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iori shiina

iori shiina


老宋不停吞咽著口水, 望著面前秀色可餐的蔣 冬雪,小腹以下那片部位熾熱到幾近癲狂,蔣冬雪整個人已經進入鬼迷心竅的境地,然而老宋卻也好不了多少。


  方才蔣冬雪將雙腳上面的絲襪已經全部脫下,眼下她赤著 白嫩玉足,將兩只白嫩幽香的腳丫搭 放在老宋胸膛上面,隨著兩個人漸漸意亂情迷,她活動著大母腳趾,還刻意用腳趾用力夾著老宋的 身體


  原本蔣冬雪的白嫩腳丫便是非常吸引異性的,此刻又如此勾引老宋,無論如何老宋是一個正常男人,任憑他再怎么樣也不可能受得了這樣的刺激。


  正在這時,蔣冬雪抓著老宋的一根手指,飛速塞進自己的嘴里面,老宋還在愣神時,她就已經開始如同品嘗美味一般吸吮著老宋的手指了。


  老宋身體當中的熾熱猶如熊熊烈火一般瘋狂燃燒,接下來,他徹底無法忍受了。


  強行抱著蔣冬雪的嬌香玉體將她 壓在身下,一雙大手在她的嬌軀上面來來回回摸索著,精準的力道就像是在進行著瘋狂探索似的。


  蔣冬雪被老宋壓在身下之時,她迷離著雙眼將兩條大腿搭放在老宋的身上,望著老宋粗糙、黝黑的老臉深情款款地 說道:“ 二叔,今晚我是你的人了,你要了我,明天我就去和你侄子離婚,從此以后,我做你的媳婦!”蔣冬雪的語氣是如此堅(草船借箭的故事)定,深邃的瞳孔當中仿佛是散發著耀眼的迷人光芒。


  此刻的老宋,內心已經全然被強烈的占有欲所填滿,壓在蔣冬雪的身上簡直就像是一條饑餓不堪的野狗一樣,瘋狂地撫摸,幾近癲狂地滑蹭。


  當蔣冬雪的雙腿緊緊夾住老宋的腰肢時,她的兩條玉臂非常踏實地放在他的脖子上面。


  床邊突然 響起了嘈雜的手機鈴聲:雨下整夜,我的愛溢出就像雨水。


  窗臺蝴蝶,像詩里紛飛的美麗章節。


  幾句是非,也無法將我的熱情冷卻。


  你出現在我詩的每一頁。


  這首周杰倫的《七里香》大概是蔣冬雪最喜歡的一首歌曲,每一次響起,老宋與她心照不宣,知道來電話了。


  蔣冬雪本不想要去接聽這個電話,然而 掛斷一次之后,來電鈴聲便又再次響起。


  如此反復,令她無法盡情享受。


  她猛地坐起身來,按下手機接聽鍵,老宋坐在一旁,滿頭大汗。


  他清楚地看到蔣冬雪的臉上也已滿是汗水,于是便連忙抽出一條毛巾為她擦拭汗水。


  在這一刻老宋的眼里,他已經記不起蔣冬雪其實是他的侄媳婦了,滿腦子所想得全部都是占有與進攻。


  他輕輕抬起蔣冬雪的白嫩大腿,正在他盡情觀賞的時候,蔣冬雪對著手機話筒一聲大喊:“滾!我告訴你,我現在是誰的媳婦你管不著,明天一大早我和你就去民政局離婚!”說完之后,她將電話掛斷,面對目瞪口呆的老宋,來不及多想依偎進老宋的懷里面,輕聲說道:“二叔,等下你盡量溫柔一些待我,畢竟我還特別緊呢。


  ” 張雅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她說這是男人本身的需求,找不到釋放的機會,只能用這種方法滿足自己, 女人也一樣。


  真是奇怪了, 姚婷居然會向著你。


  ”想起剛才姚婷也在自我安慰,我頓時笑了起來,她顯然是理解我的,我們都一樣。


  張雅眼睛轉了一下,突然開口:“你剛才把我嚇到了,你是不是該 補償一下我?”我直接沒好氣到:“你還把我嚇到了,你怎么不補償我?”張雅冷哼一聲:“我不管,反正你嚇到我了。


  ”我真是對著姑娘沒招了:“那你說,要怎么補償你?”“本來我想找你出去 吃夜宵的,這樣吧,陪我去吃夜宵,你請客,我就原諒你。


  ”張雅笑瞇瞇的說道。


  我還以為是什么苛刻的要求,聽張雅這么說,便笑道:“那行,沒問題,不過等我先洗把澡。


  ”洗完澡就和張雅一起下樓吃夜宵。


  我們選了一家燒烤店,張雅還點了幾瓶啤酒,說道:“吃燒烤哪能不喝酒,對不對”我們邊吃邊聊,不一會已經將剛才發生的事拋諸腦后。


  我忍不住 問道:“你晚上去酒吧上班了?”“是呀,怎么了”張雅吃著烤肉串。


  “這么早就回來了”“又不用唱一夜,每晚兩個多小時,就可以下班了。


  ”張雅笑著問道:“你想不想去我工作的酒吧看看,順便聽聽我唱的歌”“沒興趣。


  ”我撇了撇嘴, 喝了口酒。


  沒想到張雅撅起了小嘴:“你這個男人還真是沒趣,怪不得直到現在還只能和五指姑娘作伴。


  ”見張雅生氣了,我便敷衍的笑道:“那下次吧,下次你上班的時候去看看。


  ”張雅酒量不大,兩瓶啤酒已經差不多了,我喝了四瓶。


  吃完,我付了賬,二人一起沿著路邊走回去。


  路上,我們繼續聊著。


  “我看你那把吉他有些舊了,怎么不換一把?”張雅不自然笑了一下:“這是 我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他知道我的音樂夢想,希望我能努力堅持去追尋,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把吉他。


  我為什么辭職,就是為了帶著我爸的鼓勵和寄托,一起追尋我們共同的夢想。


  ”末了,我張雅又看(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向我:“你爸媽呢?”我其實沒什么好說的,早年我爸做工程,但是因為出現意外死了人,項目砸了,賠得傾家蕩產,我爸承受不住打擊跳樓自殺了,我媽也隨之跟別人跑了,就剩了五套房子給我。


  張雅頓時面露歉意:“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我只是擺了擺手:“沒事。


  ”回家各自休息,第二天早上被一陣婉轉的歌喉叫醒,原來是張雅在客廳彈吉他 唱歌


  唱得真的很好聽,怪不得能去當駐唱歌手。


  沒有打擾她,我悄悄去洗漱。


  中午張雅請我和姚婷夫婦吃飯,選在商業街一家中式餐廳的包廂。


  姚婷和王率坐一邊,我和張雅坐對面。


  點菜的過程中,姚婷一直低著頭,不敢看我的眼睛。


  菜上齊了,張雅露出燦爛的笑容, 舉起酒杯說道:“今天要多謝謝姚婷姐,姐夫,還有我們的好房東, 讓我成為這里的一員,來,我敬大家一杯,干杯”姚婷以茶代酒,舉起了杯子,我和她的目光在空中交匯,她急忙又躲開了我的目光。


  席間,姚婷起身去了趟廁所。


  我喝了一些酒,酒勁上來,涌起一股沖動,立馬跟了出去。


  她剛走到廁所門口,我就叫住了她:“姚婷”姚婷腳步頓住了,扭頭詫異的看向我。


  “你知不知道這兩天我有多想你”我上前認真的問道。


  “我們前天才見的面。


  ”姚婷緊張的看了看四周,低聲道。


  我忍不住一把拉住她的手,繼續說道:“我想真正的和你在一起。


  ” 要是能掙多點錢就更好了,可以替女叟子分擔一下,說不定哪天我能撐起這個家,讓女叟子她們過上好日子呢!中午,女叟子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飯,也讓我跟 葉紫互相認識了一下。


    葉紫這個女人我之前聽女叟子提起過,她是我女叟子的閨蜜離過一次婚,典型的單身富婆,只不過她比一般的富婆更優質。


    女叟子說她要在這住幾天,我倒無所謂。


    只不過我沒想到她這人竟這么隨意,直接穿著一件吊帶絲綢睡裙就出來吃飯,一頭大波浪的秀發別到一邊,修白的大腿從齊膝的下擺露了出來。


    她坐在我對面,這時我才發現她眼角有顆紅痣,這樣的女人既聰明又風馬蚤多情。


    但不得不說,葉紫確實很有魅力,跟女叟子這種柔順溫婉型截然不同,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十足的女人味。


    她夾了一根烤腸,嫵媚朝我 笑了笑,“ 蘇瑤,你們家的腸都這么大?”  我臉上一熱,這個暗示我怎會聽不明白,但女叟子似乎沒聽懂她的意思,“大嗎?還行吧,你可以切小塊吃。


  ”  “我比較喜歡整根咬。


  ”  說著媚眼帶笑瞥了我一眼,隨即紅唇輕咬,不料烤腸里的醬汁濺了出來,沾到她臉上。


    她用拇指擦掉,便伸出舌尖舌忝了舌忝拇指,一時間我看愣了,比起面前的美食,她給我的感覺更秀色可餐。


    葉紫抬眼看向我,我裝作若無其事地用餐,她開口道,“正帥哥,有沒有興趣來我店里工作,工資高,而且……”  她用腳故意足曾了足曾我的小腿,一副意味深長的模樣,“待遇福利好。


  ”  “什么工作適合我這樣的人。


  ”她的腳很滑,撩得我心癢癢的。


    “ 催乳師


  ”她輕笑道。


    我佯裝一臉驚訝,“我一個男的還能當催乳師?”  “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看不見,客人又不介意當然可以,我那里正缺你這樣的帥小伙,而且……”  她 媚眼如絲看著我,突然用腳尖輕碰一下我那里,“只要你過來,我親自手把手 教你


  ”  我喉嚨發緊,這女人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女叟子見我半天沒說話,以為我不愿意,便說道:“葉紫,他可能不喜歡這種工作。


  ”  “哎呀,那太可惜了,你小叔子資質這么優秀,本來我打算給他開底薪一萬的,努力點加上提成一個月好歹有個兩三萬。


  ”葉紫一臉惋惜道。


    “我干。


  ”薪資這么豐厚,說不動心是假的,而且我現在缺錢,便毫不猶豫答應了。


    “好。


  ”葉紫嘴角上揚,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


  ”  葉紫讓我一個星期后再上崗,而這個星期內她都會對我進行培訓。


    晚上,女叟子端著一杯女乃送到 房間給我,卻沒有立刻走,站在我面前一副谷欠言又止的模樣。


    “女叟子,還有什么事嗎?”我問道。


    女叟子穿的睡衣有點透明,美妙豐盈的身體被睡衣朦朧地遮蓋著,風景若隱若現,讓我移不開眼。


    女叟子吶吶開口道,“阿正,其實你不用勉強自己,我聽葉紫說那工作挺辛苦的。


  ”  摸月匈還辛苦?催乳師應該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吧。


    “沒事。


  ”我一臉輕松道,“這份工作挺好的,而且我不想一天到晚閑 在家里,再說了,女叟子一個人養家也不容易。


  ”  一提到這,女叟子臉上添了一份惆悵,隨即讓我早些休息就回房了。


    我正在喝女乃,葉紫突然走了進來。


    “你女叟子的女乃好喝嗎?”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我嘴里的一口女乃飆了出來,卻惹得她眉開眼笑。


  這一笑百媚,嗔怪的話頓時說不出口,我不慌不忙地解釋道,“這是 牛女乃


  ”  “我剛剛看見蘇瑤擠了女乃,就端進你房間了。


  ”  她見我一臉緊張,便笑了笑,“蘇瑤不知道聽誰說喝人女乃可以治療眼疾,就把自己的女乃擠給你喝了。


  ”  “哦,是嗎?”我有些慌,試圖辯解道,“女叟子說了這是牛女乃,喝了有利于眼睛恢復。


  ”  “騙子。


  ”葉紫突然靠近我,用指尖擦過我嘴角的女乃漬,放進口中,隨即在我耳邊呵氣道,“牛女乃跟人女乃味道能一樣嗎,裝傻充愣的小騙子。


  ”  我耳根一麻,失了魂般被她牽到床邊,她坐到床上褪去了睡裙,拉起我的手,將它放到她的綿車欠處,紅唇輕啟道,“來,我們開始吧。


  ”  “你,你要干什么?”我臉上一熱,心若擂鼓。


    “教你催乳呀。


  ”葉紫湊了過來,揶揄道,“怎么,你還害羞呀。


  ”  兩人近在咫尺,她眼角的紅痣仿佛能攝魂勾魄,迷人的體香縈繞鼻尖,妖嬈的身姿更是惹得我渾身一緊。


    這女人簡直就是妖精!  “太…突然了,有點措手不及。


  ”不知道因為是緊張還是興奮,我說話竟有些口齒不伶俐。


    她笑了笑,“習慣就好。


  ”  說著便平躺了下來,拉著我的手按了上去,“記住這些位置,你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面,順乳腺管縱向來回按摩。


  ”  我按照她所說的方式,開始給她進行按摩,我雙手不禁微微顫抖,那細膩柔車欠的彈性,讓我有些頭暈目眩。


    “嗯——”葉紫嚶嚀了一聲,舒服地瞇了瞇眼,“位置找得挺準的,就是力氣小了點。


  ”  如(交換性伴侶)她所愿,我加重了一些力道,她隨即回應了起來“啊——這個力道正好,嗯——對,就是這樣,嗯——。


  ”  也不知道她是舒服還是故意的發出那種聲音,害得我一身燥熱,下面更是難受的厲害。


    簡直就是折磨!  我停了下來,轉身尷尬咳了一聲道,“葉姐,你能不能別發出那種聲音啊。


  ”  “不能。


  ”葉紫繞到我面前,媚眼如絲地瞥了我那里一眼,調侃道:  “原來小家伙都變成大家伙了,定力還是差了點,憋著你也難受,要不要我幫你?”說著便步步逼近。


  “別,葉姐。


  ”話音一落,我整個人被推倒在床上,葉紫便攀附上來,邪魅地笑了笑,“別什么別呀,你不是難受嗎,我可以幫你呀。


  ”我撐起身子一看,才見識到什么叫香艷絕倫。


    只見她伏低著身子,紅唇輕啟,咬住了拉鏈,輕輕往下一拉。


    褲鏈被拉開了!  “你…你在干什么?”我明知故問,眼睛始終無神地看著她,這種關頭不能露餡,否則功虧一簣。


    “幫你呀——”她的聲音都變得更撩人了。


    我渾身躁熱得不行,只覺得額頭上的青筋突突地跳。


    媽的,這女人真是要命!不辦了她,簡直對不起她了!就在她解開扣子那一刻,我猛地將她扯了上來,翻身 把她壓在了身下。


  葉紫笑得花枝亂顫,媚眼如絲。


    突然我猛地警醒過來,我要真辦了她,她跟女叟子一說,那我在女叟子面前辛辛苦苦塑立好的形象豈不是全毀了,這可不行,我趕緊把她推開了。


    “都這樣了,你還真能忍。


  ”葉紫瞥了一眼我身下的挺立,坐了起來,“算你通過考驗了,明天開始進入正式培訓。


  ”  我趕緊起身,有點不明所以,“什么考驗?”  “男人當催乳師首備的一點就是要克制得住自己的谷欠望,你沒有讓我失望,我的店就需要你這種人才。


  ”葉紫道。


    我感覺自己被耍了,沒好氣道,“那要是剛才我經不住讠秀.惑呢?”  “那就水到渠成,一夜春宵唄,不過嘛…”她挑眉看了我一眼,“你會失去這份工作,畢竟,這崗位招人得嚴格。


  ”  好險!我松了口氣,還好自己定力足,不然差點丟了一份高薪工作。


    葉紫突然向我湊近,用指尖輕輕滑過我的臉頰,“剛剛教你的學會了沒?嗯?”  兩人近在咫尺,嘴唇幾乎都能親上了。


    媽蛋,這女人凈挑事,簡直就是妖精!  要不是看在女叟子面子上,我早就把她推倒了。


    “沒呢,要不再來一次,我肯定能學會。


  ”我故意說道,想多揩點油。


    葉紫忽然嫵媚一笑,“那今晚別睡太早,晚上十點記得來你女叟子房間,有福利喲——”  十點有福利?  葉紫撩得我一身火便離開了,我惦記著她剛剛的話,到底是什么福利,激動得想睡也睡不著。


    左等右等,終于到了十點,我悄悄走到女叟子房間門口,突然聽到房間里傳出時斷時續的輕哼聲,還有葉紫那個女人的笑聲。


    我滴天,這是在干什么?難道這就是她說的福利? 據海內網12月27日報道: 蘇珊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剛剛竟然懷疑了 馬連安


   秦 萌萌順勢說道:我要在家里照顧他,所以不能陪你出去了。


   誒? 蘇珊又看了一眼馬連安,嘆了口氣。


   的確放一個 瞎子在家里,難保不會出些什么狀況。


   她掃興的低下了頭,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露出了一個 壞笑


   你不是一直說你老公不行么,我來給你找點刺激。


   她輕聲的說著,然后把秦萌萌拉到了馬連安的面前。


   此時,秦萌萌有點慌了。


   她想推開蘇珊,但又不想弄出太大的動靜讓馬連安聽到。


   推搡之間,蘇珊在秦萌萌的耳邊輕輕地呼了一口氣。


   這讓秦萌萌的汗毛一下豎了起來,趁這個時間蘇珊一下子把秦萌萌的睡衣拉了上去。


   這一切馬連安都看在了眼里。


   這個小姑娘沒想到這么會搞事情。


   馬連安極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手也放在腿上擋住可能發生的變化。


   蘇珊毫不猶豫的雙手罩了上去,不停地畫著圈。


   因為在馬連安的面前,即使秦萌萌知道他是個瞎子,她依舊感到無比的害羞。


   一瞬間,這種刺激感讓她有了感覺,喘息聲慢慢急促了起來。


   蘇珊壞笑著,將手放在了秦萌萌的身體上。


   感覺到蘇珊手的溫度,秦萌萌立刻搖了搖頭。


   別鬧了! 她將聲音要到最低,求饒著,但蘇珊明顯沒有要 停下的意思。


   只見秦萌萌的身體突然一軟,膝蓋慢慢彎曲了下來。


   蘇珊覺得差不多了,停下了動作。


   就這樣,她架著秦萌萌走進了房間,關上了房門。


   馬連安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剛剛刺激的場面讓他差點忍不住,他拿開了遮擋的手,慢慢站起身。


   這兩人現在一定在房間里做著什么事情,不看一下的話真是虧大了。


   想著,馬連安小心翼翼的來到了房間門口。


   他試著轉動把手, 將門輕輕一推。


   果然,房門并沒有上鎖。


   大概是因為自己瞎子的身份,讓她們沒有這么警惕。


   馬連安將門留出了一條小縫,然后湊過頭看去。


   此時的秦萌萌已經被蘇珊推到了床上。


   她的衣服已經被脫掉,在床上喘著大氣,那此起彼伏的樣子讓馬連安百看不厭。


   這時,蘇珊整個身體都壓了上去,臉上帶著一絲壞笑。


   馬連安大驚,沒想到蘇珊和秦萌萌竟然會這么玩…&hel(夾逼自慰)lip; 蘇珊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


   馬連安從她毫無顧忌的動作中就可以看出。


   也許是因為秦萌萌太過保守,蘇珊只能用這種方式幫她解壓。


   馬連安繼續朝門縫看去,此時蘇珊已經爬上了床。


   她慢慢的褪去了秦萌萌的褲子。


   秦萌萌沒有抵抗,只是用手臂遮著自己的臉。


   蘇珊此時慢慢湊到她的耳邊,輕呼了一口氣。


   秦萌萌立刻像觸電了一樣,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


  
https://twassad.weebly.com/3815750.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789425.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620400.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8489797.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6613127.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6962972.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947719.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320000.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1040077.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5759975.html