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kristine kahill

kristine kahill


煩人。


   睡夢中的 蔣楠 感覺老公從后面抱住了她,那雙令她煩躁不安的手,粗魯的將她 身體扳正,毫無前戲,很快就壓了上來…… 每次都是這樣,趁她熟睡的時候偷襲。


  蔣楠似乎已經習慣了老公的這種惡作劇。


   她不滿的哼了一聲,感受到身體間傳來的那種迫切的感覺,蔣楠把腿曲高不少,迎合老公。


   不過來的快,去的也快。


  不過短短數十秒,蔣楠便從云端墜落。


   哎……又不行!蔣楠咬著唇角,心生怨念,滿含失望。


   這么多年了,老公依然沒用,夫妻生活每次都是滿懷期待開始,最后都是失望而終。


   聽著老公已經睡熟而發出的均勻呼吸聲,蔣楠卻毫無睡意,心口仿佛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一樣,熱得她渾身難受,她紅唇緊緊抿著,大眼睛盯著天花板,眼神逐漸迷離,情不自禁的伸出一只手掀開睡裙,撩起邊角…… 這夜注定是個讓她難以入眠的夜晚。


   次日清晨,蔣楠醒來的時候,老公 王海已經上班去了。


  他在一家電腦軟件開發公司,從事IT行業,節假無休,朝九晚六。


   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九點多了,蔣楠連忙起床,匆匆打扮了一番,便騎著電驢出了門,今天是周六,她得去做家教。


   她的本職工作是一名大學英語教師,家教是她的兼職。


  在華海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單單靠著那點教師微薄薪資,已經很難維持平常生活花銷。


   二十八歲的蔣楠正是女性熟透之際,渾身都散發著一股迷人的女人味兒。


  皮膚白皙,粉面桃腮,一雙迷人的杏眼,里面仿佛藏著一汪秋水,漂亮的柳眉,小巧而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輕輕抿著。


  身材高挑,曲線玲瓏。


   穿著一條黑色的紗質短裙,白色的純棉體恤。


  薄薄的體恤衫難以掩蓋她傲人的身姿,一時襯顯得特別挺拔。


  短裙下方,兩條修長卻豐腴的雙腿微微曲著,上面并沒有穿絲襪,光滑的肌膚勝雪若霜,美不可言。


  一雙簡約的細高跟鞋,襯著她高挑的身材,彰顯得愈發妖嬈嫵媚,簡直就是一個天生尤物。


   這一路駛來,沒少引起 男人注意,不少男人看向蔣楠的目光充滿了貪婪。


   對于路人那種垂涎的目光,蔣楠已經習以為常了,表面上她冷著一塊臉,似乎很反感這種目光,但是心底卻很喜歡這種被人欣賞的感覺,這令她有種自豪感,畢竟對于自己的外表,蔣楠還是特別有信心的。


   男人嘛都是三條腿的生物,見到漂亮女人誰心里還沒有點齷齪想法呢? 嘩……正當蔣楠行經到雇主家 陳川別墅外圍路段時,忽然的,電閃雷鳴,轉眼晴朗的天空,變得烏云密布,一陣急雨傾盆而下! 突如其來的大雨,讓蔣楠有些慌亂,因為她沒有帶雨衣和雨傘,此刻又騎著電驢,根本無處避雨。


   無奈只好硬著頭皮將電驢騎 到了一旁路邊停下,舉手過頂,一邊擋雨一邊快速的朝雇主家跑去。


   等到雇主家門口時,蔣楠渾身已經被急雨淋濕,頭發上都是雨水,薄薄的被雨淋透的T恤衫此刻緊緊貼著身體,把原本就傲人的胸圍,勾勒得曲線妖嬈,輪廓分明,薄T恤衫下那若隱若現的藍色小衣,和弧度,嘆為觀止。


   叮鈴鈴……蔣楠 伸手擦了擦臉上的雨水,按響了門鈴。


   很快的門打開了,(左手握右手)映入眼簾的是一名二十多歲的俊逸青年,帥氣的外表,優美的發型,穿著一條寬松的運動短褲,坎肩體恤,肩部肌肉分明,配上一米八幾的身高,給人一種特別健壯和高大的感覺。


   開門的第一眼,陳川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的目光一直盯著蔣楠被浸透的胸口,上面勾勒的弧度,和那醒目的藍色Bra,晃得刺眼。


  兩條毫無瑕疵的修長白腿,自上而下有點點雨水滴漏下來,落進細高跟鞋鞋筒,里面已經被雨水填滿了,雨水混合著雪白的肌膚,更添了一絲迷人的光彩。


   甚至看得仔細了,不難看到蔣楠的臀部也被雨水浸透了,那水印清晰可見,水印底下似乎有什么東西像是被襯顯了出來,若隱若現著令人噴血的粉紅飾色! 這一眼就把陳川看傻了,內心猶如被熱水澆灌了一般,燥得令他難受。


   看到陳川這種滿含侵略的眼神,蔣楠心底一慌,尷尬臉紅著看了一眼陳川,下意識的伸手擋在了胸前,雙腿收縮緊緊合攏在一塊兒…… 陳川正是她家教的對象,對于這個英俊且多金的青年,有時候蔣楠在跟王海親熱的時候,經常會忍不住把王海幻想做是陳川,當然,這是她心底藏著的秘密。


   而陳川呢,對于蔣楠這個性感成熟的老師自然也是喜歡得很,自從一次聽課中,見到蔣楠,陳川就被蔣楠所表現出來的知性和成熟所吸引。


   得知這個女人居然在外面做家教,陳川就想辦法聯系上了蔣楠,以每個月五千的薪資,聘請蔣楠替他補習英語課程。


   眼前蔣楠所呈現出來的一幕,早已經讓陳川渾身不安生了,他極力忍著心底那種狂躁和不安, 看著蔣楠笑了笑: 蔣老師,快進屋吧,看你都被雨水淋濕了,得趕緊洗個熱水澡,換身衣服,要不然容易感冒。


   嗯。


  蔣楠點了點頭,紅著臉跟在陳川后面走進了別墅,她不是第一次來陳川家,每次踏進別墅的時候,蔣楠心底都會生出一股特別酸酸的感覺。


   對比起她和老公王海居住的六十平米小居室,陳家寬敞,大氣、豪華的別墅,有一種讓她自慚形穢的感覺。


   她心底渴望擁有這樣一棟房子,當然,這也只是想想而已,動輒就是成成百上千萬的價格可不是現在她所能承受的。


   唉……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將自己的高跟鞋脫下,擺到一旁的鞋架上,然后光著一雙精致的腳丫子朝浴室方向走去。


   自己一身衣服都被雨水浸透了,黏在身上令她很不舒服。


  而且陳川的目光,讓她很不自在,必須得趕緊換掉。


   一旁的陳川,盯著蔣楠的背影,看得出神,從背后,更能完美的欣賞到蔣楠那豐腴的S形曲線,被浸透的紗質短裙上方一個輪廓分明的三角印痕,隨著蔣楠搖扭動的腰肢,勾勒出的弧度引人著迷。


   這女人簡直就是一個尤物!陳川舔了舔干澀的嘴唇,在心底感嘆著。


   嘩啦啦……很快的浴室里就傳來了一陣流水聲。


   站到蓬頭下的蔣楠,在熱水的沖刷下,身上那股寒意驅散了不少,她伸手將烏黑的長發給攬到腦后,仰著頭,熱水順著她精致的臉頰,從粉紅的脖頸,流向整個身體,蔓過漂亮的肚臍眼,沿著盈盈可握的小腿,流到地板上,濺起陣陣水珠。


   一旁的晾衣架上,掛著她的 貼身衣物,天藍色的Bra正往下滴著水。


   站在浴室門外的陳川,此刻心底難以平靜,可不是嗎?浴室里自己夢寐以求的女人正在洗澡,他要是能淡定的話,那他就不是一個男人了。


   嘿嘿……還好我有所準備。


  陳川在心底壞笑兩聲,連忙回到自己房間,打開電腦,調出監控畫面。


   很快的,蔣楠那曼妙的身體就顯現到了電腦屏幕里。


  是的,他在浴室里裝了監控探頭。


   沒想到這場大雨竟然幫了他一個大忙,讓監控探頭有了用武之地。


   浴室里的蔣楠,此刻渾然未覺。


  她伸出潔白的玉手,正往身上抹著沐浴露,整個浴室里騰著大片的蒸汽水霧,騰起的水霧影響了監控畫面,陳川這時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倩影,但饒是這樣也把他刺激得不輕。


   而蔣楠呢,此刻一邊沐浴著,腦海一邊情不自禁的浮現出陳川的影子,慢慢的把手移到了胸上,嘴里開始發出低吟…… 都說健壯的男人那方面很厲害,也不知道陳川那里會是什么樣子? 想到昨晚與老公,沒有令她滿足,蔣楠俏臉一紅,情不自禁的開始尋找安慰。


   特別一想到這里是陳川家,蔣楠心底害羞之余,一種異樣的興奮和刺激涌上心頭。


   在別人家里做這種羞羞的事,總是緊張中透著興奮。


   她緊緊咬著嘴唇,控制著那令人興奮的聲音不被陳川聽到,腦袋也不知道是因為享受還是什么仰得高高的,整張臉蛋上透著絲絲嫵媚以及滿足。


   這…… 電腦前的陳川看傻了,他沒想到蔣楠竟然會自娛自樂! 瞬間,他的心底浮現出一個大膽而瘋狂想法! 蔣老師,我給你找了套 睡袍,你把門打開一下我給你遞進來。


  陳川抓著一套睡袍,敲響了浴室的門。


   此刻的蔣楠已經到了緊要關頭,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把她嚇了一跳。


   啊……她尖叫一聲,下意識的手一抖,身體瞬間繃緊,然后又很快舒展開來…… 她完全沒有想到,竟然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下,自己…… 蔣老師,你在嗎? 啊……在。


  在呢。


  蔣楠深呼吸一口氣,忍著渾身酸軟的不適,輕輕將門打開一條縫隙,把陳川手里的睡袍接了過來。


  開門的剎那,她忽然掃到陳川下方,當即小嘴張成O型。


   天吶,好嚇人。


  蔣楠在心底吃驚道。


  陳川這兒跟老公王海一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要是和他在一起的話,自己能不能承受還是一個問題,實在是太恐怖了。


   蔣楠心底打了一冷顫,連忙關上了門。


   站在鏡子面前,她能看到此刻她的臉頰早已燦若紅云,胸口一陣劇烈起伏,難以平靜。


  她用毛巾把身體擦干,拿過睡袍一看,頓時就傻了眼。


   這睡袍也太前衛,太薄了吧,這……我怎么好意思穿出去。


   睡袍是那種薄紗透明款的,面料特別輕薄,想來穿在身上肯定特別舒服,只是太露了。


  蔣楠還從來沒有穿過如此大膽的衣服!她內心特別糾結。


   不穿吧,自己的衣服又還未干。


  穿吧,她有些抹不開面子。


   小川也真是的,怎么偏偏就給我找了這么一套衣服呢,真是……唉……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雖然有些難為情,但當下沒得選擇,她慢慢將睡袍穿在了身上,然后對著鏡子審視了一圈。


   不得不說,雖然睡袍款式大膽而前衛了一些,但穿在身上展現出來的效果卻是特別棒! 曲線玲瓏,隱隱欲現,那種朦朦朧朧的既視感,讓她看了都忍不住一陣嘖舌,別說男人了。


  而且睡袍又是那種類似裙子的式樣,睡袍下角堪堪達到大腿腿根,兩條豐腴且修長的美腿,毫無遺漏的顯露再空氣里,空調里的熱風一吹,感覺溫乎乎的。


   蔣楠下意識的掃了一眼晾衣架上的貼身衣物,猶豫良久:小川你在嗎?可以把我的衣服拿出去烘干一下嗎? 她真的實在受不了不穿小衣的感覺,感覺隨時都會被人看透似的。


   在的蔣老師,你把衣服給我吧,我這就去幫你烘干。


  陳川巴不得這樣呢。


   嗯。


  蔣楠紅著臉小聲嗯了一句,顫抖著手將門打開一條縫隙,將自己的衣物交到了陳川手里,這還是第一次將自己貼身衣物給除老公以外的男人,這令她有些害羞,同時又有些興奮。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


  難道自己骨子里有放縱的潛質? 那邊接過蔣楠衣物的陳川,別提多高興了,他并沒有把衣服立馬拿到烘干機里烘干,而是拿到手里捏了捏,真絲的手感極好,面料既柔又軟。


   好香。


  陳川湊著鼻子在上面聞了聞,上面有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這種味道不像是香水的味兒,更像是蔣楠身上的味兒。


   這種味兒令陳川特別沉醉,就連毛孔細胞感覺都舒張開了不少,在這種香味的引導下,陳川沒忍住將蔣楠的貼身衣物放到了褲里,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瞬間游遍全身…… 數分鐘后,蔣楠一臉忐忑的從浴室里走了出來,她的臉蛋紅霞未減,羞意更甚。


   每走一步,心口就會揪上一下,她緊張且含羞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陳川,看到陳川的眼睛一直盯著她,蔣楠真是羞得無地自容。


   她能感覺到陳川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渴望和貪婪,下意識的她將雙腿微微合攏,手也緊緊扯著睡袍下角,生怕陳川會發現她里面什么都沒穿…… 殊不知陳川早就知道了,可不是嗎?她貼身的衣物都在他的房間里藏著呢,他又沒有給蔣楠準備,她去哪穿?這么好的東西,陳川可沒有還回去的打算。


   對于他來說,好的東西就要收藏。


   蔣老師,這是我剛替你熬的姜湯,你喝一碗吧,剛才才淋過雨,喝了能驅寒,防止感冒。


  看著蔣楠那緊張的樣兒,陳川連忙將熬好的姜湯遞了過去。


   謝謝。


  蔣楠道了謝,接過一連喝了幾大口。


  她沒想到陳川會如此細心、體貼,心底立馬升起一股暖意。


   小,小川。


  我看咱們還是快一點補習吧,今天的課程我來的時候已經備好了,大概需要五個小時的學習時間。


  蔣楠實在受不了被人盯著猛看的眼神,感覺自己隨時都會被看穿似的,連忙 說道


   只有讓陳川投入到學習中,她覺得眼前這種尷尬才會緩解不少。


   好的蔣老師,那我們去房間吧。


  陳川答應了。


  然后把蔣楠帶到了他的房間里,每次補習的時候都是在這里進行的。


   找課本,開電腦,陳川像個乖孩子似的坐到了電腦桌前。


  蔣楠則站在一旁開始指導學習。


   小川,我們先練習一下口語吧,老師說一句,你答一句。


   啊……好,好的。


  蔣老師。


  反應過來,陳川連忙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他的眼睛自打進入房間的那一刻,就被蔣楠那纖細修長精致的小腿給吸引住了! 因為蔣楠是站在他面前的,只要陳川稍微一低頭就能看到電腦桌下蔣楠盈盈可握的小腿,特別是……特別是蔣楠那一雙光著的腳丫,小巧玲瓏,精美無比。


  此刻十指微曲,緊緊并攏著,趾甲蓋上涂了性感的玫瑰色趾甲油,顯得特別璀璨迷人。


   光顧著欣賞了,陳川哪里還聽得清蔣楠說什么。


   蔣楠自然也察覺到了陳川的異樣,她蹙了蹙眉,順著陳川的目光看去,就發現陳川竟然盯著她的腳丫! 這…… 蔣楠渾身一震,內心慌慌的,特別緊張。


  雖說她對陳川也有些許好感,但是做傳統教育這么些年,老師的那種拘謹與本分始終枷鎖著她,提醒她不能逾越。


   怎么辦?揭穿?還是假裝不知道? 猶豫片刻,蔣楠還是決定裝作不知道。


  她深提了口氣,正想用英語和陳川對話,可是忽然的,她的眼睛被陳川床頭上放著的東西驚訝到了!小嘴瞬間張大!一臉的羞憤以及難以置信! 天!我的貼身衣物怎么會在他的枕頭底下!不是讓他拿去烘干了嗎?他怎么……這一發現,蔣楠再也淡定不住了。


   她清晰的能看到自己的貼身衣物上有種醒目的痕跡,可以想象得到陳川到底是拿著它干了什么! 木訥,呆滯,緊張,興奮……等等情緒開始涌上蔣楠的心頭。


   短短的數秒內,她的腦海里已經閃現過了多幅畫面,一想到陳川拿著她的貼身衣物干壞事,蔣楠整張臉蛋紅緋一片,耳垂也燙的嚇人,紅霞一直蔓延到粉嫩的脖頸,看上去就像一熟透了的柿子。


   “別過來,你這個畜生,嗚嗚……”楊 佳宜的話還沒說完, 陳大彪就拉過枕頭,按住了她的腦袋。


  叫聲把其它村民吸引過來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卻慘叫了起來。


  他松開了楊佳宜,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人,正拿著搟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著。


  挨了一下,差一點把陳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來,一腳把程偉強踹開。


  程偉強嘴里喊著,“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瘋了一樣,朝陳大彪撲了過來,死死抱住了他的雙腿。


  陳大彪都氣死了,每每自己準備上楊佳宜的時候,都是這個傻子搗亂,這一次,還是他。


  他也是惱了,掄起拳頭,朝著程偉強的腦袋就砸了下來。


  程偉強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張,朝著陳大彪的大腿就咬了過去。


  陳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慘叫了起來。


  “你給我松開。


  ”陳大彪掄起拳頭,猛地砸到了程偉強的太陽穴上。


  程偉強悶哼一聲,他的嘴巴,卻死死咬著陳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來一塊五花肉。


  陳大彪慘叫一聲,抬腿蹬在程偉強的心口,把他蹬了過去。


  正在這時,房間里卻突然響起了一聲悶響。


  陳大彪腦袋一疼,一股粘稠的東西,順著腦袋就流了下來。


  陳大彪伸手一摸,一手紅。


  血啊!他轉過頭一看,楊佳宜手里拿著一根搟面杖,正憤怒的盯著他,“你這個混蛋,還不快滾。


  ”陳大彪都氣死了,今晚上來,一點便宜沒占到,五花肉卻被程偉強咬下來一塊,現在更好,直接被楊佳宜開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沒了蹤影。


  他盯著楊佳宜,獰猙的說道,“楊佳宜,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就等著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賞吧。


  ”陳大彪說完,轉身又朝程偉強踹了一腳,這才踉蹌著朝外邊走去。


  楊佳宜這才松了口氣,當她低頭的時候,卻看到程偉強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 強子


  ”楊佳宜尖叫了一聲,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來到了程偉強的身邊,伸手把程偉強的腦袋,抱在了自己懷里,嘴里不停地哭喊著,“強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嗚嗚……”“ 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楊佳宜痛哭失聲的時候,她懷里的程偉強卻聲音嘶啞的喊了一句。


  “強子,你真的沒事了啊!”楊佳宜看了看程偉強,尖叫了一聲,又把程偉強的腦袋,摟進了自己的懷里。


  剛才陳大彪對楊佳宜動手的時候,撕扯過程中,楊佳宜的內衣已經被扯掉,所以當楊佳宜把程偉強的腦袋,抱進了自己懷里的時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貼到了程偉強的臉上,那個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對準了程偉強那微微張開的嘴巴,程偉強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軟,聞著那香甜的味道,程偉強的腦袋嗡的一聲,他條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偉強一吸,楊佳宜的魂都差一點被吸出來,她的身子一下子軟了,她恨不得摟住程偉強,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她趕緊推開了程偉強,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著程偉強。


  程偉強知道自己過分了,他趕緊眼神呆滯的看著楊佳宜,掩飾的說道,“嫂子,我想吃饅頭,我餓。


  ”“哦,我這就去給你拿。


  ”楊佳宜一聽,這才松了口氣,原來是他餓了。


  楊佳宜趕緊站起身,朝床邊走去。


  看著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動,程偉強的鼻血,都差一點竄出來。


  楊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廚房拿了一個饅頭,遞給了程偉強。


  程偉強大口的吃了起來。


  楊佳宜坐在床邊,看著程偉強香甜的吃著,心里卻翻滾了起來。


  這陳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強子摟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沒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偉強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錢,把廂房收拾一下,讓程偉強搬出去。


  程偉強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腦海里,卻一直想著一個問題,要是陳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還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線,要是真的那樣,自己干脆把楊佳宜結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撿來的,和程偉峰又沒有血緣關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楊佳宜,也不違背道義。


  程偉強想著,慢慢睡了過去。


  楊佳宜看程偉強睡著,就搬了個小凳子,坐到了床邊,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過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偉強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陳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釋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楊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錢。


  到了晚上的時候,楊佳宜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塊錢。


  她的耳邊,還響著村民的聲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寬裕,就算是我能夠擠出點錢給你,你能還的上嗎?”更有那無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來吧,到時候我就給你錢……”想到了這些話,楊佳宜就氣得俏臉鐵青,可是冷靜下來,她又感到了深深的無奈,自己一個女人家,帶著一個傻弟弟,真的賺不來錢啊!看到楊佳宜無力地把百十塊錢,放到了桌子上,程偉強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這是愁錢啊!不行,自己得想辦法幫助嫂子籌錢。


  可是自己怎么樣才能夠弄到錢呢?正在程偉強想辦法的時候,楊佳宜看著程偉強,一臉歉意的說道,“強子,我們住在一個房間里,真的不合適,要不你到我們桃樹園那個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話,村子里人,該說閑話了。


  ”程偉強一聽,如遭雷擊。


  自己要是去了桃園,那晚上還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著楊佳宜,一臉驚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趕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楊佳宜一聽,眼淚掉了下來,“強子,我也不想和你分開,可是,我真的沒辦法了啊!”看到楊佳宜難受的樣子,程偉強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樣,他實在不愿意讓楊佳宜傷心。


  所以他看著楊佳宜,傻傻的說道,“強子乖,強子聽話,我要做那大鐘馗,和魔鬼斗爭。


  ”程偉強說完,朝楊佳宜握了握拳頭,這才離開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發的恨陳大彪,要不是這個雜碎昨晚上鬧騰,嫂子會讓自己住桃園嗎?他想著陳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 小翠


  程偉強冷笑了起來,陳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綠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錢掏出來,給我嫂子修理房子,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偉強咬了咬牙,轉身朝陳大彪家里走去。


  程偉強來到了陳大彪家里,悄悄來到了臥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陳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偉強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嚇了一跳,當她抬起頭,看到是程偉強時,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迅速從房間里出來,看著程偉強,笑著問了一句,“強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強子看著王小翠,傻傻的說道,“我還帶著棍子,我還想捅錢。


  ”聽了程偉強的話,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沒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偉強那鼓囊囊的地方,渾身一下子火熱了起來。


  她眼珠一轉,笑著說道,“好,你去瓜棚等著我,去那里把錢捅出來。


  ”程偉強點了點頭,轉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屜里的一千塊錢,裝進了包里,然后轉身,朝外邊走去。


  王小翠剛出去不久,陳大彪就回來了。


  他賭錢輸了,要回來取錢。


  當他打開抽屜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塊錢,沒了蹤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機,就給王小翠打電話,可是王小翠的手機,卻已經關機。


  陳大彪轉身出了院子,準備去尋找王小翠,讓她把錢還給自己。


  他剛出了大門,就碰到鄰居張媽。


  “張媽,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嗎?”陳大彪問了一句。


  “哦,剛才傻子來找她,她跟著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張媽很隨意的說道。


  陳大彪一聽,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陳大彪滿腹狐疑,轉身朝著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著程偉強,來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戲太多了,耽誤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經決定了,她要省略那沒有實質性的章節,直接進入正題。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發泄出來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偉強的褲衩擼下來,伸手抓住了他。


  那東西的尺寸,讓王小翠魂都飛了。


  她捏了幾下,然后急促的牽著程偉強,來到了床邊。


  她把衣服全部脫了,坐到了床上,伸手從包里掏出一把錢,塞給了程偉強,喘息著說道,“強子,來,用你那個,捅我的這里,你捅的越用力,錢就越多。


  ”程偉強也是鐵了心要綠陳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讓程偉強的邪火亂竄,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過了王小翠手里的錢,裝進了自己的褲衩口袋里,然后挺著自己的東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頂了一下。


  “嫂子,這樣就可以出好多錢了嗎?”程偉強傻傻的說了一句。


  那地方剛剛接觸,王小翠已經感受到了張偉強的力量與火熱,她的那里,已經變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嬌呼了一聲,“對對,就是這樣,你用力捅,就會有大把大把的錢出來了。


  ”王小翠說著,伸手抓了幾張錢,塞進了程偉強的手里,然后雙手摟住了程偉強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體摟了過去。


  程偉強再也受不了了,這個時候,什么錢,什么仇怨,都被他拋到了腦后,他現在只想進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風景。


  眼看程偉強就要頂進去,眼看兩人就要靈與肉結合,正在這個時候,那棚子的門,卻被人一腳踹開,一個彪悍的身影沖了進來。


  王小翠趁著月光一看,嚇得尖叫一聲,伸手推開了程偉強。


  那個男人,正是陳大彪。


  陳大彪看著兩個人一絲不掛的摟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偉強咬掉的地方,到現在還疼得不行,現在這廝竟然來犁自己家的責任田了。


  陳大彪怒不可遏的沖了過去,揪住了劉名揚的頭發,把劉名揚給摜到了地上,一陣拳打腳踢。


  “老公,你別打了,別打了。


  ”王小翠顧不得穿衣服,趕緊跑過來拉住了陳大彪。


  陳大彪反手就給了王小翠一記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雙手卡住(姐弟亂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著,嘴里還不停地罵著,“賤人,竟然背著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雙手雙腳不停地亂抓亂踢,可是卻根本無法擺脫陳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暈過去,可是下一刻,陳大彪卻慘叫一聲,迅速松開了王小翠。


  他轉過了身,一眼就看到程偉強抓著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兇猛的砍了過來。


  看著程偉強一副不要命的樣子,陳大彪嚇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邊,順手關上了門,在外邊瘋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還敢和我兇,我這就報警,讓警察過來,把你抓緊大獄去。


  ”王小翠一聽,都嚇瘋了,這要是傳出去自己偷漢子,那自己以后還如何在村子里抬頭。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9767777.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1522576.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2752813.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7284719.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1106184.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5378448.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2253340.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5747080.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6714264.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9173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