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sunny lane strip

sunny lane strip


  我公婆的學歷都蠻高的, 婆婆以前在單位上還是個領導呢,現在退休了, 公公是醫生,現在還在上班。


  本以為這樣的家庭下應該不會有重男輕女的思想的。


    但是婚后婆婆總是拐彎抹角灌輸我 生兒子的好,婆婆是知識份子啊,應該生兒生女不是我說了算的呀,再說了,現在都什么年代了,早就不講究這個了。


    不久后我就懷孕了,婆婆把我照顧得跟皇后娘娘一樣,每天問有沒有穿好衣服啊、想 吃什(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么啊、然后補這補那的,我都有些煩了。


    別人肯定會說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是我也知道這要建立在我是生兒子的情況下,所以我好怕,萬一不是怎么辦,我每天沒什么事做,就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終于過了四個月,公公說這個時候可以知道肚子里寶寶的性別,雖然說 國家不允許這樣,可是 公公是醫生啊,那些同事這點小忙還是會幫的。


  我的極品婆婆竟然讓公公給我做b超  那天,婆婆帶我去醫院, 為我 檢查的是一位看起來很有經驗的女 醫師,打完B超之后,她說好像是個男孩子。


    婆婆一聽急了,她可不想聽好像而是要聽到絕對,這她才放心。


    所以,婆婆趁那個醫師出去之后,因為公公的辦公室就在隔壁,所以婆婆馬上就把公公找來了,然后提了一個讓我尷尬萬分的要求,她竟然要公公親自為我檢查。


    我的臉一下子就發燙,本來這種事由男醫師來檢查都會不好意思,何況還是自己的公公,我真想挖個洞鉆下去。


    可是,我始終拗不過婆婆,最后只能硬著頭皮給公公檢查,如婆婆所愿,是個男孩,婆婆高興壞了,可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


  。


  。


  。


  . 雪梅迫不及待的把褲子脫下來,那神秘的景色便頓時完全暴露在了陳壯的眼前。


  陳壯的呼吸一下子都有些急促,看著雪梅 嫂子的模樣,心里又緊張又興奮。


  這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啊!無數個寂寞的深夜里,自己腦子里想的,就是能看到女人最美的地方,沒想到今天終于要夢想成真了!陳壯按耐不住,一下子撲了上去,雪梅又好氣又好笑 的說:“傻子,你倒是把褲子脫了呀!”陳壯這才回過神來,雪梅嫂子的褲子雖然脫了,可自己的褲衩還在自己的身上掛著呢。


  尷尬之余,陳壯哆嗦著手,伸向雪梅嫂子的上衣,嘴里結結巴巴的說:“雪梅嫂子,我想……我想……”雪梅焦急的問:“傻子,你想啥你跟嫂子說呀!”陳壯紅著臉說:“嫂子,我想……我想先看看你的胸……”雪梅嫂子嬌笑一聲,道:“你想看哪兒嫂子都給你看!”說完,雪梅嫂子雙手交叉,將自己上身的衣服連著里面的肚兜一口氣都脫了下來。


  陳壯看的直吞口水,這時,雪梅沖陳壯招了招手,說:“來, 壯子,你先用手揉一揉。


  ”陳壯急忙把手覆蓋在了那兩團柔軟上,那一瞬間只覺得彈性十足。


  如此完美的手感,讓陳壯激動的想大吼一聲,手里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幾分。


  雪梅嫂子微微皺著眉頭,輕輕哼哼道:“嗯……壯子……別那么用力,稍微輕一點。


  ”陳壯聽話照做,雪梅嫂子的眉頭立刻就舒展開來,滿臉享受。


  陳壯撫摸片刻,趴在雪梅嫂子身上,盯著那兒,對雪梅嫂子說:“嫂子,我能嘗嘗嗎?”雪梅嫂子說:“這有啥好嘗的,嫂子又沒有奶水給你喝。


  ”陳壯說:“那我也想嘗一嘗……”雪梅嫂子一臉縱容的說道:“行,讓你嘗,來,你先嘗,再你自己慢慢發揮。


  ”陳壯聽話的湊上前來。


  “嗯……壯子,對,就是這樣,啊……”雪梅渾身哆嗦了一下,然后長長的叫出了一聲。


  陳壯停下了動作,抬頭看著雪梅,問道:“雪梅嫂子,你咋了?不舒服嗎?”“別停,嫂子是太舒服了。


  ”雪梅把陳壯的頭又按回到了胸前,同時把陳壯的上衣也解開扔到了一旁。


  陳壯吃夠了,就開始一路向下,來到雪梅嫂子那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然后是曲線優美的腰胯、修長嫩白的美腿……這讓陳壯感覺有些口干舌燥。


  雪梅已經快受不了了,伸手脫掉了陳壯的褲衩。


  雪梅第一次實打實看見陳壯那兒,嚇的驚呼一聲。


  “嫂子,你咋啦?”聽見雪梅驚呼,陳壯急忙關切的問了一句。


  雪梅嫂子回過神來,急忙說道:“沒咋沒咋!嫂子是被你給嚇著了,你這么有真材實料,嫂子以后可有福了……”說完,她抬起頭來,媚眼如絲的看著陳壯,聲音無比酥麻的說:“壯子,嫂子受不了了,你快開始吧!快和嫂子開始吧!”雪梅說著,已經躺正了身體等待著……雪梅的許久未有了,疼得她猛地抓緊了陳壯的手臂,死死壓低著聲音呼喊道:“壯子,你這家伙,嫂子都快承受不住了!”陳壯急忙關切的問:“嫂子,是受不了嗎?要不我不來了?”“別別!”雪梅急忙抱緊他的腰,脫口道:“嫂子只是太久沒有了,一下子沒適應,你先慢慢開始,讓嫂子適應一下……”陳壯聽話的開始,雪梅立刻感覺不一樣的感覺,就好像是觸電一般,隨后她的身體不斷的抽搐了幾下,發出聲音,然后如同一灘爛泥般癱在了炕上。


  陳壯只是剛開始,雪梅就完了,雖然身體癱軟了,但她的心里,已經被滿滿的幸福填充。


  “雪梅嫂子,你咋了?”陳壯沒敢動彈,著急得問道。


  “嫂子上天了,魂兒都要丟了。


  ”雪梅柔柔的說道:“壯子,你別停,繼續吧,嫂子還想再舒服呢……”聽見雪梅嫂子的話,陳壯急忙快速的開始。


  雪梅就好像完全被陳壯所支配,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舒服……陳壯被雪梅的聲音刺激,感覺她好像是為自己吹響了沖鋒號,所以也越來越賣力。


  看著雪梅嫂子,不由得越來越努力,陳壯感覺開心極了。


  雪梅在這種沖擊下,早已經是渾身上下舒服的像是每一個毛孔都要張開,她此刻已經愛死了這個身強力壯的陳壯,活了二十來年,她這才真正品嘗到做女人的滋味!正當兩人激戰正酣的時候,漆黑的院外墻邊, 趙鐵柱貓著腰、聽著屋里發出的激戰聲,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自己滿足不了自己老婆,別人卻把自己老婆滿足的死去活來,這種感覺讓趙鐵柱心里特別難受。


  可是,這種難受很快就被仇恨代替。


  眼下,只要殺了 馬來財那個王八蛋,自己就能解脫了!想到這兒,趙鐵柱站起身來,朝著馬來財家里走去,在動手之前,他要做足準備。


  馬來財家有錢有勢,蓋得是村里最漂亮的二層小樓,而且連外面的墻上都貼滿了瓷磚,院子里鋪的也是平整的水泥地,比其他村民家真是好得沒影了。


  趙鐵柱輕手輕腳的來到馬來財家的一樓外墻,悄沒聲的搬了幾塊磚墊在墻角,才勉強夠到高高的窗戶。


  他不止一次偷窺馬來財家了,早就知道馬來財家的房間分配,一樓最大的臥室,住的是馬來財和他二婚老婆柳 鳳嬌,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樓住的,是馬來財的閨女 馬玉倩。


  趙鐵柱探頭看向馬來財的臥室,剛好看見柳鳳嬌光著身子站在鏡子前,用干凈的毛巾正擦著濕漉漉的頭發。


  “看來這騷娘們剛洗完澡……”趙鐵柱盯著柳鳳嬌看了半天,心里冷哼道:“這個騷娘們都他媽成這樣了,一看就是欲望很強的那種女人。


  ”柳鳳嬌一邊哼著流行歌曲,一邊擦著頭發,看著鏡中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曲線,心里沾沾自喜,不過在看到自己那兒時,忍不住也有些煩躁。


  這時,馬來財光著屁股、挺著大肚子進了臥室,頭發也一樣濕著,嘴里還叼著一支煙卷。


  “來財,你啥時候去城里啊?”柳鳳嬌見他進來,開口問了一聲。


  馬來財噴了一口煙說:“過兩天去跑動跑動關系,咋啦,有啥事?”柳鳳嬌說:“我想去市里買點東西,我聽人說,市里有賣那種護理膏的,可以讓顏色變淺一點。


  ”馬來財猥瑣的嘿嘿一笑,走到跟前打量著她的柔軟,笑問道:“咋啦?嫌它顏色不好看?”“廢話嘛這不是。


  ”柳鳳嬌不滿的說:“也不知道咋回事,都成這樣了。


  ”馬來財上去摸了一把,咧著嘴笑道:“我覺得這樣的挺好啊!一看見你這這樣的,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柳鳳嬌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你啥口味,人家都喜歡好看的,你偏喜歡這樣的。


  ”馬來財點點頭,湊到跟前低聲說:“我不光喜歡這樣的,還喜歡睡這樣的。


  ”說完,他來到柳鳳嬌身后,也不管柳鳳嬌有沒有做好準備,提起那東西就準備開始。


  柳鳳嬌表情幾乎看不到什么變化,馬來財那東西太不值一提了,完全沒什么感覺。


  可是,馬來財一點也沒意識到自己弱的不行,一邊動,一邊在嘴里罵罵咧咧:“老子今天就讓你嘗嘗男人的滋味……”剛說完,馬來財身體抽搐一陣,動作也就停了下來。


  柳鳳嬌頭也不回,面無表情的問道:“完事兒啦?”馬來財點點頭,嘿嘿一笑:“完事了,舒不舒服?”(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柳鳳嬌沒搭理他,心里暗道:“我舒服你奶奶個腿!前后也就三十秒不到,完全沒感覺,你這家伙就完事了,真他媽的廢物!”這邊,陳壯還在和雪梅嫂子進行著天人交戰。


  陳壯也在這巨大的快樂中達到了巔峰,他抱住雪梅嫂子,低吼道:“嫂子,我來了……”雪梅嫂子緊抱陳壯,興奮的喊道:“壯子,來吧,快來吧!”最后時刻,二人同時快樂。


  雪梅嫂子死死抱住他,幸福的說:“壯子,你太厲害了,嫂子都快暈過去了……”陳壯嘿嘿一笑,說:“嫂子,我也感覺自己好像不一樣了,感覺實在是太舒服了……”雪梅嫂子輕聲道:“壯子,以后嫂子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時候想要,嫂子都給你。


  ”陳壯摸著雪梅嫂子,笑著說道:“嫂子,我現在就想……”雪梅忽然驚呼一聲,感覺陳壯再次有了反應。


  她滿臉驚訝、滿心歡喜的說:“你這小子屬驢的嗎?這么快就有精神了?”陳壯靦腆的笑道:“主要是嫂子你太美了,我忍不住……”雪梅嫂子心里歡喜的不得了,真沒想到陳壯的竟然這么強,這可真是……于是她急忙抱著陳壯,聲音抑制不住高興的說:“那就快來吧,壯子……”隨后,兩人再次繼續。


  這一夜,兩人完全忘了趙鐵柱,也不知道趙鐵柱回來沒有、幾時回來的,前前后后回來了幾次,一直到后半夜,雪梅實在困了,兩人才相擁著沉沉睡去。


  對雪梅來說,陳壯今夜的舉動,她的身心都在這一夜被陳壯徹底俘獲。


  而陳壯,也終于體會到了做男人的快樂,雪梅嫂子對自己毫無保留,他心里不僅喜歡,還格外感動,一心只想好好對雪梅嫂子,給她幸福。


  ……第二天,陳壯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


  身邊雪梅嫂子還在沉睡,陳壯看著她那誘人的模樣,那東西又開始有反應了。


  他小心分開雪梅嫂子的腿,輕車熟路的找到昨天那尋歡作樂的地。


  雪梅嫂子正在熟睡,忽然一下被陳壯驚擾,驚的一下子就醒了過來,扭頭一看是陳壯,頓時嬌聲嗔道:“壯子,你這一大早是要干啥呀……”“睡你呀嫂子……”經過昨晚的快樂,陳壯早就沒了那份羞澀,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壞壞的挑逗。


  雪梅嫂子一邊享受著這特殊的“喚醒服務”,一邊嬌喘著說:“壯子,嫂子昨天讓你折騰一宿,身上一點勁兒都沒有了,你還不放過嫂子……”陳壯說:“嫂子,你不是一年多沒有了,壯子得好好對你……”雪梅嫂子嬌羞的點點頭,屁股抬了抬,口中道:“那就快來子……”兩人再度開始,外面的趙鐵柱一邊聽著里面的動靜,一邊給兩人準備午飯。


  昨晚他聽了一夜,也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動靜。


  當陳壯停止的時候,雪梅嫂子已經徹底筋疲力竭了。


  趙鐵柱聽著里面的動靜偃旗息鼓,便過來敲了敲門,說:“壯子,媳婦,起床吃飯了,這會兒都十二點多了。


  ”“啊?十二點多啦?”陳壯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這一覺竟然睡了這么久,而且還是在趙鐵柱的床上,于是急忙拍了拍雪梅嫂子挺翹的臀部,說:“嫂子,起床吃飯了。


  ”雪梅嫂子點點頭,起身幫著陳壯穿衣服,自己便隨手套了條碎花裙子,也沒穿內衣,便跟著陳壯一起走了出來。


  趙鐵柱看見兩人,急忙招呼道:“來,趕緊吃飯吧,忙了一宿肯定也餓了。


  ”雪梅看著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個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說不上來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點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刺激。


  陳壯在趙鐵柱家吃完了午飯,便起身對兩人說:“鐵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還要進山打獵。


  ”雪梅嫂子眼里滿是不舍,想問他啥時候再來,可礙于老公在身邊,也不好開口。


  倒是趙鐵柱開口說道:“壯子,你嫂子現在名份上還是我的老婆,所以你倆要是還想,就到我家來,不能讓你嫂子到你那去,不然村里人看見要說閑話的。


  ”陳壯心下一喜,急忙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鐵柱哥,那我晚上還來。


  ”雪梅嫂子心下一喜,壓抑著內心的激蕩,說:“壯子,晚上早點來。


  ”雖說陳壯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費了不少體力,但他還是覺得渾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勁兒。


  陳壯回家之后,把老爹留下的三連弩翻了出來,準備上山打點野味,正要出門,便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壯子,壯子!”回頭一看,馬來財的女兒馬 玉倩,正滿頭大汗的朝自己跑來。


  馬玉倩穿著一身特別洋氣的運動服,養眼至極。


  眼看馬玉倩到了跟前,陳壯問道:“玉倩啊,你找我有事?”說話時,眼神掃過馬玉倩的胸口,發現和雪梅嫂子比起來,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但是卻有一種別樣的風情,顯得很是可愛。


  跟雪梅嫂子睡過以后,陳壯對這種事算是食髓知味,這才一回來,就立刻又想了。


  陳壯看著她那一對豐滿,以及一雙長腿,心里暗忖,馬玉倩這么乖巧的姑娘,應該還是個雛兒吧?不知道睡起來的話,會是什么滋味。


  馬玉倩的身子又這么苗條,腰這么細,自己要是能握著她的腰……那還不得舒服翻天?馬玉倩沒有注意陳壯的眼神,擦了一把汗,才說道:“壯子,我來找你幫個忙,村里衛生所的病床太老了,掉了好幾塊板,想問問你有沒有時間,幫我補一下……”“沒問題,交給我吧。


  ”陳壯拍著胸脯答應了下來,對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而且還又是從城里回來的,按說這樣的人都眼高于頂。


  可沒想到,她不但學歷高、長得美,心地也善良,處處為大家著想,要是誰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氣了。


  兩人一起去衛生所的路上,陳壯陳壯忍不住問她:“玉倩,城市里那么好,你為啥要回來啊?”馬玉倩笑道:“咱們村一直缺個真正的醫生,鄉親們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就回來了。


  ”陳壯點點頭,繼續問道:“玉倩,你都已經在城市里生活過了,以后要是搞對象的話,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馬玉倩笑著問他:“你問這干啥?要給我介紹對象啊?”“沒沒沒。


  ”陳壯急忙擺了擺手,說:“我就是好奇問一嘴。


  ”馬玉倩便隨口說道:“找對象的話,找城里的還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對我來說,只要人好,有上進心就行,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這些都不重要。


  ”陳壯有些驚訝的看著馬玉倩,見她一點也不像開玩笑,心里不由得暗忖,這么說來,我也不是沒可能嘍?小時候玩過家家,馬玉倩沒少給自己當新媳婦,這長大了,不知道有沒有機會一親芳澤?兩人一邊聊著,已經來到了衛生所。


  陳壯看了看破舊的床,又拿起馬玉倩準備好的木板,看了幾眼,說道:“玉倩,這木材有點薄,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


  ”“行,你看著來吧,我給你倒點水喝。


  ”馬玉倩說完,便扭著緊翹的小屁股進了衛生所。


  在村子里的人,木匠活大都會一些,陳壯也不例外,拿起錘子和鋸子便開了工。


  片刻后,馬玉倩轉身拿著水出來,彎腰給陳壯遞水,笑瞇瞇的說:“壯子,來,喝杯水!我這沒一次性杯子,你就湊合用我的吧,別嫌棄我就行。


  ”陳壯一抬頭,便透過馬玉倩的衣領,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風光,就連她帶的內衣,好像都是那種特別時尚的款式。


  只可惜這風景一閃即逝,讓陳壯意猶未盡。


  他急忙結果馬玉倩遞來的水杯,笑著說道:“玉倩你可真會說笑,我怎么會嫌棄你呢,你別嫌棄我這個大老粗才是真的。


  ”“怎么會呢!”馬玉倩一臉認真的說:“你一點也不粗,咱村的年輕人就屬你最聰明。


  ”陳壯用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遞還給馬玉倩的時候,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玉倩,咱倆這算不算是間接接吻啊?”馬玉倩一下子羞紅了臉,啐道:“瞎說什么呢……”陳壯覺得馬玉倩紅著臉的模樣格外可愛,就像是熟透了的蘋果,讓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馬玉倩從小就對陳壯很有好感,不知怎的,她一直覺得陳壯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氣質。


  出去上了好幾年學,馬玉倩見多了外面的男人,也還是覺得陳壯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樣。


  他的一切都讓自己感覺那么真實,就連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都讓自己覺得有些暈眩……陳壯雖然很想跟馬玉倩這樣的漂亮姑娘調調情,但時間倉促,他也就暫時打消這個念頭,專心干活。


  馬玉倩在一旁看著陳壯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便下意識的掏出自己的手帕,親手替他把汗珠擦去。


  馬玉倩看著他認真干活的側臉,越看越覺得順眼,這小子要是換一身行頭放在大城市,妥妥的大帥哥一枚,而且還是身材健碩、肌肉感十足的帥哥,不知道會吸引多少小姑娘。


  “壯子干活又踏實,人長得也不錯,倒是個好男人的胚子。


  ”馬玉倩心里想著,涌上一股羞赧。


  眼看陳壯的汗都要連成線了,馬玉倩連忙又掏出手絹,去幫陳壯擦去臉上的汗。


  嫩滑的手指劃過臉頰,讓陳壯感覺十分受用,雖然隔著一層布,但是那種觸感還是很美妙。


  弄好床之后,陳壯長出一口氣,道:“玉倩,床修好了,你先用著,有問題我再來給你弄,不過我還得進山打獵,得先走了。


  ”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8438533.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4252656.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695079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7436040.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3413024.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5445174.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9182481.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8068730.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8704480.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6825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