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艾 瑪 華 森 走光

艾 瑪 華 森 走光


小麥媽說: 夏雪,今天發生了這么多事,都多虧 東子啊,剛才我把二茍挨揍的事情跟 麥圈說了,他高興地不得了呢。


  當初,他對東子印象可壞了。


  cPM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夏雪說:是啊,嫂子。


  多虧了東子,這么好的小伙子,你怎么沒留下當女婿啊?我聽小麥說,當初他跟東子關系可好呢。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麥媽嘆口氣說:還不是我家麥圈,因為東子偷過小麥的內衣,覺得這小子太不正經。


  后來強逼著小麥嫁了別人。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聽小麥媽說起自己小時候的齷蹉事,有點臉紅啊。


  上中學的時候,他確實偷過小麥的內衣,被麥圈逮住,臭揍了一頓。


  不過,自己是發自內心喜歡小麥的。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夏雪說:東子那時候小,不懂事。


  你看他現在變的多好啊?小子,小時候壞,那是福啊。


  嫂子,反正我為你感到挺可惜的。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麥媽又說:小麥現在的老公也不錯。


  家庭條件也不錯,他本人也挺有上進心。


  在單位還是保安隊長呢。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夏雪卻哼了一聲說:我卻覺得,那個米自強(小麥老公)人品不咋地,上次買了禮品來看我。


  看到人家正在喂靚靚,他就瞪著兩只賊眼珠子看,幾乎都看到我的肉里去,看得我心里直發毛呢。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人就是這樣,米自強大不了心里YY她一下,并沒有實際行動,唐浩東卻二話不說,撲上來就吃了。


  要不是小麥媽來得及時,估計這會兒就給她捅進去了。


  即使那樣,唐浩東也是對的,這叫敢作敢當。


  夏雪因為心里喜歡唐浩東,所以唐浩東的一切行為,都是對的。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到小麥媽有點出神,夏雪改了話題,嫂子,你來找我有什么事情嗎?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麥媽收回心思,臉一紅,從身后拿出一個包裝漂亮的小盒子,夏雪,你比嫂子讀書多,幫我看看這上面的說明書,這小東西咋用啊?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從床下悄悄探出頭,看了一眼,那個盒子竟然是小麥委托自己帶回來的,只不過,現在,盒子打開了,里面裝的東西竟然是——快樂器!老天,小麥怎么給他媽帶這東西?難道麥圈叔男性功能喪失了?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夏雪看到這東西,大吃一驚,臉上一紅,嫂子,你怎么拿個這東西?被大哥看到了,還不打死你?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麥媽哼了一聲說:就他那 身子骨,還打我?被茍家兄弟這一頓爆揍,至少要躺半個月才能緩過來啊。


  說明書上說這東西是自動的,可我咋不會使用呢?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夏雪接過來看了看,撲哧一笑,嫂子,這里需要填裝電池才行哦。


  這不是有開關嗎?裝上電池,就可以用了。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麥媽走后,唐浩東從床下鉆出來,跟夏雪又說了會兒話,也告辭了。


  從夏雪家里出來,想起麥圈挨揍了,就過來看看他的傷勢怎樣了。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麥圈受了傷,渾身骨頭散了架,青腫部位不下十幾處,雖然涂了藥,但是渾身疼的下不了床。


  麥圈聽到有人敲門,就朝另個房間喊道:琴,有人敲門。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麥媽正偷偷使用道具,正在關鍵時候,沒有聽到麥圈的說話聲,所以沒有回答。


  麥圈罵道:你這敗家娘們,弄個假東西,自己捅得這么帶勁啊?有人來敲門,沒聽見啊?麥圈猜到,老婆今晚不跟自己同床,一定是偷偷嘗試女兒買的那假東西去了。


  心中雖然有點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這幾年自己 身體不行了,老婆正值虎狼之年,必須解決生理問題。


  所以,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樣也好,免得她紅杏出墻,給自己帶了綠帽子。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一次,小麥媽終于聽見了,答應了一聲,趕緊下床來開院門。


  她以為,可能是夏雪抱著孩子過來了。


  誰料開門后,發現居然是唐浩東。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東子,是你?小麥媽感到有點意外。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說:是啊。


  麥嬸。


  麥叔不是受傷了嗎,我過來看看他。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快進來吧。


  小麥媽領著唐浩東來到屋里,麥圈現在對唐浩東態度比以前好多了,東子,是你啊。


  快坐。


  吃飯沒有?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說:麥圈叔傷勢怎樣?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麥圈說:全是外傷,醫生給擦了藥,讓我躺著休息。


  只是,這渾身疼啊。


  麥圈微微一翻身,就疼得呲牙裂嘴。


  東子,聽說今天下午你把那倆小子揍了,我心里挺痛快。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麥圈叔,咱們是鄰居,以后誰要是敢欺負你,你就跟我說。


  我打他個滿地找牙。


  唐浩東說道。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麥圈欣慰地笑笑,說了一會兒話,因為傷痛,麥圈合上眼睛睡了。


  小麥媽就讓唐浩東來到自己那屋,東子,你這次回來,就不回部隊了吧?是不是打算翻蓋房子,娶媳婦生孩子啊?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淡淡一笑,說:麥嬸,我暫時還沒有想那么多,不管是翻蓋房子還是結婚生子,都離不開錢。


  我現在還沒有一份正式工作,我打算先把咱們村藥材運輸承包下來。


  攢點錢再說吧。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麥媽贊成說:這個想法不錯,多掙點錢,以后也搬到香江去。


  跟我們小麥做鄰居。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又問:麥嬸,小麥和米自強結婚都兩年多了吧?怎么也不見小麥抱孩子?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麥媽說:他們小兩口,都挺有上進心,打算多攢點錢,先把買房子的貸款還清了,再要孩子。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又說:我聽小麥說,她現在是公司技術科的副科長,待遇挺不錯的。


  等以后要了孩子,可以把你們二老接到城里,你們幫著帶孩子,他們繼續創業。


  以后,積累了經驗和資金,還可以自己當老板的。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麥媽見唐浩東一直關注,打聽小麥的事情,猜想他心中一定還惦記著小麥,輕嘆一聲說:東子,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歡我家小麥,自強雖然說也很不錯,但是跟你比起來,嬸我更喜歡你。


  可惜,有一些事情,往往都是事與愿違的。


  小麥在城里認識的女孩子多,我讓他幫你好好物色一個。


  你年紀也不小了,唐姐姐不在人世了,我們這些老街坊都要盡一些微薄之力。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從小麥家出來,又來到 田蕊家,田蕊正在家里做飯。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真香啊。


  今天晚上做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餓啊。


  唐浩東湊過來,提鼻子在田蕊身上聞來聞去。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肚子餓了,聞我干什么?再說,今天我也沒說請你吃飯啊。


  田蕊嬌嗔道。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確實,這幾天,唐浩東從來沒有接到過田蕊的約請,每次都是他自己要來的。


  他厚著臉皮嘿嘿一笑,嫂子,你看你弄這么多菜,你一個人吃不掉豈不是浪費?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田蕊卻說:誰說我吃不掉,吃不掉,明天可以接著吃。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又說:嫂子,咱們馬上就去香江了,這些菜豈不是浪費了?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今天下午已經跟田蕊說了自己的想法。


  他今后要承包葫蘆山藥材運輸,并且想在香江市建一個辦事處,讓田蕊常駐那里,給自己負責賬目。


  田蕊當時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誰答應跟你去香江了?我哪兒都不去。


  田蕊似笑非笑地說。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急忙說:好嫂子,你可是答應我的。


  你要是不去幫忙,我自己一個人怎么可能忙得過來啊?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個事,我還得再想想。


  田蕊說著,將弄好的幾樣炒菜擺上桌。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自己拿了筷子,打開酒瓶子,也不把自己當外人,坐下就連吃帶喝起來。


  期間,田蕊的電話響了,是她蜀中省老家的妹妹打電話,詢問姐姐現在有沒有對象,自己認識一個條件很不錯的成功人士,想給姐姐介紹一下。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田蕊說:姐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兩個人又閑聊了幾句,田蕊掛了電話,唐浩東對她說:嫂子,你家里人催你找對象了?城里的男人都靠不住,等到了香江,我就天天守著你,你要談戀愛,也只能跟我談。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田蕊罵道:你這壞小子,真不要臉,我比你大好幾歲,真要是嫁給你,還不讓人笑話死?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搖搖頭說:你要嫁人只能嫁給我,要是不想嫁給我,咱倆就這樣耗著。


  一直耗到老,等你覺得咱倆年齡差不多合適了,我們倆再辦喜事。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呸,就是老死,我還是比你大好幾歲。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別廢話了,趕緊吃飯。


  田蕊說道。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急啥,時間早著呢。


  唐浩東慢悠悠咽了一口酒。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早了,今天晚上你還想住我家啊?被人知道了,會說閑話的。


  田蕊說。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搖頭,我家漏雨,不能住啊。


  前天,我不想過來,還不是你非要我來你家住的嗎?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田蕊道:那天,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你回來,今天不同了。


  你少給我惹事。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滿不在乎說:他們管得著我們嗎?要是誰敢閑言碎語嚼舌頭,我……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想干嘛?你還敢發橫?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倒不至于,大不了,村里以后的運輸,我不管了。


  讓她們采的藥材全都爛在家里。


  唐浩東笑瞇瞇地說。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這壞蛋,你敢!田蕊舉拳欲打。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一縮脖子,身子往下一滑,屁股離開椅子躲開了。


  田蕊一拳打孔,唐浩東哈哈笑著坐回來,誰料,田蕊小腳輕輕一挑,將他屁股下的椅子踢開了,唐浩東沒留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田蕊得意地捂著嘴巴就樂。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搖搖頭,苦笑說:好疼。


  一抬頭,正好可以看到裙內的風光。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坐在沙發上的田蕊因為高興,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這壞蛋,蹲個大屁股蹲,笑死我了。


  田蕊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春光泄露。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咽了一大口口水,他不甘心就此罷休,只見他靈機一動壞點子就冒了出來,忽然站起來,朝田蕊撲過來,口里喊道:看我怎樣報復你。


  說罷,伸手就朝田蕊胸前抓過來。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田蕊沒想到唐浩東要報復自己,擔心被他占了便宜,嚇得連忙往后仰,這一來,田蕊因為下意識地抬高了雙腿,頓時她裙下那成熟風光便完(極品少婦的誘惑)全地展露出來了!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唐浩東幾乎要喊出來了!因為向前沖,他的臉幾乎鉆進了田蕊的裙子里,撲面而來成熟女性特有的體香,幾乎讓他窒息,唐浩東開始流鼻血了,不是沒見過女人,而是眼前的女人太令他神往。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到唐浩東神情僵硬,眼珠子對著自己猛看,田蕊終于發現不對,女性的本能令她很快地夾緊雙腿,差點將唐浩東的頭夾在了自己的兩腿間。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唐浩東腦門上立刻被田蕊狠狠敲了一筷子,田蕊對唐浩東嬌嗔道:小壞蛋,你看夠了沒有?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沒呢……不過,你敲得我好疼。


  唐浩東壞笑著輕聲叫道。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活該!田蕊看著唐浩東那雙火辣辣的眼睛,臉上一片滾燙,下意識將目光移開。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時間仿佛靜止,不知道為什么,兩個人都沒話可說了,唐浩東忽然張開手臂抱過來。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外面天色已黑,田蕊不敢發出聲音,怕被胡同過路的人聽到。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咔嚓,唐浩東居然弄滅了沙發旁邊的電燈開關。


  屋里一下黑下來,同時,田蕊上衣的鈕扣被解開,田蕊一陣害怕,浩東,不要!求求你,我們不能這樣……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田蕊,我忍不住了,你就給了我吧。


  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會娶了你,老支書已經同意了,你就別折磨我了。


  唐浩東懇求著,用力一拉,嘶啦一聲,田蕊的上衣扣子居然全部崩掉了,內衣的背鉤也弄斷了,他那火熱的身軀山一樣壓到了她的身上。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cPM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猛地一把,他將趙翠嬌媚的身子攔腰抱坐在了身上。


  “ 小翠,幫幫我, 王叔好難受,那里好難受……”粗重的喘息聲響起在耳邊,趙翠心中熱浪滔天。


  不等她說話, 老王的手掌已經在她前面肆意的游走……想到兩人的身份,小翠想過要掙扎。


  但是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翠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這種幾年沒有體驗過的舒適和刺激,讓趙翠全身失去了力氣,徹底癱在了老王懷里,嘴里不受控制般的“嗯”了一聲。


  她真的無法再堅持了,那種難耐,她受夠了……“那……你輕點,我好久沒嘗試過了……”老王太興奮,太過癮了,連說話的工夫他都不想浪費,朝著趙翠那里伸出了手……只見老王用力按著她的身體,然后一頭扎了下來,開始肆無忌憚的侵略起來,由上而下……尤其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翠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平時有需求的時候,都是忍著的,此時她特別想要……特別是想到她跟老王的年紀,居然讓她有一種別樣的刺激感,讓她想要的想法更加強烈了。


  只要她不說,那就沒人知道了……體內強烈的需求讓小翠忍不住開始找借口來接受眼前發生的事,只是還沒等她完全說服自己。


  受不了了,老王大手一把就往趙翠的小褲褲上薅了過去。


  可是他的動作實在有些太過粗暴,竟然扯的趙翠好痛。


  “別,別,你扯著了,都拽下來了,啊!好痛!”旖旎的央求聲出口,老王這才意識到自己抓著什么東西了,趕緊松開手。


  隨著五指張開,還真有些黑東西緩緩飄落,都給拽斷了……不過這種刺激,讓老王更加的興奮了!此時,老王已經撐開她的腿,調整方向往她身上壓了下來……而這時候的趙翠,卻因為那種撕扯痛楚,猛地回過神來。


  她不能這樣做,真的不能,她不想活的沒有尊嚴!就在老王準備最后的沖擊她嬌媚的身體,她猛地一下子掙扎出老王懷抱。


  慌亂的整理著裙子,趙翠紅著臉亂糟糟的說著,“王叔,菜焦了。


  ”話完后,趙翠立刻羞紅著臉蛋兒急匆匆的逃離了浴室,根本不給老王說話的機會。


  老王伸手去抓,沒抓著。


   望著趙翠逃走的婀娜倩影,他心里郁悶極了,幾乎要吐血。


  眼瞅著就要的手了,竟然被趙翠給逃掉,簡直是……,艸!狠狠拍打著雙腿,老王咬牙暗道:“趙翠,早晚有一天,我要弄的你死去活來……”心中發誓,但是出了浴室的老王卻有點尷尬,還有絲愧疚。


  如果自己真吃了趙翠,那也不會如此尷尬。


  吃過晚飯,倆人在客廳里看電視,誰也不開口。


  關于洗澡的那件事,倆人也沒有提起過。


  但不提及并不代表不存在,趙翠羞澀的不敢看老王,惟恐想起洗澡事的畫面。


  然而老王卻提起了澡堂里的那點事兒。


  “小翠,對不起啊,下午我有些激動了,可是你實在太漂亮了……”“這些年,我都沒接觸過女人,所以自制力有點差,希望你能理解我,以后我會補償你的。


  ”老王說的特別誠摯,并且很鄭重的端起一杯茶遞給趙翠,向她賠禮道歉。


  這會兒的趙翠,腦子亂糟糟的,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可捫心自問,她對老王下午的舉動并不反感,反倒讓心里萌動開來,春波蕩漾。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她整晚都在腦袋里醞釀著離開的念頭,她怕自己真的跟老王發生關系。


  她心中告誡自己:你是來當保姆的,不是為了五千塊錢出賣自己肉體的。


  可是醞釀了一整晚,趙翠離開的念頭也沒說出口。


  因為她需要錢,畢竟在老家的 兒子還得吃飯還有老人要養。


  況且對于老王,說不上討厭,尤其是想起小老王的猙獰樣子,她甚至還有些渴望……最終,鬼使神差的,就把那杯道歉茶給接過手喝了。


  總之算是接受了老王的道歉,而且以后也會留下來繼續工作。


  喝完茶后不多會兒,趙翠就說先睡覺了,回到了自己臥室。


  望著那婀娜離去的背影,老王剛才看到趙翠偷偷瞄了自己小老王,若有所思道,“還是惦記著自己的本錢啊!”一邊低聲嘀咕著,他邊滾動著 輪椅回到了臥室。


  回到房間,滿腦子都是趙翠白花花嫵媚身子,老王期待著打開了手機監控。


  這會兒趙翠回到了自己臥室,也該脫衣服睡覺了。


  縱然他今天沒能嘗到趙翠的滋味,可對著旖旎的身子自我釋放下,勝過靠電影百倍。


  只是當實時監控畫面出現在手機屏幕上后,老王才發現趙翠根本沒脫衣服。


  她依舊穿著那條花布裙子,半躺在床上,手里還拿著手機,不知在跟誰打電話。


  不過表情很溫柔,充滿了母愛的慈和,想來是在跟老家的兒子通話。


  老王耐住心思等,終于在十幾分鐘后,趙翠掛斷了電話。


  可是她依舊不脫衣服,就在床上那么半躺著,時而還會下床溜達會兒,然后再回去。


  整整一個小時過去了,趙翠像是在翻來覆去的考慮什么,就是不脫衣服睡覺。


  老王都急了,他還等著看趙翠誘人的身子,干那事解決一下呢!又過了五分鐘,趙翠再次下床了。


  不過這次她沒溜達,而是直接打開房門,往衛生間去了。


  老王當時就興奮了,等的就是這個!趕緊調畫面,當趙翠的身影出現在屏幕中時,他激動的趕緊脫褲衩兒。


  那大腿深處的秘密地帶,他可是最期待了!當趙翠婀娜的身影出現在衛生間里時,老王興奮到難以自持,左手做好了準備……真操蛋的是,趙翠竟然拿裙子套住馬桶,僅掀起屁簾,一只手在裙內脫起了小褲褲。


  什么都沒看著,把老王給氣的,差點沒把手機摔了……今晚天氣特別悶,天氣預報說有雷雨。


  見趙翠已經開始解決問題,老王悻悻地提上了褲衩兒,今晚肯定見不到旖旎了。


  正失落的時候,突然,天地間暴起驚人的轟鳴聲,仿佛炸裂了天際。


  那雷聲就跟落在人頭頂上似的,把老王給嚇了一跳,褲衩兒都提歪了。


  正在這時候,衛生間里傳來了斥滿恐懼的尖叫聲。


  老王發現這會兒趙翠竟雙手捂住腦袋,閉著眼睛尖聲大叫,身子瑟瑟發抖。


  好機會!老王瞬間滾動著輪椅就沖出臥室,往衛生間去了。


  衛生間門沒關,老王直接坐著輪椅沖了進去。


  他都想好了,趙翠問他為什么闖進來,他就說最近有賊入戶,擔心趙翠的安危。


  可沒成想,沖進衛生間的他都還沒來得及解釋,趙翠就猛地撲了過來,一把抱住了他。


  老王本來是惦記著趙翠神秘花園,想找個機會來看看過眼癮的。


  哪想到,趙翠竟然直接撲了上來,而且身前那渾圓挺翹的玉峰,正緊抵在他胸膛上。


  縱然隔著花布裙子,也讓老王清晰 感受到了她那兒的溫熱以及壯闊雄偉。


  趙翠嚇的在懷中瑟瑟發抖,老王則被她身前的嬌媚給擾的火氣大盛。


  不自主的,他的小老王就有了強烈反應。


  趙翠身子比較靠前,恰好就撐在她小腹下方,可離下面更迷人的地方還有段距離。


  老王發現這點,想著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猛地一推輪椅。


  趙翠受力站不穩當,一下子就側身跌坐向老王,而且位置特別巧,正是小老王那兒……在趙翠跌坐的一瞬間,老王只感覺小老王緊擦著兩條溫熱的大腿中間,然后一下子就蹭了過去。


  與此同時,趙翠更是爆發出醉人的嬌吟,不由自主的聲音從腔子里擠壓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處的滾燙,趙翠著急忙慌的站起身來,臉色紅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紅柿。


  真是羞死人了,既然主動撲入人家懷抱里,還差點坐吞進去……羞澀慌亂中,趙翠忙向老王解釋,“王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從小就怕打雷,小時候親眼見過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樹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來是這樣,難怪趙翠那么怕打雷。


  不過老王卻在乎這個了,他現在被趙翠渾圓的翹臀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著,今晚得想個辦法,跟趙翠發生些關系才行。


  正琢磨著,突然,又是一記更為響徹的驚雷炸起。


  聲音震的讓人頭皮發麻,小區里的車子都被震的報警聲大響。


  再看趙翠,她已經嚇的緊捂耳朵瑟瑟發抖,就跟受驚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這一幕,老王當時就有了主意。


  他一臉正經的說道:“小翠,要不,今晚你跟我睡一個屋吧,有我在你就不用害怕!”趙翠瞬間羞的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王睡一張床上去。


  不過沒等她說什么的,老王就正氣凜然的說道:“你別想多,你在床上睡,我在輪椅上睡。


  ”老王表現的這么正人君子,還自嘲說是個廢人,這讓趙翠有些不好意思。


  趙翠聽到后,臉上露出一副嬌羞的模樣,原來不是睡同一張床……但她還是有些羞意,畢竟要跟剛相處一天的男人在同個房間里睡覺,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王再三堅持,還說前段時間小區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盜竊,甚至差點殺死房主。


  趙翠害怕了,加上又有驚雷炸響,她這才慌亂的答應下來。


  老王心底暗暗高興,只要人來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張床上去。


  小翠來到老王房間,他果真坐在輪椅上,并執意要求趙翠上床睡覺。


  趙翠原本還推脫自己坐著睡,但堅持不過老王,沒辦法就上床了。


  在趙翠上床后,老王坐在輪椅上閉眼休息,可他的精神專注在床上的動靜。


  他能聽到趙翠窸窸窣窣翻來覆去的聲音,起初他以為是害怕雷聲,可漸漸又覺得不像。


  半個小時過去后,趙翠依舊沒睡著,于是老王也睜開了眼睛。


  “小翠,睡不著嗎?”趙翠低語了聲。


  “恩。


  ”老王年長趙翠二十多歲,那里還看不出她的心思。


  眼珠子稍微一轉,老王就明白了趙翠的心思。


  “我聽家政說你還有個二歲兒子,你是不是想兒子了?如果想的話,你可以接過來。


  ”“不……不好吧。


  ”趙翠被一語猜透了心思,連忙擺手拒絕。


  包吃包住每月還拿走五千塊錢,如果把兒子過來的話,自己到底是照顧老王,還是照顧自己兒子啊。


  但老王并不介意這個,他說,“帶過來吧,你兒子二歲這個年紀正是需要母愛的時候,你要是缺錢的話,跟我說,反正錢對我來說沒什么用。


  ”老王說的很真誠,這不是在套路趙翠,他是真這么想的。


  老婆兒子都沒了,他留錢還有什么用,如果真能幫助趙翠母子的話,他不介意花些錢。


  趙翠從話里感受到了老王的真誠,所以她特別感激,她相信老王是好人。


  只是感激和相信并不能讓她厚顏無恥的接受,所以她再次拒絕。


  可拒絕的話再多也抵不過老王近乎執拗的堅持,她最終只好感激的答應下來。


  “行了,早點睡吧,時間不早了,明天就把孩子接過來吧,有個小孩也熱鬧。


  ”老王閉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臉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溫馨笑容。


  望著老王臉上的笑容,趙翠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了來自一個外人的無私關愛。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在,再而三的懷疑老王動機不純,她心里特別愧疚。


  尤其對方還是個殘疾人,自己竟然還腆著臉讓他睡在輪椅上。


  想到這,趙翠心中一暖,說道:“王叔,要不……你到床來睡吧!”老王剛有點睡意,讓這話頓時給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許的,我不是這樣的人。


  ”趙翠頓時大羞,語氣中充滿了羞澀,“不是你想的那樣睡覺呢,你誤會了……”老王有些小失望,不過還是笑著裝模作樣的拒絕。


  這次趙翠挺堅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張單人床,兩人即便一人一邊,中間就沒多少距離了。


  隨著雷聲的越來越密集,趙翠嬌軀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老王轉過身看了眼瑟瑟發抖的趙翠,他頭腦一熱,直接伸手從她后背把人給強行摟在了懷里。


  “小翠,別怕,有王叔在。


  ”被老王這一摟,趙翠倒是真不害怕了。


  可就這么被摟著,渾身有點不自在。


  她想要拒絕,可是雷聲轟鳴,每一道雷炸起都讓她不自禁的回憶起當初大樹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體。


  想起來那個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離開老王那火熱的懷抱。


  漸漸的,她覺得這樣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王也沒有過分的行為。


  她琢磨著,老王應該就是單純的一種保護她。


  可隨后,她又想掙脫老王的懷抱了。


  因為她感受到背后抱著自己的老王,又暴躁了。


  而且那猙獰的小老王,竟然剛好從她身后頂到了神秘花園處。


  
https://twzxcvb.weebly.com/7960393.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5177343.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4013563.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53901.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1077407.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6648281.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3572951.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1915091.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317956.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7509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