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lesbian bondage

lesbian bondage


  我的老公 許峰是我的初中同學,比我大兩歲。


  起初他給我的印象就是見人笑瞇瞇。


  那時我爸爸在公社管開介紹信,出外做生意都要有介紹信才行。


  許峰的 父母經常來找我爸爸開介紹信,我 和他也就慢慢熟悉起來。


    許峰的父母相中了我,就托人來做媒。


  我聽后也沒有反對,就和他交往起來。


  交往不到一年,許峰要到東北去當兵,他走的時候我哭得很傷心。


    女孩子都對軍人有崇拜的情結吧,所以當許峰退伍一回家我們就結婚了。


  結婚第二天我去河邊洗衣服,當洗好一盆衣服的時候,許峰正好經過,我叫他把那盆衣服先拿回家,可他像是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一樣,理都不理我就走開了。


  我想,這個人怎么就這么懶呢?  許峰家有五個兄弟,兩個妹妹,經濟條件不是一般的差。


  我們婚后不久他們家就分家了,我們只分到了四千塊的債務。


  八十年代的四千塊,相當于今天的四十萬了。


  這我倒不大介意,反正我們有手有腳,只要肯拼,生活會慢慢好起來的。


  口述:原來 我和 小三 同住小區  許峰在 工廠干了兩年以后就辭職和兄弟辦廠,不過沒有辦多久就因為經營不善而關門。


  他又買了錄像機在村里開了個錄像廳。


  有時他家親戚來找他,他就放黃色錄像給他們看。


  慢慢地,他開始經常放黃色錄像,到后來被公安機關抓起來拘留了十五天。


    許峰放出來以后,我堅決不許他再做這生意了,于是找親戚借了一萬元錢給他出門做生意。


  這錢借得不容易,所以我千叮萬囑讓他一路小心。


  結果在去的路上,他在火車上睡得死死的,醒來錢就不見了。


  當時他心疼得想自殺,可我攔住了他。


  我沒哭沒鬧,還勸他不要往心里去。


  我覺得對許峰,我已經做到一個妻子能做的最好了。


    他的漠不關心  讓我心冷  婚后最初的五年,我們都非常窮。


  別人家里一畝田可以打八百斤稻谷,我們家一畝田只能打三百到五百斤。


  原因就在于許峰很懶。


  他根本不去打農藥,不去除雜草,怎么能豐收呢?家里非常窮,連做飯的柴都沒有,只能燒橡皮管。


  口述: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80年代末,我們那里開始流行用廢料煉鐵和鋅這類東西。


  每天早上我凌晨三點就騎著自行車去市場收材料,回來就用土鍋爐煉。


  這些東西在冶煉時產生的廢氣對人體非常有害,我長期咳嗽。


  許峰不僅不心疼我,不帶我去看病,反而嫌我咳得吵到他。


  面對他的這些責怪,我簡直是打落牙齒和血吞。


    一個很偶然的機會,許峰聽說武漢一家工廠有大量的鋅皮賣,于是他就 到武漢進貨,和他一起去的還有我們同村的一對夫妻。


  記得有一次那家的女人回村里,特意跑到我家來聊天。


  她說,你就放心你老公長期呆在武漢?我真的很傻,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是人家對我善意的提醒。


  我認為,夫妻間的信任和忠誠是最基本的東西,根本不用去想。


  但現實馬上給了我當頭棒喝。


  許峰從武漢回來后,我發現他得了性病,天天去醫院打針。


  這個嚴峻的形勢讓我不得不跟著他一起到武漢做生意。


    到武漢后我們開始賺錢,從物質上講越來越好,可我受到的精神折磨在加重。


  許峰經常對我發脾氣。


  記得有一次家里的燈泡壞了,換燈泡本來就是男人的活,可他就是不換。


  我說了他幾句,碰巧他當時心情不好,就對我動手了。


  在一片漆黑中,他對我拳打腳踢。


  后來似乎嫌在黑暗里打得不過癮,他居然把我拖到樓道上打。


  口述: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長長的獵艷名單  我根本數不清  從放黃色錄像到后來他得病,我就知道許峰是個不檢點的人。


  我來武漢后,本以為管得住他,可他玩女人卻是變本加厲。


  除了那種逢場作戲的,能數得出的十個指頭都數不完。


  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六年前,他到黃石去看一個工地,在工地上砸了腳,被送去當地醫院包扎。


  我怕當地醫院處理傷口不當造成什么后遺癥,當天晚上就帶著司機把他從黃石接到了武漢。


    沒過多久許峰傷好了以后就去南京出差,回來我看他的荷包里有一張三百多塊的出租車發票,看著像是一次長途。


  我問和他同去的職員,那個職員說,許總似乎有個朋友家鄉在泰州,從泰州打車趕到南京來看許總。


  我說:是個女人吧。


  那個職員就有點支吾。


  晚上我問許峰出租車的事情,他一口咬定我想歪了,說那個女人是在黃石給他包扎過的女護士。


  人家后來回了家鄉泰州,碰巧他去南京出差,兩地隔得不遠,女護士就到南京來看他。


  口述: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他說的理由真是冠冕堂皇,可只要稍微有點智力的人都聽得出這是謊話。


  那個女人一直和他有聯系,發過很多肉麻的短信。


    所有人都說我  得了妄想癥  在這些爭吵中,我們的工廠倒是發展得越來越好,可這讓我們多了一個吵架的理由。


  許峰想貸款擴大廠,我不同意。


  他當然是想賺更多,我又何嘗不是呢?但我知道人有多大的頭就戴多大的帽子,我們都沒有上過什么學,對于如何管理一個規模很大的廠,是完全沒有把握的。


  如果盲目擴大,一旦經營不善,結果可想而知。


    為廠里的事情吵,為他玩女人吵,為他不關心我吵,吵到后來,兒子都受不了,說:媽媽,既然這樣,你還不如和爸爸離婚。


    于是,離婚這個問題再次被提出。


  所有的人都認為我是生活過得太好沒事找事。


  我說許峰在外面玩女人,舉出了一次又一次的例子,可他們都覺得我是得了妄想癥。


    我曾經想去找證據,可卻徒勞而返。


  記得有一次我生病了,晚上我看許峰沒什么事,就要他陪我去小區的診所打針,可他躺在床上動都不動,似乎沒有聽到我說的話,我只好死心自己去樓下打針。


  打了半個多小時,我突然想到家里的電熱水器沒有插上,于是就打電話叫許峰插,可沒有人接電話。


  我打他的手機,他接了。


  我問他在干什么,他就說:有事,你煩不煩。


  然后電話就掛斷了。


  我再打過去,電話就是關機。


  口述: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他這么匆匆出門,肯定是有鬼,而且他的那個女人肯定在很方便去的地方,他才能見縫插針。


  我猜想那個女人也許住我們小區,于是就一棟棟找,可走了幾個單元我就知道這太傻了,一個小區上千戶人家,我怎么知道他藏在哪里?  就在不久前,我父母到武漢來探望我,起初他們還勸我不要離婚,聽說兒子支持我離婚,還把兒子也臭罵一頓,讓我喪失了最后一個同盟軍。


    可慢慢地,老人也發現不對勁。


  女婿在周末會說去某某單位辦事,可到了晚上,女婿沒有回,倒是對方單位的業務員找上門來,說壓根沒有見到許總。


  老人出門要用車的時候,司機卻說在某地的停車場等許總,從早等到晚也不見許總的人影。


  辦什么事情需要辦那(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么久?后來我再說要離婚,父母就不再說什么了,相信他們也看到我過的是什么樣的日子。


    忍著忍著,半輩子就這么過去了,我只想找人訴說完這些委屈然后堅決離婚,那么后半輩子,我至少還能過點清靜的日子。


  口述: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作為一個記者, 閭丘露薇能獲得這種“殊榮”,是因為她在“香港街頭女童便溺”新聞中的發言。


  新聞中,一對內地夫婦帶的小童在香港街頭小便,被 香港青年拍照并攔下,發生爭執。


  一番沖突之后,警察趕到,涉事的內地夫婦被帶到警署,女方更以襲擊被捕、保釋外出。


  由“鳳凰視頻(精選)”官微發布的視頻播出后,本已掀起了不少爭論,“地圖炮”更是針對內地與香港的積怨興高采烈地狂轟爛炸, 閭丘露薇這時發聲了。


  她在評論中說,在這次沖突中,內地 女子扇了香港拍照青年的耳光,又搶奪相機及記憶卡。


  結果,有網友指出,閭丘所說的情況并非 事實


  內地女子是先在洗手間排隊很久之后才不得已讓小孩路邊解決的;孩子是尿在紙尿褲上的;內地女子還把紙尿褲放在隨身的包里;香港青年拍攝女童私處,才被制止;內地夫婦并無掌摑他人。


  如此一來,閭丘露薇成功地吸引了火力。


  大量理性與非理性的指責,伴隨著海量的辱罵,閭丘儼然成了“道德婊”的代名詞。


  其傲慢、偏見、歧視,甚至還有似真似假的私人生活經歷,都被翻了出來,“封殺”、“滾出新聞界”的字眼充斥在與之有關的每一條微博上。


  輿論洶洶,何其可怕!為何要 大開 言辭殺戒事實上,閭丘馬上就在微博上發了她所引用的新聞報道,她的評論來源于《(啊啊……)太陽報》的采訪,并發了截圖與網絡鏈接。


  如果她的話引用的是紙媒的正式采訪,即便不完整、不嚴謹,她需要承擔多大的罪責呢?她怎么就成了“賤貨”了呢?何況,“鳳凰視頻”的視頻不完整(許多事件都是開始不引人注目,釀成沖突之后才有人拍攝,不完整是很正常的,過于完整反而有擺拍嫌疑),雙方各執一辭,網友們就一定知曉全部真相了么?果然,有人(@主持人魯瑾)就補充了一些信息,稱內地小童“不是小便,是大便,是直接拉地上的。


  那張用尿不濕接著的照片其實是幫孩子在擦屁股。


  并且,至今沒有證據證明年輕人拍女孩私處”。


  這里,我就不去辯析和還原所有事實了(實際上,就算在現場,也不一定把事件從頭看到結尾,也仍然是片面的真相),但起碼說明,事實并不是一邊倒那么簡單。


  那為何罵人,卻那么整齊劃一地一邊倒呢?為何要大開言辭的殺戒顯而易見,香港與內地的矛盾與沖突,積聚日久;從“內地蝗蟲”、“奶粉禁令”等事件開始,一方用“素質論”來貶低對方,另一方則用“不幫襯你你就死定了”來反擊對方;到這次的香港青年“大戰強國人”的對立,又到了另一個高潮。


  言盡于便溺、意卻深遠。


  閭丘作為一個上海出生成長卻在香港工作、并且代表香港批評內地“素質差”的 女性,簡直成為狙擊手們的最愛。


  其實,對閭丘露薇或者她身后的鳳凰媒體,的確有可批評之處,這次報道和過往的報道中,也未必沒有偏頗之處;但那些像李逵劫法場一樣揮起斧頭砍得歡的人們,他們真的這么在乎事實與真相么?不見得。


  以往謠言大量轉發而道歉者寥寥無幾便可見大家并非那么熱愛事實。


  這次在評論轉發的數十萬人次中,又有幾個人知曉全部的事實呢?他們所依據的,仍然是真假摻半的網絡說法,不能證明就一定比閭丘所依據的紙媒報道全面很多。


  既然大家不過是半斤八兩,憑什么一方對另一方就可以大開言辭的殺戒?為何要大開言辭的殺戒這就是網絡暴力最好的表征——事實并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要找到一個出氣口,往死里打。


  沒有矛盾也要制造矛盾,沒有困難也要制造困難,不如此,何以消耗多余的力比多?而這種暴力發泄的最佳對象是女性。


  就在數天前,文學界巨擎馬爾克斯去世,許多文人或非文人都就此發文章、發微博微信,蔣方舟曾翻譯過馬爾克斯的一個短篇,她也發微博調侃說:“所有人都開始裝得和馬爾克斯很熟啊,一如當時去拔莫言老家的玉米……”這句輕描淡寫的吐槽,遭遇了數千的評論轉發,罵其無知、傻×、賤人的不計其數,比較主流的一句評論是“等你死了,我們也會這樣的”。


  看出來了吧?暴力形成一種狂歡,很多時候與事實判斷無關,而僅僅是惡意滿滿,充盈在心,無可渲瀉。


  罵政府,會被反罵是公知;罵官員,會被跨省;罵老板,會被炒;罵朋友,會絕交——只有罵公眾人物,不僅沒有風險,而且在這里會找到大量志同道合者。


  當然,有一些厲害的大V是不好招惹的,因為人家嘴比你還臟,回擊得更狠;女性公眾人物,則有大量臟話可以盡情招呼了,而且還不會被反擊。


  為何要大開言辭的殺戒就像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的論述:“一切公眾話題都以娛樂的方式出現,娛樂正成為我們的文化精神”,“人們感到痛苦的不是他們用笑聲代替了思考,而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笑以及為什么不再思考”。


  波茲曼想多了,娛樂時代,誰還會為沒有思考能力感到痛苦呢?我們這是一個“后娛樂至死”的年代,大家能輕而易舉地把所有事件消解為娛樂事件,以此為樂,以此為榮,毫不赧言。


  
https://twngavdgo.weebly.com/2610878.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5884647.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5506717.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5317169.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5097179.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1974730.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2349983.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3806535.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159730.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13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