自己 女友還大,就憑這身材玩一玩肯定過癮。


  但是他不能背叛女友,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和張琪是兩個階層的人,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不可能在一起。


  “我選一。


  ”楊羽一字一句的對張琪說道,畢竟她擅自改了自己的志愿,毀了他的前程,讓他憤怒。


  張琪站在那里,怒瞪著雙眼,眼睛都紅了,咆哮道:“那個狐貍精有什么好的?我哪一點不比她強?我身材沒有比她性感嗎?”這話說著,張琪一把用力扯開了自己的襯衣,那襯衣的紐扣在蠻力的作用下,直接就砰砰的強行扯斷了線,掉落了下來。


  同時,那襯衣被完整的扯了下來,張琪里面赫然是真空的!當場楊羽看得都傻了,張琪里面竟然什么都沒有穿?張琪就赤,裸著上半身站在楊羽的面前,那完美的寶貝就挺立在那里,那輪廓簡直絕了。


  “我的身子不好看嗎?比那個狐貍精的不好看嗎?我告訴你楊羽,我還是女孩,不是女人,你想把我從女孩變成女人,現在就可以!”張琪露著自己完美的曲線身材,吼叫著,那氣勢那性感的聲線,說實話,楊羽也是無比動容。


  這一刻,楊羽真想把她當場壓在桌子上,但是楊羽還是忍住了,這個女孩喜歡自己,自己更不能如此卑劣的侮辱她,如果要了她的 身體,就應該負責。


  但是想起張琪的如此豪放和開放,楊羽心里還是有些對自己女友張芳芳的無奈,張芳芳戀愛兩年,就沒給過自己身體,答應過她,等到結婚了,再給自己。


  楊羽對于像女友這般清純的女人,還是強行控制住了自己,但是現在,面對張琪,尤其是上半身什么都沒穿的她,楊羽的身體可是不老實了。


  這一切,顯然沒有逃過張琪的眼睛,壞壞的笑道:“身體不老實了?我就不信,你對女人還沒感覺?明明很想要。


  ”張琪說著,走了過去,當場跪在了地上,去拉楊羽牛仔褲的拉鏈。


  “張琪你別這樣。


  ”楊羽拿手去推張琪,但是只能碰到她的頭,急忙后退了幾步,想躲開張琪,但是后退到了死角,背靠到了辦公室的墻壁角落里。


  張琪一下就抓到了楊羽那關鍵的地方。


  哪怕只是隔著褲子接觸,楊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你……你這是干什么?”楊羽去推她,一臉的無奈,不斷的看看辦公室外面,這里還是有不少學生過來的,如果被學生看見了,萬一傳到女友那里,女友芳芳非鬧不可,這不是楊羽所想要的。


  “現在我就可以按照小電影那種情節,和你玩,這是你們男人都渴望的吧?我比你那個狐貍精厲害吧?她沒這么伺候過你吧?”張琪一臉很有優越感的說道。


  她覺得自己只要主動誘惑楊羽,足夠把楊羽的心和身體都給拉回來。


  楊羽急忙拉起了拉鏈,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張琪套上,不能讓她在辦公室里裸露著啊。


  “哎。


  ”楊羽嘆了口氣,很嚴肅的說道:“張琪,我喜歡的是芳芳,我只能說謝謝你,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只喜歡芳芳,真的。


  ”張琪瞪著楊羽,一絲冷笑,愛在這一刻變成了恨,道:“那你就永遠呆在那個農村吧,別想回來。


  ”楊羽沒想到她這么狠心,女人果然不能惹啊,但是這事,木已成舟,他心意已去,他不會讓一個女人左右自己的前程,便最后看了張琪一眼,往外走去。


  “站住。


  ”張琪喊了一聲,詭異的笑道:“你真的以為你的那個女友很清純?你被她騙了,你個傻子,去宿舍里看看吧。


  她現在正和一個男生玩呢。


  ”楊羽突然轉過頭來,眼睛紅了起來,然后他就往女友的宿舍樓跑去。


  張琪不會拿這事開玩笑。


  但是自己的女友和其他男人上床?這事,他是打死也不相信。


  楊羽心里非常不安,他急速的跑到了女友的樓下,卻被宿舍樓的阿姨給攔下了。


  “同學同學,這是女生宿舍,男生不能進。


  ”那阿姨攔了下來。


  “阿姨,我有點急事,我女友住這樓,我就上去看看就下來。


  ”楊羽著急了,越是著急,他越是相信自己的女友可能真的跟什么男人上了床。


  “不行的。


  男生不能進。


  ”阿姨就是攔著,這是學校的規定。


  楊羽要是硬闖的話,是要被處分的,到時可能影響自己的畢業不說,可能連那種荒村支教都去不了。


  楊羽看了看樓上,窗外曬著各式的女生內衣。


  這時,背后一個聲音響起:“楊羽?”楊羽回頭,發現是自己女友的室友,也是女友的閨蜜 韓舒


  “你怎么在這?來找芳芳啊?”韓舒微笑著問道。


  韓舒一直偷偷的暗戀自己閨蜜的 男友楊羽,她自己其實也有男朋友,那個男朋友在異地,整個學期也就偶爾來看一兩次。


  韓舒暗戀楊羽沒有像張琪那么的激烈,一直放在心里默默的。


  “韓舒,我問你,我女友現在在寢室嗎?”楊羽很嚴肅的問。


  “這。


  ”韓舒有些猶豫,縷了一下自己的頭發,不知道楊羽想問什么。


  楊羽從她的眼神中似乎已經看到了什么。


  突然,他閃電般的就沖了過去,直接往樓上跑。


  “同學,同學,你不能這樣。


  ”那阿姨在樓下喊著。


  韓舒也急忙跟了上去,本想趁機給室友打個電話,但還是放了下來。


  楊羽沖入了女友芳芳的寢室,還是被眼前極其難堪的一幕給震驚了。


  女友芳芳裸著上半身,趴在桌子上,整個身體在搖晃著,她背后有個男生在推車。


  芳芳還在哇哇的叫著,那樣子極其的風騷。


  大四,大部分都出去實習了,女生宿舍樓也沒多少人,所以芳芳哇哇叫著也沒什么人關注,重點事,這種事,女生宿舍經常發生,女生帶男人來宿舍,不足為奇。


  “楊羽?”芳芳的臉一下子就蒼白了,急忙站了起來,拿衣服遮掩了自己的身體。


  背后那個男生還沒看清楊羽的臉,一個拳頭就揍了過來,當即那個男生就倒下了。


  楊羽一把坐在那男生的身上,又是一擊拳頭,再一次,那男生的臉馬上就腫了,牙齒都打飛了,嘴唇都打列了,滿嘴都是血。


  “楊羽夠了!”芳芳大喊道。


  楊羽回頭看了芳芳一眼,這個在自己面前整整裝了兩年清純的女友,竟然是個表子?但是楊羽始終不相信這樣的事實:“為什么?”芳芳咬了咬嘴唇,道:“他爸是市里的大官,會幫我分配到事業單位去。


  ”聽了這話,楊羽更加憤怒了,自己認為一文不值,舍棄張琪嘴中的那些垃圾權利,沒想到,到了女友這里,變成了她出賣身體和自己的夢想?這話讓楊羽惡心,他回頭看了看地上的那個丑逼一眼,這個丑逼自己還認識。


  那丑逼裂開嘴笑了笑,說道:“楊羽,怎么樣?你女友真他媽的爽,聽說你都沒嘗過?你還守著它?哈哈,我替你嘗了,味道真不錯。


  ”啪!楊羽又一拳打了下去,這一次,直接把他給打暈了過去。


  楊羽站了起來,看著眼前衣不遮提的芳芳,自己真是瞎了眼啊!可讓他更加憤怒的事,芳芳在這個時候,竟然說道:“我們分手吧,不合適。


  ”兩年清純堅貞的感覺,沒想到,突然一文不值了,她如此絕情,無情。


  楊羽感覺自己真是瞎了眼,瞎了眼啊!自己竟然看走了眼,喜歡上這個臭表子?而為了她憋著自己的身體,真他媽的可笑極了。


  楊羽真希望自己沒有看到這一幕。


  “芳芳,你今天給我造成的傷害,遲早有一天,我會雙倍奉還回去給你。


  ”楊羽徑直的走了。


  門口遇到了韓舒,她一臉不安的看著楊羽。


  楊羽看了她一眼,走了。


  韓舒往宿舍里面看了一眼,也不想進去,又回頭看了看楊羽的背影,追了上去。


  楊羽跑入了樹林,對著天空大吼一聲,發,泄心中的憤怒。


  “楊羽?”韓舒追了上來,喊了一聲。


  “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芳芳的品性?你不告訴我?”楊羽問。


  “我告訴你,你信嗎?”韓舒反問道。


  這時的天已經暗了下來,這片樹林也慢慢的漆黑下來,期末,很多人回去了,這片樹林也很荒涼,但是夏季,顯得也很浮躁。


  楊羽看著她,心中只剩下憤怒想發,泄,他看著韓舒,突然問道:“你是不是 喜歡我?”“啊?”韓舒突然愣了一下。


  楊羽走過來,靠近她。


  韓舒能感覺到楊羽身上的呼吸,自己的心那是砰砰直跳,如今和自己心中的暗戀的男神近在咫尺,能不讓她緊張嗎?“是不是?”楊羽再問。


  韓舒咬了咬嘴唇,有點不好意思,但是現在,楊羽和自己的閨蜜分手了,自己不用那么藏著了吧?但是自己還有男朋友啊, 該怎么回答他啊?“是,我喜歡你。


  ”韓舒還是鼓起勇氣說道。


  楊羽看著她,韓舒還是很接地氣的一個女生,雖然很普通,沒有芳芳漂亮,也沒有張琪那斯性感,但是是個很耐看的女生,皮膚很白,看著很舒服。


  “可是,我不是你的備胎。


  ”韓舒又馬上接了一句,她知道,張琪還追著楊羽呢,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對手。


  楊羽微微一笑,竟然說道:“晚上跟我去開,房可以嗎?”為了芳芳那個表子,自己可是憋了很久,現在終于解脫了,他再也不想壓抑自己,委屈自己的老弟了。


  “啊?開,房?”韓舒更加的意外了,臉更是通紅,自己認識的楊羽可不說這種話,但是,和自己心愛的男人上床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嗎?這個時候,楊羽很想在這片樹林里霸王硬上弓,要是現在是在張琪的辦公室,自己鐵定弄她了。


  但他還是保持著自己最后一份紳士風度。


  韓舒又咬了咬嘴唇,有點不知所措。


  “你答應我就碰你,你不答應我就不碰你。


  ”楊羽不是流氓,也不做流氓的行為。


  韓舒猶豫了好一會兒,思想斗爭了好一會兒,然后竟然點點頭。


  頭剛點,楊羽突然就一把摟住了她的腰,將她抬了起來,令她背靠在大樹上,同時,就吻了過去,一只手就到了她的衣服里面。


  “嗯。


  ”韓舒當即舒服的發出嗯嗯的呻吟聲。


  “好舒服。


  ”楊羽感慨著,自己也是瞎了,身邊有這么多的資源不用,卻天天盯著那個假清高的死表子,害得自己白白浪費兩年大學沒有嘗過女人的味道。


  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好好的嘗嘗女人味。


  韓舒嘴上被封,衣服內是楊羽的手,這些年在學校,男朋友很少來,她也都沒有體驗過做女人的滋味,如今被楊羽這樣一激發,如山洪爆發,一發不可收拾啊。


  楊羽的手肆無忌憚起來,到了韓舒的裙子里面這炎熱夏季,女生都穿得很露骨,很性感,韓舒更是如此。


  說起來,她是一個很性感的女生,男人看了都會有興趣的。


  韓舒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


  “怎么?沒有男人開發過這里嗎?”楊羽壞笑道。


  此時的他,完全被刺激了,他還真想好好玩了這個韓舒,他知道今天只要他主動,那絕對可以拿下這個性感的女生。


  以前他太純情了,從來沒和女朋友玩過那歡愉之聲,但是他女朋友卻背著他偷人,現在,他決定,只要遇到合適的美女,他是不會放過了。


  “沒有。


  ”韓舒艱難的發出聲音,整個表情都很夸張,看來是沒有偷吃過禁果的少女。


  她的臉一下子通紅了,極其的尷尬啊。


  楊羽卻是直接將她那障礙物褪下來,準備直接來,現在的他,腦子里面只想著發泄。


  還沒真正開始,韓舒爽得快飛起來了,原來這就是做女人的感覺,怪不得室友都在想方設法的和男人出去約。


  “會被人看見的……我們換個地方。


  ”韓舒嬌喘道,她很害怕有同學路過,要是是熟人或是老師那丟臉可就丟大了。


  她連和男人在旅館都不敢做這些事,上次男友來,她和他睡了一晚,都沒發生那種事。


  可是現在自己竟然在野外,就被楊羽端起來靠在樹上給那個了?“期末了,他們都回去了,哪有什么人?”楊羽壞笑。


  韓舒扭扭捏捏了起來,并不說話,其實是欲拒還迎的。


  女人這個時候的表情最好看了。


  正在關鍵,突然電話響了。


  韓舒不想去接的,可電話響個不停,掏出來一看,是男友打來的,這個時候男友怎么打電話來呢?“我男友。


  ”韓舒哭笑不得道,如果這個電話不來,她肯定是愿意和楊羽發生關系的,因為現在她內心已經很是渴望了,她覺得只要和楊羽發生關系,那絕對是很舒爽的。


  “你接下,敷衍下他就掛。


  ”楊羽道,他擔心韓舒不接電話,其男友會不停打電話,這樣會打擾他和韓舒的歡愉的。


  “你暫時別亂來啊,那聲音我男友會懷疑的。


  ”韓舒有些害怕,她對楊羽哀求道。


  她自己是有男人的女人,結果第一次還瞞著男友給了其他男人,要是知道了還不活活氣死。


  如果楊羽現在就開始,那啪啪的聲音,換了誰都知道那是什么。


  韓舒無奈之下還是接了電話:“喂?老公啊?”韓舒叫男友還是叫得很親昵的。


  “嗯, 老婆,你吃飯沒?”其男朋友其實也沒什么事情,打電話來就是無聊聊天的。


  “我……我吃……吃過了。


  ”韓舒的額頭都泛出冷汗來了,剛才結巴了一下不是因為緊張,而是楊羽的手忽然動了起來。


  韓舒的身子,都抖動起來,要知道,楊羽的手,竟然又動作了起來。


  “你怎么喘氣?”男友很疑惑的問。


  被楊羽這般壓在樹上,還被不斷調戲,不喘氣才怪,韓舒已經極力憋著自己了,哪怕多一分鐘她都要叫出來了。


  韓舒推了推楊羽一把,搖搖頭,意思是別動作了,要是楊羽繼續玩下去,她只怕要忍不(玉米地做爰全過程)住出聲了。


  可是楊羽興奮了起來,反而更加的賣力了。


  韓舒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公,我在跑步,等下跟你說。


  ”韓舒急忙掛了電話又摟住了楊羽,咬著嘴唇盡情的享受快樂。


  這一次楊羽直接將韓舒給辦了。


  羽總算爽了一把,把心中的怒火都發,泄了一頓,但是還是無法平息心中對那對狗男女的恨。


  “走,我們去睡外面。


  ”楊羽拉著韓舒,準備往校外去。


  “啊?你還要啊。


  ”韓舒覺得很詫異。


  “你不想要嗎?你不想第一次好回憶啊?”楊羽笑道,那也是苦澀的笑。


  韓舒沉默了。


  兩人就這樣又開了房。


  韓舒窩在楊羽的懷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問:“那你和芳芳?”“這對狗男女,我怎么可能放過他們?我會報復的。


  ”楊羽可沒那么大度,哪個血性男兒受的了這種事。


  韓舒抬起頭來,擔心道:“我聽說那個男的家庭背景很深,你怎么報復?”楊羽沉默了。


  這時,韓舒想了想,看了楊羽突然有了辦法,說道:“我有個辦法。


  ”“你能有什么辦法?”楊羽不信。


  “你的那個那么大,我聽我的姐妹說,女人對這樣的男人都是毫無抵抗之力的,我想這應該是真的吧,那你就以其人之多還之以身,她不是給你難堪嗎?那你就給她們難堪。


  ”韓舒的話說得很含蓄。


  “我怎么讓他們難堪?”楊羽還是沒明白。


  “我聽說,芳芳和那個男的一起要出國了,而芳芳還有個姐姐。


  ”韓舒紅著臉說道。


  這話再次激起了楊羽的憤怒,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自己這個男朋友竟然還悶在鼓里,還以為她是最愛自己的,真是可笑!他決定要報復!芳芳的確有個漂亮姐姐,他知道怎么報復了。


  楊羽去買了新衣服,理發,好好的打扮了一下自己。


  他知道芳芳有個親姐姐叫 張欣芳,在這個城市打工,租房,見過一次面,長得比張芳芳還漂亮。


  楊羽想著這已經是報復前女友的最好方式了吧。


  楊羽找到了張欣芳工作單位,然后就是等。


  一直等到下班時,終于看到了張欣芳姐姐的身影。


  論身材張欣芳比前女友張芳芳還要性感,尤其是那里,幾乎能把襯衣撐開來。


  楊羽都打聽過了,張欣芳也是單身,很久沒有男朋友了,這么漂亮沒有男朋友確實很奇怪,聽以前芳芳說主要原因是她的工作單位是做 女性內衣設計的,全部都是女生。


  這么久沒有男朋友,肯定也沒有經常得到滋潤吧,這個年紀不可能不饑渴吧?楊羽如此想著,感覺自己的成功率越來越大。


  看著張欣芳往出租房的方向走,楊羽尾行了上去。


  看著那個張欣芳走路甚至一扭一扭的,很帶勁,如果和她玩,肯定很燃。


  天暗得很快。


  張欣芳在一家面館吃了面,然后繼續往小區走。


  顯然她走的小路,路過一片漆黑的小區后院時,突然黑夜中一個男生迅速沖了出來。


  “啊。


  ”張欣芳尖叫一聲。


  那男人一手捂住了張欣芳,一手一把刀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別叫,否則我宰了你。


  明白嗎?”張欣芳嚇得急忙點頭。


  那男人力氣很大,將張欣芳一脫就已經入了草叢。


  “大哥,你要干嘛?”張欣芳看見那刀子閃光光的,害怕的發抖。


  “把衣服脫了。


  ”那男人拿著刀子說道。


  張欣芳自然明白了這是要干嘛,更加的恐懼了,她想逃,但是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又沒有路,如果被追上,萬一捅自己怎么辦?那男人見張欣芳不動,將刀子在地上一扎,就朝張欣芳撲了過去。


  “啊,不要。


  ”張欣芳害怕的裹緊了身子。


  那男人直接一把抓住張欣芳的襯衣,直接給撕開了。


  張欣芳感覺很丟臉,急忙雙手去遮掩自己關鍵的地方,可是那個男人直接一手抓住她那蕾絲小衣就撕了開來,扔到了遠處。


   今天一早來到公司, 董事長就跟我說:“今天下午 周總約你去柳北那邊看看,我們要準備在那邊建一個樓盤,昨晚我們已經商量好了,今天周總會聯系你的,具體的你去看現場回來做個方案策劃。


  ”一聽周總這兩個字,我的心就開始發慌。


  周總是我去年才認識的,他不是我的老板,也不是我的老總,只是我們董事長的一個合作伙伴。


  他的老婆是我們一個分公司的老總,年齡四十來歲。


  去年,我們董事長 跟他合作做一個藏品拍賣會,因董事長工作忙,就把這個拍賣會的工作交給我,把我介紹給了周總,說有什么事就直接跟我對接就行了,就這樣我們認識了。


  因工作需要,我們就經常在一起工作,討論問題, 他也天天去我辦公室。


  可是我們認識沒到7天,他就把我的家庭背景都摸得一清二楚,知道我有一個3歲的小孩,我老公在外地工作很少回來,并且膽子也來也大,每次來我辦公室,都坐在旁邊,東摸西摸。


  要跟色狼老板一起工作了該怎么 對付他在這種公共場合里,我也不能大聲喊,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把他的手拿開。


  他也越來越過分,越摸越靠近敏感的地方,搞得每次他一來,我就慌了, 做事也容易出錯,我都快瘋了。


  我們認識不到12天,有一天剛好他來我辦公室,里面只有我一個人,他突然摟起我并親起來,當時(名人哲理故事)我一邊叫一邊推開他,他說喜歡我,喜歡我的這種能力強、能干的女人。


  還好當時他的手下馬上來到我的辦公室,我逃過了這一關。


  從那以后,每次見到他我都在逃開,不過好在拍賣會20天就結束了,我們就沒有什么工作上的牽扯了。


  本來我放心了,可現在又開始了一個新的項目,而且這個項目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完成的,一想到要跟他這種人在一起做事,我的心就定不下來,做事總做不好。


  我想,他倒不敢怎么硬來。


  可我擔心的是工作,這樣下去我肯定處理不好工作的。


  有什么樣的方法去對付這種男人呢?大家幫幫出個主意吧。


  要跟色狼老板一起工作了該怎么對付他 (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  閱讀提示:男人為什么總在乎他的戀人的過去呢?究其原因,首先是出于一種“ 處女 迷信”,如果自己不是第一個,豈不是有點兒撿他人不要的“破爛”的味道?這關系到男子漢大丈夫的尊嚴。


  處女迷信:男人有多 在乎你的純潔  男人為什么總在乎他的戀人的過去呢?究其原因,首先是出于一種“處女迷信”,如果自己不是第一個,豈不是有點兒撿他人不要的“破爛”的味道?這關系到男子漢大丈夫的尊嚴。


    其次是基于一種強烈的“個人占有欲”。


  他不但要占有她的現在和未來,而且還想占有她的過去。


  一旦這“占有欲”激烈膨脹即是家人、同事、朋友之間的正常往來也會遭到他的非難。


    再次是因為男人都認為自己理所當然地應該知道戀人的過去。


  尋問一下,看看她的所作所為是否循規蹈矩。


  就是相當大度的男人也會下意識地問個沒完,唯恐有些不愉快的事情帶來終生遺憾。


  有趣的是,在這一點上,女人反而較看得開,她們較為關心的是戀人的現在和將來,所以會處處對男人寬容一些。


  處女迷信:男人有多在乎你的純潔  男人的心理行為  碰到秉性多疑的男人,不厭其煩地追問女人過去的隱私。


  如果女方說出一件,他會繼續要求她說出第二件、第三件。


  面對這種情況,即使過去真的有些什么,女人也只好輕描淡寫地一言帶過,切不可竹筒倒豆子似的“ 坦白交待”。


    女人答話的結果如何,對于某些男人來說,也許是至關重要的。


  有很多男人對女人表示:“沒關系,我愛的是現在的你,對你的過去并不在乎。


  ”其實,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謊言。


  男人永遠在乎女友的過去。


    日本現代著各作家高見順的小說《生命樹》里有這樣一段情節:某酒吧女招待交上了一個男友,此人想方設法了解到她過去曾有一個情人,并被其割破了臉。


  于是,當此人夜里夢見她與舊情人同床共眠,便粗魯地搖醒她并質問道:“你一直都在想著他,他身上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東西吸引你!”這個女招待傷心地說:“他只不過割破了我一塊臉皮,但是,你比他更殘忍!”處女迷信:男人有多在乎你的純潔  許多男人在跟戀愛對象關系發展到一定程度后,都會這樣詢問:“你跟我來往之前,喜歡過誰?他是干什么的?”“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你們的關系發展到什么程度?”這種追問的口氣,有時厲害得像是個“辨其撲朔,澄其迷離”的辦案刑警,有時卻柔和得像慈祥的祖母。


  這就是男人!  這種對女人的過去糾纏不休的習癖,到底是由何而來?當雙方都陷入情網時,女性對探索男人的過去興趣不濃,而 男性對女人的過去,卻興致勃勃,不問個水落石出,是不會甘心的,為什么男人有這樣的心理行為呢?  男人的嫉妒心和占有欲  第一,這表示男性妒火之烈超過女性。


  有人認為,嫉妒是女性的專利,這實在是一種錯誤的觀點,許多男性的嫉妒之心更甚于女性。


  莎士比亞有一部名劇叫《奧賽羅》,其主人公奧賽羅因為猜忌其 妻子與其他男人有過來往,竟然活活將其扼死。


    第二,男性的獨占欲望極強。


  假如目前她已是他的女朋友,但男人對眼前這種獨占猶感不足,就連她的“過去”也想據為已有,即使明知這是不現實的事,也硬要如此,這種欲望如果達到惡勝膨脹,就會產生一些不正常的現象。


  也就是說,只準她關懷他,最好絲毫不關心他以外的任何人。


  這種近乎變態心理所產生的結果,有時很嚇人的。


  處女迷信:男人有多在乎你的純潔  許多當代青年知識分子,對建立家庭之后生孩子感到很恐懼,他們認為一旦有了孩子,妻子就會把對自己的感情的大部分轉移到孩子身上,這是他們不情愿的。


  許多男人竟然認為孩子是影響夫妻感情的“第三者”。


  由此可見,男人的占有欲強烈到多么驚人的程度。


    男人希望另一半是純潔的  第三,許多男人認為,探究女友的過去,是自己的一種權利,所以,他們百般盤問女人的過去而絲毫不覺得自己度量狹小,而不覺得難為情,這樣的男人比比皆是。


  而女性則不同,她們只重視男朋友的現在和將來,對他們的過去,雖然也感興趣,但總不僅男性那樣愛刨根問底。


    她們或許這樣想:“就算他過去有過什么風流鐵事,把它掛在心上又能怎樣呢?還不是白費精神!”女人之所以能有這種寬容心理,主要是因為社會對男人的寬容影響了她們。


    傳統的社會觀念對男人的要求不是那么嚴格的,男人可以討幾房太太,男人可以上妓院,男人可以捧旦角,以至于女人對男人的風流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限,只求對自己好就心滿意足了。


  處女迷信:男人有多在乎你的純潔  現代女人對男人的認識還留有過去的影子,要說有進步,就是要求男性現在和將來相對安分守己一些,而對男人的過去,一般就不去追究了。


  而傳統社會對女人的要求卻嚴格到苛刻的程度,以至于到現在還有大量男人認為自己有權知道愛人的一切生活經歷。


    因此,我們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現象:一個很好的女孩可以嫁給一個過去很壞的男人,而一個男人卻不會娶一個過去很壞、而現在卻非常好的女人。


  這就是說,女性的“水性楊花”或不守規矩并沒有受到男人的寬容,男人的思想里面藏著這樣一個為社會公認的觀念:男人所娶的妻子必須在過去、現在以至將來都是純潔的。


    該不該向對方坦白你的所有?  在探問女性過去的時候,是輕描淡寫地探問幾句,還是窮追不舍,這就要看男方的性格了。


  個性陰險,心胸狹窄的男人,大概要粘粘叨叨,無盡無休,當女方“自白”了一件事,他就立刻追問第二件,作了第二件“自白”,就強迫她作出第三件“自白”,如此一步緊似一步,逼迫不歇。


  處女迷信:男人有多在乎你的純潔  現在有許多雜志社,常收到一些女青年提的這樣一類問題:“自己失足的過去,是不是該向對方坦白?”坦白的結果很可能是惹出更多麻煩。


  當然,最理想的方法應該是婚前彼此坦白,獲得諒解后再論及婚嫁。


  道理雖然如此,但殘酷的事實卻往往粉碎了許多純情女孩的美夢!婚前 聽到女方的坦白,而情感發生動搖的男人并不少見。


  因而,有過失身經歷的女性,完全可以不告訴對方自己的過去,而不必去經受良心的譴責。


    試想,一個男人,如果你欺騙了他,他會感到很幸福,而你如果揭穿了事實,則會強奪了他的幸福。


  相比之下更道德的,應該是前者。


    男人如何看待探詢女人的過去,這是他們的一種權利,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對男性隱瞞自己的過去而不講真話也是女性的一種權利。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姐夫,不要,我是 曉曼…… 秦曉曼一手撕掉臉上的面膜,一手抓緊自己的褲子,一臉臊紅的小聲提醒道。


   啊!? 秦曉曼身后的周天浩被驚的一個激靈。


   他剛剛出差回來,看到沙發上躺了一個人,身材跟她老婆差不多,穿的還是他老婆的睡衣。


   加上沒開燈,光線有些昏暗,他就下意識的以為這個人就是他老婆,所以脫了衣服褲子準備做點什么,沒想到搞錯了。


   曉曼,對不起,我以為是你 表姐躺在這里…… 周天浩趕緊站起身,尷尬的解釋道。


   沒,沒事…… 秦曉曼雖然感覺很難為情,但這也不能怪姐夫。


   當她轉過身的時候,一下就驚呆了。


   因為周天浩身上什么都沒穿,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地方。


   這也太厲害了吧?! 她是衛校畢業,學護理的,對人體很了解,周天浩那里直接讓她震驚了。


   周天浩 原本是打算趕緊轉過身穿上衣服褲子的,但是當他看到秦曉曼的時候,眼睛直接黏在秦曉曼的身上了。


   他一直知道秦曉曼很漂亮,但是他工作一直比較忙,跟秦曉曼也有很長時間沒見了,沒想到現在的她更漂亮了。


   今年十八歲的她膚若凝脂,五官精致,身材更是沒話說,即使穿的是睡衣,也完全遮掩不住她傲人的資本。


   想到自己的手剛剛在秦曉曼身上游走的手感,周天浩喉嚨一緊,一股暖流自小腹往下,讓他有一種想要撲倒秦曉曼的沖動。


   曉曼,你姐呢? 周天浩發現秦曉曼正盯著自己那里看,心里竊喜不已,干脆也不回避她,直接當著她的面,慢慢的穿著衣服褲子。


   她既然想看,就讓她看個夠。


   說不定等她看的受不了了,兩人還能發生點什么。


   她出去了,姐夫,我先回 房間了。


   秦曉曼沒想到自己居然會盯著一個男人那里看,回過神來之后,臉早就紅的要滴血了,趕緊轉移視線,起身往房間走去。


   雖然她知道不該看,但是她發現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眼睛的余光還是往周天浩身上看了一眼。


   周天浩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絲壞笑。


   看來這個小丫頭也開始想男人了,自己可要想辦法好好滿足她一次,不能讓其他人搶了先機…… 秦曉曼近乎落荒而逃的跑回了自己房間,將門關上之后,用手壓住了自己瘋狂跳動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剛才的畫面依然在她的腦海中回放,特別是周天浩的手觸碰她的身體的時候,給她帶來的那種舒服的感覺,讓她有點欲罷不能。


   腦子里越想,她的身體就越難受,最后忍不住躺在床上,學著周天浩剛剛的動作,自己的雙手,開始在身上慢慢游走。


   怎么回事,不僅沒有他摸的這么舒服,好像還更難難受了…… 過了一會兒了,秦曉曼有些不解,又有些失落。


   她沒有跟男人那個過,也完全沒有經驗。


   不能再想了…… 秦曉曼用手捂住自己的腦袋,趴在床上有些頹敗,甚至還有點后悔,剛才應該多看兩眼。


   她不知道的是,她這一系列的動作全都被站在窗口的周天浩給偷看到了。


   作為過來人,周天浩自然知道秦曉曼這是怎么回事,心里更加激動了。


   見秦曉曼停下來,周天浩躡手躡腳的回到了自己房間,然后沖著外面喊道:曉曼,曉曼,你過來一下…… 秦曉曼正難受呢,聽到姐夫喊她,以為有事,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


   姐夫,你叫我? 秦曉曼走進了周天浩的房間,因為之前發生的事,所以有些害羞,聲音軟綿綿的,羞紅的臉頰帶著一絲嫵媚。


   周天浩看得吞了一口唾沫,裝作有些痛苦的指著自己的腿說:小曼,你不是學護理的嗎?我前段時間傷了腿,現在有點痛,你能不能幫我按摩一下? 傷到哪里了?不嚴重吧? 秦曉曼聽到周天浩受傷,有些緊張的問道。


   就是大腿內側拉傷了,不是很嚴重,就是經常會痛。


  周天浩指著大腿說道。


   秦曉曼聽到大腿內側,原本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想到自己這次來城里是找工作的,還要在姐夫家住一段時間,又有些不好意思拒絕。


   而且自己學護理的,姐夫有傷痛,幫他按摩一下也是應該的。


   想到這里,秦曉曼便羞答答的點了點頭,用蚊子似的聲音嗯了一聲,乖巧的蹲在了周天浩的面前,輕輕的按了起來。


   秦曉曼此刻穿著睡衣,領口有點大,里面也沒有穿衣服,周天浩居高臨下,一低頭就看到了她前面的風景。


   好白!好大! 周天浩不停的咽著口水,身體變得燥熱無比。


   而且,他此時只穿著一條寬松的短褲,秦曉曼溫熱的小手輕輕的貼著他的皮膚按摩著,那酥麻的感覺瞬間游遍了他的每一個細胞,以至于刺激到了那里,然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產生了變化,直接把褲子給撐了起來…… 秦曉曼原本在專心的按摩著,但是周天浩那里反應實在是太大了,她想不發現都難,然后忍不住悄悄的看了一眼,直接從褲子的縫隙看到里面…… 此時開著燈,比之前看的更清晰了,似乎還有一股濃烈的男性氣息鋪面而來,讓秦曉曼的心也跟著亂了,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甚至有一種想用手去摸一摸的沖動…… 察覺到秦曉曼的目光之后,周天浩竊喜的同時也害怕秦曉曼生氣,急忙解釋道:對不起曉曼,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這幾年我跟你表姐工作忙,聚少離多,現在看你年輕漂亮,又幫我按摩,一時間便沒有控制住…… 秦曉曼原本還有點生氣,但是聽到周天浩夸她年輕漂亮,那一點不開心也就沒有了。


   而且她是學醫的,自然知道男人有時候會情難自禁,所以更加釋然了。


   她有些嬌羞的點了點頭說:我知道,姐夫,您現在感覺怎么樣了? 看到小丫頭這么好哄,周天浩又是一陣開心。


   好多了,沒想到曉曼你長得漂亮,脾氣也這么好,還通情達理善解人意,被你這么一按,姐夫都舒服的不想起來了,你幫姐夫再按一按。


   秦曉曼看到姐夫反應劇烈的那里,其實有點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畢竟他們的關系,加上這種氛圍,確實有點尷尬。


   但是周天浩都這么說了,她也就不好拒絕,輕輕的,嗯了一聲。


   只是按的時候,她眼睛總是忍不住偷偷的往周天浩撐那里看去,腦子里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周天浩貼在她身上的感覺。


   慢慢的,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感受到秦曉曼的變化,周天浩臉上的笑容更甚。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想拿下來應該不難。


   沒多久,外面傳來了開門聲。


   表姐回來了! 秦曉曼聽到聲音,神色一慌,馬上拿開放在周天浩大腿上的手,馬上準備出去。


   等一下,先不要出去! 周天浩突然把秦曉曼叫住了。


   秦曉曼不明所以的轉頭看了周天浩一眼,只見他指了指自己的褲子,有些尷尬的說道:你現在出去,讓你表姐看到不太好,要不你先到陽臺去躲一下吧。


   秦曉曼這才反應過來,要是讓表姐知道周天浩跟她呆在一個房間,還有了身體反應,肯定會產生誤會,到時候解都解釋不清。


   她也來不及多想,馬上就按周天浩說的,躲到了陽臺上。


   陽臺不大,簾子也沒拉嚴實,秦曉曼提心吊膽的躲在角落里,看到周天浩打開房門出去了。


   她原本以為姐夫會想辦法支開表姐讓自己離開的,可沒有想到他再次回到房間的時候,已經跟表姐抱在一起,動情的吻了起來。


   看到兩人越吻越激烈,還開始脫對方身上的衣服,秦曉曼突然有些緊張。


   難道表姐和姐夫要當著她的面做那種事? 但是姐夫明明知道她在陽臺上啊。


   很快,房間里的兩個人衣服已經脫光了,秦曉曼看到姐夫用力的把表姐兩腿一分,狠狠的一個沖刺…… 隨即,表姐嘴里發出那種聽上去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歡愉的聲音。


   秦曉曼在陽臺上看的目瞪口呆,雖然她知道不該看,但是對從沒看過這種畫面的她來說,此時的周天浩好像有一種魔力,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給吸引過去了。


   房間里的戰斗越來越激烈,秦曉曼看著看著,感覺體內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著她,難受極了。


   好像出于本能反應一般,秦曉曼把自己想象成了眼前被姐夫用力撞擊的表姐,想著想著,她感覺自己那里有東西…… 房間里,周天浩此時已經把他老婆想象成了秦曉曼,拼命的沖刺著,越沖越有勁。


   而且他知道秦曉曼很有可能在外面偷看,所以故意把跟他老婆結合的地方,暴露在秦曉曼的方向。


   他之前特意叫她老婆早點回來,就是想讓秦曉曼看這場好戲,自然要把最刺激的地方給她看。


   秦曉曼完全不知道眼前發生的一切都是周天浩故意的,她這會兒已經難受到了極點,兩條腿死命的夾著,來回摩擦著。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身體的難受稍微緩解一點。


   她希望這樣的狀態趕緊結束,可讓她奔潰的是,周天浩居然堅持了一個多小時才完事。


   四十多歲的人了還這么持久,秦曉曼不由的開始有些羨慕自己的表姐了。


   等到表姐去浴室洗澡之后,秦曉曼為了不讓周天浩發現異樣,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從陽臺走了出來。


   姐夫,我先回去了! 秦曉曼點著頭,小聲說了一句,然后準備出去。


   但是此時周天浩并沒有穿衣服褲子,她又忍不住偷偷的往他身上看了一眼,發現他那里居然還屹立不倒。


   剛剛跟表姐歡快了一個多小時,現在還這么厲害,讓秦曉曼莫名的有些口干。


   不過她怕露餡,也沒多看,趕緊收回視線離開了。


   周天浩看到秦曉曼夾著腿走路,臉色也紅的厲害,那里的反應更強烈了,像是受到了召喚一般。


   他知道他現在這把火,只有秦曉曼能滅。


   回到房間里之后,秦曉曼迅速關上了門,脫掉褲子,躺在床上,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了那里…… 因為第一次做這種事情,秦曉曼嘗試了很多次,可還是不得要領,使得自己很狼狽,可那種難受的感覺依然還是在繼續。


   她覺得要是再這么下去,她肯定會瘋掉。


   曉曼,開門。


   突然,外面傳來了周天浩的聲音。


   秦曉曼愣了一下,迅速的將褲子穿上,將房間門打開。


   姐夫,怎么了? 經過剛剛發生的事,秦曉曼有點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周天浩,剛打開門小聲問了一句。


   周天浩自己推門走了進來,然后關上門,一臉愧疚的說道:曉曼,剛才的事情抱歉了,我出差這么久,有點忍不住,剛剛被你表姐那么一挑逗,所以才做了那樣的事情,忘記了你還在里面。


   秦曉曼原本有些懷疑姐夫是故意的,但是看到他真摯慚愧的樣子,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畢竟那是表姐跟姐夫的房間,表姐要是想要,姐夫能不給嗎? 沒事的姐夫,我能理解。


  秦曉曼低著頭,有些不自然的回道。


   周天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來解釋這件事,只是用這個借口來找秦曉曼而已。


   他一進房就房間里看了一下,剛好看到了秦曉曼情急之下沒來得及收起來的小褲褲。


   粉色的,只有巴掌大,上面還有卡通圖案,看起來小巧可愛,中間的地方明顯顏色有些深。


   果然動情了。


   秦曉曼因為害羞,并不敢對上周天浩的目光,意識到周天浩的目光有些不對的時候,才急忙回頭順著周天浩看著的地方看了過去。


   看到自己換下來的小褲褲時,她頓時羞紅了臉,顧不得回避周天浩,直接將小褲褲拿起來藏好。


   姐……姐夫……我…… 原本想要解釋一下的,可到嘴邊的話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磕磕巴巴的除了叫姐夫之外,居然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周天浩被秦曉曼害羞的樣子給吸引了,越看越喜歡,恨不得直接上前將面前這個嬌俏的美人給摟在懷里。


   是不是看到我跟你表姐那個,你難受了? 秦曉曼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周天浩問這話是什么意思,頓時更不好意思了。


   秦曉曼不敢承認,紅著臉說:姐夫你說什么呢,我不懂! 剛才她偷看表姐跟姐夫的事情要是讓姐夫知道的話那該多丟人呀。


   傻丫頭,你是騙不來我的,姐夫是過來人,看你面色緋紅的樣子,姐夫就知道你做了什么。


   秦曉曼沒想到姐夫會這么說,一張臉頓時紅的滴血,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周天浩就是喜歡秦曉曼這種不諳世事單純的樣子,他害怕逼急了秦曉曼,說完之后又急忙安撫。


   你別多想,姐夫問你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提醒你,這種事情自己做對身體不好,你還是個姑娘家,要是讓別人知道的話,以后還怎么嫁人? 周天浩裝作一副很關心秦曉曼的樣子,讓秦曉曼剛才還有些擔心的內心變得暖洋洋的。


   嗯,我知道,就是剛才有點難受罷了,以后我不會了! 秦曉曼咬著嘴唇,甕聲甕氣的說。


   忍著也不行,姐夫在外面出差也經常忍著,但是忍著的話對身體也是有傷害的,你還年輕,偶爾還行,時間長了對身體也不好,你是學醫的,有句話叫過猶不及,你應該明白吧! (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 那怎么辦? 秦曉曼有些緊張的抬起頭看向姐夫,因為她是學醫的,對自己的健康就更是看中,現在聽到姐夫說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頓時有些急了。


   我這里有一個辦法,可以幫你緩解…… 周天浩靈機一動,假裝很關切秦曉曼為了她好,說這話的時候卻裝作很隨意的樣子,不想讓秦曉曼反感。


   怎么緩解? 秦曉曼有些不解的看向姐夫,她的眼睛很大,此刻充滿求知欲的樣子更顯得單純可愛,讓周天浩看的心跳都加速了。


   周天浩斟酌再三,沒有直接告訴秦曉曼自己要怎么幫她,而是直接對她說:姐夫是過來人,這方面的經驗比你多,有很多辦法可以幫你解決,你躺下,我先幫你按摩一下! 秦曉曼聽到按摩就可以緩解,也沒多想,紅著臉躺在了床上。


   她現在是真的難受,確實也希望周天浩能幫她緩解。


   可讓秦曉曼沒想到的是,就在她剛躺下的時候,周天浩就將手伸進了她的衣服里,蓋在了她胸前。


   啊!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秦曉曼直接尖叫起來。


   周天似乎早就料到她會出現這樣的反應,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阻止了秦曉曼的尖叫,小聲說道:別叫小曼,小心被你姐姐聽到。


   秦曉曼不滿意周天浩的做法,可她也害怕姐姐聽到,只能不再出聲。


   曉曼,你放心,我只是想要幫你舒緩,沒有別的想法! 周天浩將捂著秦曉曼嘴巴的手松開,一本正經的說道。


   真的? 秦曉曼將信將疑的看向周天浩。


   自然是真的,我是你姐夫,你就算是不相信我,難道連你姐姐的眼光都不相信了嗎? 秦曉曼貝齒咬著唇,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周天浩知道她現在不敢叫,也不好意思拒絕,不等她考慮的時間,一只手已經開始動了起來,小心的在秦曉曼的身上游走。


   秦曉曼被刺激到,身體微微有了感覺,輕微的顫栗起來。


   周天浩感覺到了秦曉曼的變化,心里更是大喜,他發現秦曉曼的身體很敏感,只要稍微一刺激,就會得到回應。


   嗯…… 漸漸的,在周天浩雙手的按動下,秦曉曼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眼睛微閉,一臉享受的樣子。


   周天浩看到她這個模樣,心里暗自激動,然后故意把身體往下一壓,把自己那里壓在了秦曉曼手掌心上,不著痕跡的蹭了幾下。


   秦曉曼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等她發現手掌心上是什么的時候,下意識就就給握住了。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8987767.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2888934.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8648369.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6090489.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6186444.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2218577.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5651260.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7721515.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8160277.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5864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