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ssni 999

ssni 999


葉小寶的目視能力極佳,自然一眼就看出來 林瑤穿的是粉色的胸·衣,甚至那蕾·絲邊都隱約可見。


   林瑤狼狽不已,頭發貼在身上,雨水順著頭發流淌下來。


   給你,擦一下吧。


  葉小寶扔了一條毛巾過來。


   林瑤伸手接過毛巾,然后把頭發擦干,這才認出了面前這人正是葉小寶。


   怎么是你?林瑤黛眉輕輕舒展,感到非常地意外。


   你又碰到我,這證明咱倆有緣分啊!葉小寶嘿嘿笑道。


   得了吧你,你就住這?林瑤指了指身后的屋子。


   沒錯,我的診所就在這。


  雨下這么大,你怎么在外面?葉小寶問道。


   我大舅出去逮蛇了,剛才我準備回家的,沒想到會下這么大的雨。


  林瑤苦笑道:我太倒霉了! 說話間,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這雨一時半會也不會停,你趕緊換身干 衣服吧,別著涼了。


  葉小寶立即化身成為暖男。


   可我沒帶衣服啊。


  林瑤有點無奈地 說道


   葉小寶眼睛轉了轉,然后笑著說道;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就穿我的衣服吧。


   林瑤原本是想拒絕的,不過一想到自己穿濕掉的衣服,感覺不怎么好受,萬一因此感冒了,那就更麻煩了。


   她只能紅著臉說道: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葉小寶連連搖手。


   他進屋挑了一身算是比較新的T恤加上一條花褲衩,然后遞給林瑤說道:我也沒什么好衣服,你湊合著穿就行。


   嗯。


  林瑤接過衣服,然后還是站著不動。


   你快點換衣服啊,不然著涼了怎么辦?葉小寶催促道。


   我……就在這里換?林瑤臉色漲紅。


   葉小寶一拍腦袋道:你看看我,怎么把這茬給忘記了。


  你去我房間換吧,我絕對不會偷看。


   林瑤拿著衣服進了房間,然后把門反鎖了起來。


   她舉目四望,發現葉小寶的房間有夠簡陋的,唯一一臺電器還是那種八十年代的老式電視機。


   而且,她還看到了一些像是盛放草藥的瓶瓶罐罐,還有擺放著一些看上去挺特別的古書。


   由此可見,這里的條件是非常地艱苦。


   不過,簡陋歸簡陋,葉小寶房間打掃的還是干干凈凈的。


   通過這個小細節,林瑤對葉小寶算是有些認可,她放心下來,開始快速地換衣服。


   當林瑤換了衣服,然后拿著自己的濕衣服出來的時候,葉小寶正在盛飯。


   他看到林瑤穿自己衣服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還別說,美女就是美女,就算你穿男人的衣服也很好看。


   即便葉小寶的衣服她穿起來有些寬大,卻另外有種獨特的氣質,帶著一種中性風。


   被這樣一夸,本來臉皮就薄的林瑤不好意思地問道:葉小寶,哪里可以晾衣服啊? 葉小寶看到她就換了一條長裙,不能看到那內衣到底是啥廬山真面目,不免有些失望。


   衣(我的尤物女友們)服就晾在那橫桿上吧,我這里地方比較簡陋,你擔待著點。


  葉小寶說道。


   晾好衣服之后,葉小寶招呼道:還沒吃飯吧?快來吃點! 不了,我吃過了。


  林瑤不好意思麻煩人,所以撒謊道。


   就在這時,她肚子不爭氣地咕咕叫了起來。


   你怎么能吃過呢?肚子都不愿意跟你撒謊。


  葉小寶善意一笑,也沒啥好吃的,都是些家常菜。


   林瑤看了一眼桌子上擺放著的瓠子和臘肉,看上去挺清爽,不免咽了咽口水。


   她大舅是個光棍,中午去了之后只做了些白飯和咸菜。


  所以,林瑤中午根本沒吃飽。


   那我就不客氣啦。


   林瑤坐上了桌,拿起葉小寶準備好的飯碗,美滋滋地吃了起來。


   葉小寶,你做的飯真好吃。


  林瑤由衷地夸贊。


   就葉小寶炒的臘肉和瓠子,味道鮮香適口,絕對不弱于林瑤在鄉里大飯店吃的水準。


   一個人生活,總要學會讓自己餓不死的技能嘛。


  葉小寶理所應當地收下贊美。


   或許真的是餓了,林瑤足足扒了兩碗飯,這才放下筷子,不好意思地說道:不好意思,我吃的太多,沒嚇到你吧? 你這算啥啊……我最多的時候吃過六碗飯。


  葉小寶笑著說道。


   林瑤也笑了起來,嘴角有個淡淡的救我。


  她非常喜歡跟葉小寶在一塊的感覺,非常地舒·服,沒有任何的拘束,也不怕丟臉。


   不過,她渾然沒有發現的是,葉小寶那件衣服有點寬大,所以領子那邊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風光。


   葉小寶看到了林瑤那蕾·絲邊的紅色胸·衣,那包裹的形狀非常地漂亮。


   有了這絲發現,葉小寶飯都顧不上吃了,只是不住地喝水降燥火。


   對了,葉小寶,你就一個人住嗎?林瑤環顧四周之后問道。


   嗯,我師傅才死了沒一年,把這個小診所丟給我了。


  葉小寶點了點頭。


   你的醫術這么好,為什么不去鄉里去找個工作?林瑤好奇問道。


   我師傅曾經答應過別人,永遠不踏出蘆花村一步。


  所以,我暫且也沒有出去的打算。


  葉小寶笑道:你呢?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哦,我剛剛從農業技校畢業,我爹準備給我承包十幾畝果園,種些水果。


  林瑤回答道。


   你一個女孩子,卻種水果?葉小寶挺意外的。


   怎么了?女孩子就不能種水果了?林瑤眨了眨眼睛。


   那倒不是……葉小寶笑著說道。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根本沒有停歇的意思。


   不過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 院子外面卻傳來了一陣轟轟轟的聲音。


   一輛拖拉機沖進了院子里面,隨后一個黑臉膛的莊稼漢跳了下來著急叫道:小寶,在不在? 葉小寶臉色一變,冒雨沖到院子里面說道: 王叔,怎么了? 我家 婆娘好像撞了邪了,在家里又哭又叫還口吐白沫,你趕緊幫我看看。


   王虎著急地說道。


   葉小寶上前去,發現在拖拉機的車斗子里面,王家的婆娘被麻繩給捆在被子里面。


   她雙眼凸起,嘴里不住吐著白沫,面部猙獰而怪異。


   林瑤,幫忙搭把手,把她抬到診臺上去。


   葉小寶一下子就跳進了拖拉機里面。


   他準備去拉王嬸的手臂,沒曾想王嬸一口就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葉小寶悶哼一聲,立即收回手,手臂上多了一個被咬的印子,血流如注。


   王家婆娘身體不住地扭動,似乎要掙脫被子的束縛,場面看上去非常地陰森恐怖。


   不過,林瑤卻表現出與年齡不相符的麻利,上前幫忙搭手,就算是衣服再次淋濕了也渾然不在意。


   小寶,這姑娘是誰?王虎好奇問道。


   葉小寶沒空回答他,而是神情嚴肅地來到了診臺。


   你們幫我解開繩子,然后按著她,不讓她亂動。


  葉小寶以命令的語氣說道。


   葉小寶翻看了王家婆娘的眼瞼,隨后抓住了她的右手開始號脈。


   這個過程中非常地安靜,葉小寶臉上也是波瀾不驚,似是很難從他的臉上找到任何的情緒。


   林瑤默默地站在一旁,饒有興致地看著。


   這個女人的病癥非常地古怪,她倒是想看看葉小寶能有什么辦法治療。


   號脈完了之后,葉小寶松開手,并沒有說話,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寶,我家婆娘到底得了什么病?王虎趕緊問道。


   葉小寶嘆息了一聲,道:翠嬸,你這又是何苦呢?你就算是想死,也得想想你家的狗蛋,他這才多大? 聽到這話,王家婆娘 玉翠的眼眶忽然眼角有眼淚流淌起來,看上去情緒非常地激動。


   小寶,到底是怎么回事?王虎眉頭緊鎖。


   根據我的診斷,玉翠嬸子怕是吃了斷腸草,她這是成心求死吶。


  葉小寶搖了搖頭。


   什么?王虎一聲驚呼。


   斷腸草,在仙人山附近并不少見,也被稱之為斷魂草,擁有劇毒。


   蘆花村的人,小到剛會走,上到九十九,都認得這種劇毒之草,所以一般人都不會碰。


   沒想到,自家婆娘竟然會吃這種草自殺! 王虎慌了神,噗通一下子就跪倒在地,抓著葉小寶的手說道:小寶,算王叔求你了,狗蛋不能沒有娘啊! 葉小寶搖了搖頭,嘆息道:對不起,王叔,我不能救她! 為什么?王虎十分驚訝。


   按說葉小寶這娃娃醫術還是不錯的,幾乎要跟老神棍并駕齊驅了。


  村里誰有個什么病,對葉小寶來說都不在話下。


   他為什么不肯救自己的婆娘? 林瑤也錯愕萬分,這家伙要是個醫生的話,為什么不救人?難道醫生不是以治病救人為己任嗎? 深深地看了王虎一眼,葉小寶苦笑說道:王叔,你記不記得我師傅當初在的時候,立過一個規矩? 王虎苦思冥想了半天,像是想到了什么,頓時面如死灰喃喃道:自尋死者不救!自尋死者不救…… 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嚎啕大哭。


   這個規矩,在老神棍在的時候,一直都在遵守,雷打不動都不不曾為任何人改變。


   看一個大男人哭的這么悲切,涕淚橫流,這讓林瑤有些不忍,上前說道:葉小寶,你是個醫生,應該救她。


   葉小寶嘆息一聲說道:師命難為,不是我不想救,而是不能救啊! 林瑤臉色漲紅,只能大聲說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身為醫生這樣見死不救,不怕遭報應嗎? 對不起,我師傅說我命犯孤星,這條賤命硬著呢。


  葉小寶揮了揮手。


   你…… 林瑤有點生氣,卻偏偏又拿這個家伙沒什么辦法。


   姑娘,你不用說他。


  這是老神棍立下的規矩,小寶也是沒辦法。


  王虎起身擦了把眼淚,忍不住哽咽:其實這事情也怪我,要是我不把家里的錢輸掉,她也不會一心尋死。


   葉小寶一聽,頓時眼睛一亮,說道:你輸了多少錢? 輸了五千塊。


  王虎忽然惡狠狠地說道:都是張二狗這個犢子陰我,挖坑給我跳。


  這五千塊錢是大頭利! 張二狗?葉小寶眼神一冷。


   這家伙一肚子壞水,就知道坑老實人。


   他心中已然有了定數,說道:王叔,這事情也不是沒有轉機。


  你等等哈…… 葉小寶想了想,隨后打開了老神棍留下來的那個木質藥箱。


   他手腕上的鮮血,有一滴滴在了剛才青山道人給的的那顆珠子上。


  沒想到,那顆珠子咻地一下子就將鮮血吞了進去,隨后發出了一道淡淡的幽光。


   當然,葉小寶一心想著救人,根本沒有發現這個細節。


  他從箱子的底部拿出了一塊手帕,解開之后里面有一沓子錢。


   他數了數,抽出了大部分錢,正好五千塊整。


   林瑤一愣,原本她以為葉小寶很窮,沒想到還能一下子拿出五千塊錢來。


   他在玉翠的眼前晃了晃說道:玉翠嬸子,我這有錢能幫王叔還上這筆賬。


  等下我數三個數,你要是想死呢,就別動。


  你要是不想死呢,就動下手指頭讓我知道。


   頓了頓,葉小寶直接數了起來。


   三…… 二…… 林瑤屏息凝神,眼睛眨也不眨地瞅著那個女人。


   果不其然,在一還沒數到的時候,女人的手指微微翕動了一下。


   動了,她動了…… 林瑤興奮地叫了起來。


   知道了,我又不是沒長眼睛。


  葉小寶懶洋洋地說道。


   他拿來了醫藥箱子,取出了幾根銀針,雙手搓熱了之后,說道:玉翠嬸,既然你不想死,那我可就出手了哦。


   說話間,他一針便快、狠、準地刺入了玉翠的檀中穴。


   云鴿目中,葉凡就像屁股上安了引擎般,腳上生風,眼瞅著距離被拉近了五十多米。


  揉了揉眼睛,確定記速表指針指在30/km上,也確定葉凡不斷拉近距離沒看錯,云鴿一嚇,趕緊加油門,把車速提到了時速五十公里。


  “我加速到五十公里,看你怎么追。


  ”云鴿得意說道,可看了下后視鏡,眼睛都快直了,葉凡與她的距離還不斷拉近。


  云鴿慌了神,猛加油門,車速很快飆升到八十,但就在此時, 車身一沉,一雙臂膀環住了她的腰肢,耳邊傳來葉凡的聲音:“我贏了。


  ”時速八十里,一個大活人竟然能追上來,云鴿腦袋懵了,一失神,車子打晃差點撞路邊去,險險回過神穩住,把車速漸漸降下來。


  把車停在路邊,云鴿回過頭大罵:“混蛋,你不要命了?”羞怒帶著點慌亂,嬌艷欲滴的紅唇泛著 少女特有的魅惑,美眸泛著嫵媚,一副誘人垂涎欲滴的俏模樣,葉凡心動,托著云鴿的小蠻腰把她掉了個個,讓她和自己面對面,壞壞一笑,低頭吻下。


  葉凡的嘴吻到了云鴿的手心,云鴿把他的臉推開了點,厭惡的在他身上擦了擦手,“誰叫你親我的。


  ”葉凡笑道:“我們剛才打賭,你該不會不認賬了,身為一名警察,說話不算話好嗎?”云鴿一雙大眼睛在眼眶里咕嚕嚕轉了兩圈,嬌蠻道:“你胡說,我才沒和你打賭。


  你快下去,否則我不客氣了!”云鴿裝兇,卻沒半點兒兇樣兒,葉凡心知她已經服帖了點。


  放過她,沒那么容易,女人是最感性的動物,只要現在自己親了懷中美人兒,再不怕她忘了自己。


  打定主意,葉凡一手攬著云鴿的小腰朝自己懷中緊了緊,一手勾住她的下巴挑起俏臉,再次吻下。


  眼看著就要被吻上了,云鴿不知道怎么是好,忽然間不遠處‘哐當’ 一聲巨響傳來,她下意識側目看去,一輛私家車極速朝著她這里沖過來。


  葉凡和云鴿在路邊上打情罵俏,路中間逆行道一輛 奔馳車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失控撞向這邊一輛正常行駛的高級 紅旗車


  伴隨一聲巨響,兩車猛烈撞擊后,奔馳車打個旋轉側翻過去,車身和路面擦出刺耳的聲響。


  車頭癟了大半,失控的紅旗車直直的朝著葉凡和云鴿沖過來,眼看著躲閃不及了。


  紅旗車車速起碼時速八十公里,等云鴿發現時,車子已經距離他們只不過六七米,以普通人來說,壓根沒時間躲避。


  突然間,云鴿覺得腰間一緊,人就像是飛一般騰空三米多高,堪堪躲過了高速撞過來的車子。


  危急中葉凡抱著云鴿,腳踏摩托車身猛然跳起來躲避,等落下來時候紅旗車已經過去,但刮起的勁風吹得兩人身形不穩,頭朝下落地。


  在即將撞到地上時,葉凡單掌按地,使勁一按,抱著個人來了個拉風的前空翻后穩穩落地。


  奔馳車翻滾著沖出二十多米遠,又撞上一輛車才停下來,看車身癟的樣子,里面有多少人都活不成。


  紅旗車撞倒云鴿的摩托車,碾在車輪下,壓爛了摩托車,也改變了自身的平衡,車身一側拔高,翻了個轉兒,車頂貼地沖向路邊莊稼地里滑行了七八米才停下。


  云鴿整個人懵了,不帶這么嚇人的。


  葉凡心里那個惱,賊老天,我不就要吻一個極品美女嘛,你至于給我整這么一出?‘轟’的一聲巨響,出車禍的奔馳車劇烈爆炸,車身燒起熊熊大火,四下里車輛行人紛紛躲避。


  奔馳車上人是沒得救了,葉凡放開云鴿,大步沖向紅旗車,興許里面還有活人。


  紅旗車底朝天沖出路面,栽在路邊田地里,油箱已經漏油,葉凡來到車邊,用硬力拽開一側車門,看清里面有三個人,一個司機,后座兩乘客。


  司機腦漿迸裂,已經死的不能再死,葉凡把車后座兩人拽出來,抱到離紅旗車十多米的地方放下,以免被紅旗車可能發生的爆炸波及到。


  云鴿被葉凡放開,沒了支撐,因神智慌亂一屁股跌坐在地。


  屁股吃痛,人倒回過神來,四下看了看,瞅見葉凡在救人,趕忙兒跑過去幫忙。


  葉凡把兩個 傷者平放在地上,檢查了一下他們的傷勢。


  兩個傷者為一 老者一少女,各自身上多處傷口,最致命的是少女的臉被撕裂開一大塊,半張臉的臉皮可怕的耷拉著,因沒臉皮的遮掩,半邊臉的眼珠子骨頭牙床等露在空氣中,鮮血直涌。


  老者則肚子破了,腸子露出來好大一截,隨著他的呼吸而蠕動著,兩人的傷勢都恐怖極了。


  少女暈死,老者雖然重傷,但還沒暈,一雙精芒四射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葉凡,用盡全身力氣抬起手,指著邊上少女,嘴唇動了動,沒發出聲,葉凡讀懂唇語,老者說的是:“別管我,先救她。


  ”看清兩個傷者的傷勢,兩個好好的大活人一下子變(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成這付模樣,云鴿眼睛頓時濕了,一手捂著嘴,怕自己哭出來。


  葉凡說道:“你哭什么,他們死不了,趕緊報警。


  我忘了,你就是警察,快聯系你的同事。


  ”葉凡知會了云鴿一聲后,動手為兩個傷者治療,先用內氣封住他們傷處周遭的的血管阻止大出血。


  “老爺子,我會盡力救你們,但勾魂的小鬼兒已經到你們倆身邊了,能不能救回來你們,可就看你們的造化了,千萬要撐住了,誰喊你們走,你們都別走。


  ”對著老者說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話后,葉凡把少女被揭開的臉蓋回原位,顧不得血肉模糊,一手在上面畫了一個符文,口中念道:“驅邪治鬼,肉身速速還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隨著話語落下,一道柔和的白光在葉凡手中閃現,漸漸將少女的頭顱包裹住,繼而包裹住她的全身,在白光中,少女的傷處快速愈合著。


  片刻后,白光回到葉凡手中隱現不見,少女的臉已經恢復如初,只上面掛著一些血跡,身體各處大小傷口已經痊愈。


  治好少女,葉凡額頭冒出細汗,剛才的治療耗費了他不少的內氣和體力。


  老者已經暈了過去,葉凡抹了把汗,把手按在老者的腹部,如法炮制救人。


  不多時,老者的肚子開始蠕動起來,腸子吸回腹中,肚皮很快愈合了。


  治療完畢,葉凡吐了口氣出來,“還好兩人都命大,全救回來了。


  ”邊上,云鴿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兩個眼看著要死的人,頃刻間傷口愈合,沒事了。


  “怎,這怎么可能!”“別一驚一乍的,不就救兩人嘛,有什么不可能,我國地大物博,能人異士多了,你沒見識而已。


  ”葉凡說道。


  累得不行,身上有些發軟,葉凡干脆倒在田地里躺著,瞅了瞅自己剛內定不久的小媳婦,朝她勾了勾手指,“實話和你說,我雖然不是神仙,但是打小兒被幾個半仙抓了去抓了去修仙,說是修道也行。


  幾個師父說什么我骨骼驚奇,福緣深厚,是百年難遇的修仙材料,硬把我抓去,讓我修煉,剛才用的是中醫脈絡學配合仙法施展出的醫術。


  ”原本壓根不信葉凡的鬼話,但現在事實擺在面前,不由得云鴿不信,蹲在葉凡身邊,問道:“你真的是神仙?”“或許有,但我不是,我應該還是凡人一個,要不然怎么找你這么個親親好老婆。


  ”葉凡說著,手不老實的拉住了云鴿的小手。


  “沒正經,誰你是老婆!”云鴿嗔了一句,卻沒打開葉凡的手,目中多了份柔情,“吶,你早前說的話算不算數?”“什么話?”云鴿說道:“教我仙術。


  ”葉凡壞壞道:“沒問題,不過得你成了我老婆才行。


  一起修煉哦,嘿嘿嘿。


  ”云鴿嗔道:“誰理你。


  ”很快,幾輛警車從花都方向過來,幾乎前后腳,兩輛救護車趕到。


  云鴿留在現場協助同事勘察事故現場,告知事故發生的情況,葉凡陪同醫護人員送兩個傷者去花都市就醫,臨走前要了云鴿的電話號碼。


  一老一少兩個傷者的傷早已經給葉凡治好了,就是虛弱了點昏厥了過過去,他們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剛進花都市市區,葉凡瞅見路邊站著一個人,趕緊叫停車子,走了下去,“老婆,你怎么在這里。


  ”于夢瑤就站在路旁,看到葉凡后,眼睛先是一亮,卻馬上別過頭去,“你誰呀,我不認識你。


  ”短短時間,于夢瑤已經換了套衣服,身上一件米黃色過膝連體禮裙,腳踏低跟涼鞋。


  禮裙非常保守,可是還是掩不住她的好身材,身前讓人羨慕,誘人極了。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2633794.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7074248.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3013679.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4708948.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6934796.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7163842.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7192442.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1185901.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7275250.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6144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